誰復記得詹益樺?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張千舞   

「台灣民主紀念館」將在今天掛牌,台北市長、郝大將軍之子郝龍斌 揚言:膽敢拆「中正紀念堂」招牌者,通通抓起來。歷史,往往無巧不成書。今天,也正 是詹益樺自焚十八週年之日。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郝柏村總攬軍權之際,軍警動手捉拿鄭南榕,鄭選擇自焚抗議一途。當年五月十九日,鄭南榕喪禮隊伍遊行,鎮 暴部隊阻攔群眾,詹益樺自焚於軍警林立之鐵絲網前,給嗜血的暴力集團無言一擊。

十八年來,詹益樺並沒有鄭南榕的風光。詹益樺只是一個「小 人物」,他只是一個草根工作者,沒有上台演講,沒有文字論述。詹益樺之犧牲精神,推助本土政權之建立,但民進黨執政七年來,縱使可以遺忘詹益樺這個小人 物, 但卻彷彿不記得此一歷史事件,予參與民主運動者以溫情,何其冷感。

於今,「台灣民主紀念館」正名之日,紀念詹益樺,自非鼓勵效法其自焚之舉。而是經由詹益樺來反思民主、社會運動。

其一是:民進黨在野抗爭時期,多少人犧牲學業、事業,割捨親情、愛情,甘願當無名的民主運動者,詹益樺即屬此類。然而,民進黨執政後,逐名求利爭先恐後,四大天王內鬥內行,無人尚復在意詹益樺等小人物。莫怪,民進黨之動員能力,每況愈下。

其 二:詹益樺來自鄉村,學歷有限,關心農民,投入農運,他留下極少的信件中談及:「我現拿鋤頭時,挑擔時,常思考這些問題,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他們被變 成弱者是什麼原因?是什麼人造成?是什麼事情演變?…我自訂一個方向,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啟他。」顯見,詹益樺也是一個素樸的社會運動 者,公平正義的直覺驅策他以行動反擊台灣的強勢政商集團。

民進黨來自基層,體恤弱勢之苦,為之發聲,是其擄獲政權之最大本錢。可惜,執政七年,投合中國之資本家,漠視社會之轉型正義,甚而有「台灣絕對沒有左右路線的問題」之語,其在犧牲者詹益樺面前,實應感到愧對神明。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