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對台灣命運的終極關懷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67 期 (1989年03月11日)

  ■自由時代創刊五周年有感 

  終於,自由時代週刊昂然邁進第六個年頭,在多事之秋的此刻。

  回首來時路,五年的奮鬥歷程。猶如一頁爭取言論自由的風雲滄桑史。在國民黨當局高壓的言論箝制之下,本刊自創刊迄今,歷經四十次停刊、百餘次查禁、十次言論官司,一次槍口對準人身,並遭逢不計其數的監視、監聽與騷擾。在這種有形無形的政治迫害下,本刊依然一本批判色彩與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精神,獨立撐持至今。環視台灣的反對派刊物,能延續言論自由的香火而五年不斷者,也只有自由時代碩果僅存而已。

  當然,這是拜讀者對本刊的堅定支持所賜。我們熱心的讀者,雖然自始未曾謀面,但他們從台灣各個角落(當然也包括海外),以精神與行動熱烈支持我們,與我們共同度過恐怖陰影揮之不去的一九八四年、民怨沸騰的一九八五年、自力救濟頻頻的一九八六年、社會運動蔚為風潮的一九八七年、一九八八年的挫折與焦慮,與一九八九年迄今政治局勢的逆轉。未來發展是難以逆料的,但我們始終堅信唯有靠人民力量的全面覺醒,台灣才會有公理正義降臨的一天。在此之前,民主自由的路依然崎嶇遙遠,誠盼讀者繼續支持我們,讓本刊繼續一本宗旨,為自由做先鋒,為時代做見證。

  所以,與其說我們在此紀念創刊五周年,不如說是藉此機會更加鞭策自己。五周年的辛苦經營,比起台灣人民的長期憂患,又何足以自憐自滿?無謂的樂觀與悲觀,恰恰是對世事無知的反應;我們寧願以更嚴肅而認真的態度,來看待台灣當前的問題。因此,我們對於統治當局及現行政治體制堅持強力的批判,不為假中庸主義者的鄉愿作風;對於反對陣營與反對人士的期許,強調可大可久的運動目標與路線,不以一時的政治利益分霑為滿足;對於社會與文化的種種病象,以人性為出發點喚起台灣人的心靈,並從扭曲的體制上加以針砭。

  為了落實對本土的關懷,本刊更進一步打破統治當局最大的言論禁忌,積極提倡台灣獨立的理想。雖然本刊為宣揚台獨所付出的代價,比起批判統治當局與戮破軍方神話為鉅,所受的誤解更非其他新聞刊物所能想像,然而本刊對於這些迫害與誤解的因應之道,便是從各層面將台灣獨立的真義。作最淋漓盡致的闡揚。一本獨立自主的新聞刊物,斷無將其政治觀點與立場遮遮掩掩、避重就輕,以取悅統治當局之理。

  這不是慷慨激昂的豪情話,而是在本刊多年爭取言論自由的深刻經驗中,所獲得的珍貴啓示。我們認為,人民與其仰統治者鼻息期待他們「發恩施仁」,不如標舉鮮明大旗,以正義公理的訴求向統治當局積極抗爭。在這種情形下,任何企圖以投機、敷衍、造騙等手段,藉此機會在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左右逢源的人士,必將在關鍵時刻出賣被統治者的利益,或在日後成為掠奪勝利成果的新統治者,徒使反對運動遭受挫折,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失。因此,凡是以爭取言論自由為宗旨的新聞刊物,當無在言論箝制的縫隙中鑽營,並以鄉愿搖擺的作風經營刊物之理。

  其次,爭取正義與公理理當即知即行。而非坐待統治者時緊時鬆之際,思謀或激進或保守的行動。

  這些道理雖然淺明,但是放諸台灣報刊市場,卻絕少有符合如此標準的刊物。政治勢力的強大壓力與新聞業者的喪失操守,使我們格外警惕。因此,我們只有在言論自由的爭取過程中時時自勉,並不為各式各樣的壓力與壓迫,而放棄身為反對派刊物應有的原則。

  在堅持原則之下,本刊創辦人兼總編輯鄭南榕官司纏身,並因為刊登一篇憲法草案而受到「叛亂」案的司法迫害。雜誌正在多事之秋,而五週年驀然至矣!在將來的第六個年頭,我們仍將在旣有基礎之上,繼續為言論自由打拚,並本著對台灣命運的關懷,繼續以實際行動落實台灣獨立的理念。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