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發高燒新潮流開藥方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65 期 (1989年02月25日)

  論新潮流對民進黨領導班子的批判

  拿支溫度計給民進黨量一量,看看她到底發燒了多少度?

  二月十三日,民進黨新任中評會召集人何春木對該黨黨員涉嫌榮星案發表意見,指出日本政壇賄賂風行,但自民黨並沒有受到選民唾棄,反而受到絕大多數日本人的支持;十五日,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在會見香港理工學院訪問團時,表示民進黨並未主張台獨,這完全是國民黨「醜化」民進黨的手段;十九日,黃信介就新潮流雜誌的黨內批判發表感想,指說新潮流是國民黨「外圍」的作法,也是「自滅前途」;十九日,朱高正在雲林舉行的「公共政策說明會」上提到對榮星弊案的看法,指出政黨好比是「騙子」,國民黨是「大騙子」,民進黨是「小騙子」,本質都是「騙子」,只是有大小之分。……

  我們不曉得究竟是什麼「政治熱病」,讓民進黨的「當權派」與「當紅派」人物產生這種「集體夢囈症」?例子當然不只如此,光是這些其中所透露的,已經足以讓我們明瞭若干民進黨人物對重要問題的看法,是如何的混淆不清。「日本論」與「騙子說」顯示他們遇到嚴厲考驗民進黨的重大事件時,不肯切實檢討、反求諸己,而是拿些莫名其妙的比喻來自我開脫;黃信介的「台獨說」,將「台獨」視為使民進黨「醜化」的主張;至於黨內的批評,乾脆把它視為國民黨陰謀分化的伎倆。這種說法乍聽之下頗令人詫異;然而,如果知道黃信介此類的謬論實在不止於此的話,更會令人感到荒唐與不可思議。

  像這些談話,由於立論唐突,謬誤一戮即破;至於新潮流雙週刊第一期所載,邱義仁等人著力批判的「台灣朝野均無統一派」、「南海經濟共同體」、「全面性地方奪權」等說法,卻因為似是而非,貌似有理,更需新潮流人馬來破此等謬論,才能振人耳目。我們認為,以上所列舉的種種笑話、謬論與迷思,在民進黨內普遍瀰漫,若干並成為黨員與領導班子的政治理念。這些論調,暴露整個民進黨的領導體制、決策與路線問題重重,如不能予以釐清,深入檢討,而只是鄉愿式地以非為是或置若罔聞,對該黨絕對會造成負面的影響。

  因此,我們對於甫出刊第一期的新潮流雜誌,就黨內領導班子的若干說法提出質疑與批判,表示樂觀其成。基於對台灣反對運動的關懷,也基於對榮星弊案後民進黨何去何從的關切,我們樂見民進黨內部,就該黨體制、結構、決策、路線等各項問題,進行對話與討論。當然,這必須基於互動與誠意的基礎上進行。如果其中一方不願正視現實,或是基於各種理由搪塞迴避,則民進黨當前種種沈疴弊端,將不知要繼續拖到何時。

  一九八四年,新潮流雜誌也提出「雞兔問題」,就反對派運動公職人員角色之辨提出論辯,黨外新生代則於更早之前即就黨外內部民主化、運動路線等問題深入檢討。時隔數年,這些問題依然存在,而且由於環境遞變,原來的問題更為複雜。榮星案的爆發,使「雞兔問題」獲得最新詮釋;費希平事件、百萬人簽名活動之設計不當、榮星弊案,在在凸顯黨紀廢弛的現象;群眾路線與議會路線的爭辯依舊,但是關心反對運動的人士應該認識清楚,現階段民進黨的群眾運動急遽萎縮,另一方面議會抗爭又乏善可陳。

  基本上,這些老問題攸關整個民進黨的體質結構與派系利益,短期內恐將難以改善。然而藉由彼此的辯難,使觀念相激相盪,未嘗不可對黨內旣得利益者造成壓力,並使人民知所抉擇。民進黨成立未滿三年,各種倂發症一一顯露,在年底大選之前,該是它進行徹底體檢的時刻了。

  對於民進黨各派系而言,該黨招牌是彼此共用的政治資源。如果任何派系成員不善加珍惜,枉自浪費糟蹋,遲早將坐失廣大人民的支持。則貌合神離的派系,到時候與其強求異同,不如各自分家,另起爐灶。

  對於台灣人民而言,我們則有更深的期許:如果他們所要求於民進黨的,只是在現行體制內的反對黨角色,則他們大可以期待民社黨、青年黨之外的第三個花瓶政黨的產生,而以民進黨現狀,日後扮演花瓶政黨也是大有可能;反之,如果他們期待民進黨能將台灣政治帶往民主自由的境界,則他們必須明辨真偽、嚴加督促,而不是製造民進黨的個人崇拜和烏托邦神話。當然,如果大家以為民進黨明星在議會上慷慨發言,而政治民主與社會正義將於焉降臨,大可以去做如此民主白日夢;真正的民主自由必須付出重大的代價,並且由勇於行動的人民和脚踏實地的反對運動工作者,合力披荊斬棘以奏其功,南韓與菲律賓都是好例子。

  如今,在民進黨內部一片妥協口號聲中,台灣人民終於聽到批判性的聲音出現。這些聲音究竟透露什麼訊息,提供什麼意見,獲得什麼迴響,對民進黨的痼疾究竟有什麼藥石之效,關心民主政治的人們大可以傾耳以聽。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