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筆國防預算換來大量國防漏洞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64 期 (1989年02月18日)

  林賢順投共事件暴露的問題

  台海上空又出現一個「空中飛人」了。空軍中校林賢順駕駛F—5E戰機,開春不久即以台灣軍方傳授他的高明飛行技術,加上他對台灣空防漏洞的嫻熟,並獲得機勤、飛管單位「配合演出」,在主客觀條件皆成熟的情形之下成功地「叛」台灣「逃」往中國。在林賢順已成為中國官方座上佳賓之際,台灣各界照例要對這場「意外事件」的善後忙上一陣。然而該事件所暴露的種種問題,是否能因此獲得正視與改善,抑只是重申禁令、裁辦幾人而後不了了之,令人感到由衷的「好奇」。

  在林賢順何以「叛逃」的紛紜眾說之中,「家庭糾紛」是各界最感興趣的話題,並成為國防部的「官方說法」之一。這種「閨房失和——氣走中國」的解釋模式,固然投合連續劇觀眾的口味,但無疑低估台灣人民的基本常識,如果林賢順對軍中的管理制度沒有任何不滿,如果他在同僚中的「軍人氣概」沒有受損,如果他的委屈在軍中有管道可以申訴改正,他會僅僅因為單純的夫妻雙方不和因素,而毅然投向人際關係與生活制度全然陌生的中國懷抱,並狠狠給台灣軍方一頓難看嗎?至於軍方聲稱林賢順投共的另一原因是「因病停飛」,也有避重就輕之嫌。其中是否有更大的人事管理問題,更深的軍紀問題,反而是大眾關切的焦點。因此,如果國防部的「調查小組」有心將該事件查個水落石出的話,現存軍中的人事管理制度如何影響林賢順的「軍心」,應該及早查明並公諸於世。

  此外,林賢順身為空軍的輔導長,身負政戰教育與思想考核之責,竟然率先以身試法,為軍方的敵情觀念作最成功的負面示範,實在令人啼笑皆非。眾所周知,軍中搞僵化、黨化「思想教育」的結果,造成軍人普遍的「小腦症」。固然有的軍人盲信不疑,但更多人卻普遍患有「能說不能做,能做不能說」的毛病;可是為了生計與升遷,他們必須口是心非、口非心是,不僅人格受到斵傷,而且也心懷莫名其妙的疑慮與不安。

  林賢順投共事件正好讓我們看到軍中的思想教育究竟搞什麼後遺症。政戰輔導長「叛逃」中國,這是軍人自我角色的混淆,更是政戰教育的全盤否定。台灣民主化的潮流與兩岸關係的開放,在在衝擊軍方各種黨國神話的藩籬;軍方唯一因應之道,便是徹底調整自我角色,全面實施國家化,以對內中立、對外防禦為目標使軍人有所適從。若不此之圖,反而發佈禁令,加強管制與考核工作,並繼續厲行僵化的黨國教育,如此只有更加造成軍心不平而已,類似林賢順投共的案例也將勢非絕響。

  除了制度弊病與思想僵化之外,林賢順以不可思議的方式,一路擺脫機勤、飛管、戰管各單位的監控,從容飛進中國領空,無疑更暴露了台灣空防疏失之嚴重。戰管雷達的死角絕非唯一因素,各單位疏於督察、管制鬆散才是林賢順出境的最大「助力」。如此台灣空防,對於軍方所宣稱的「動員戡亂時期」、國防安全、戰備精良等神話,自然具有明顯而立即的釐清效果。然而我們比較關心的,無寧是軍方是否能切實記取教訓,確實改善缺失,否則檢討歸檢討,檢討之後大筆國防預算依然換來漏洞百出的國防。

  林賢順投共固然得力於台東志航基地相關人員的因循敷衍,而這又與空軍的士氣不振息息相關。台灣軍方在戰術、戰略「重陸輕海、空」的原則下,空軍本就壯志難伸,尤其十五年來未曾有空軍人士出任參謀總長,使空軍長期遭到冷落;加上郝柏村治軍的偏差,更使空軍官兵普遍心生不滿。在這種體制的困境下,自然造成空軍的士氣低落。林賢順投共一事,並不能看作是單純的個人事件,而顯然與軍中現存的不合理體制有關。

  當然,林賢順的F—5E戰機畢竟是飛在兩岸日趨和緩的時空下,這註定他不再像昔日的「空中英雄」一般享盡尊榮,反而因其特殊身分,成為中國製造兩岸談判與取得台灣軍情的最佳對象。林賢順的禍福與台灣人民無涉,台灣人民所關切的,是國民黨對中國日後可能提出的談判要求,將採取何種方式回應?此外,林賢順即使沒有攜帶國防機密資料飛走,可是以其資深的飛行經驗,並在志航軍事要地長期服役、見多識廣來看,他是否會提供中國重要軍事情報,從而令台灣國防蒙受重大損失,在在令人憂心。林賢順投共事件所暴露與爆發的種種問題,足以讓台灣軍事當局有所警惕。我們且冷靜觀察軍方是痛定思痛,還是繼續敷衍下去。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