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台灣的國體與政體西藏獨立運動的啟示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193 期 (1987年10月10日)


  近幾天來,西藏人對中國殖民統治者展開鬥爭,引起流血衝突。這個世界屋脊上的政治動盪震驚了全世界。

  蔣政權對西藏事件的反應十分曖昧。他們在口頭上聲援西藏人「反共抗暴」;卻又嚴厲譴責「西藏獨立」的主張。他們頻頻向達賴喇嘛送秋波。可是世人皆知三十年來,達賴為了尋求獨立,到處奔走呼籲,是個不折不扣的「藏獨份子」。蔣政權一面強調堅守「民族團結,國土統一」的立場,一面又宣稱已邀得達賴來訪,自欺欺人到此地步,豈不是笑台灣人憨?

  何況所謂「只許抗暴,不准獨立」的態度,觀乎近代殖民地人民爭取政治主權的鬥爭歷史,更是聞所未聞,荒謬已極。難道說人民對抗暴政,祇能夠「志在參加,不在求勝」?

  我們這些住在台灣的人,雖然與西藏距離千萬里,其實命運卻是差不多的。數百年來,一直處在外來殖民政權的奴役統治下,受到比一般文明人類更為低等的待遇。多年來台灣人民所追求的,是建立一個完整的主權,以及在國際社會上擁有一個獨立的國格。和西藏以及全世界所有被奴役與被殖民的地區一樣,我們必須反抗奴役人民的政權,爭取獨立的國格,才能恢復我們每個人完整的人格。

  但是目前在台灣持有這種主張的人,正面臨蔣政權全面的打擊。由於恐懼,更使得部份人降低言論層次。具體的來說,人們把反抗暴政的言論,固定在例如主張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以及省市長民選的「政體改革」層次。固然上述的論點已經指出蔣政權對台統治之所以缺乏「合法性」的癥結。但是我們更進一步去看,今天台灣之所以對內政治秩序紊亂,對外國格曖昧不明,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在於缺乏一個適時適地的政治系統,這個最基本的政治結構和規範沒有釐清,台灣人民的人格和台灣的國格便一日曖昧不明,無法在人間找到立足之地,這說明台灣需要國體的改革。政體的改革就像新酒,而國體的改革則像新瓶子;新酒必需裝在新瓶子裏。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