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民意荒蕪三十億再買羞辱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60 期 (1989年01月21日)

  寫在「退職條例」通過之前

  在台灣,政治悲劇是屢見不鮮的。而對政治悲劇見怪不怪,似乎也是台灣人民的常情。以國民黨行將通過的「退職條例」而言,稍有政治反省能力的人,都知道這是對台灣民意的極大侮辱,也是對社會正義的公然踐踏;但是值得玩味的,卻是朝野兩黨,甚至台灣的「沈默大眾」,都在眼睜睜目睹這件悲劇的鑄成。如果大家都承認這是不可告人的耻辱倒也罷了,但是大家卻紛紛編織謊言、營造藉口,或大作不切實際的幻想以自欺欺人。在台灣人民即將付出三十億血汗錢「酬謝」老法統之前,此刻我們謹以自揭瘡疤的心情,對這件事情作透徹而全面的反省。

  國民黨徹頭徹尾的專橫作風自然是眾矢之的。以畸形議會為優勢,鎮暴機器為後盾,強渡關山為手段,傳播工具為粉飾,國民黨一手操縱退職條例的設計、審查與表決作業,毫不將民意與民進黨放在眼裡。然而國民黨儘管備受唾罵,批評的矛頭卻絕少指向頻頻指示「五大法案儘速完成立法」的李登輝。這使我們陷入沉思:一個好作「垂詢秀」、「出巡秀」的「台灣人總統」,竟然無視台灣人民的民脂民膏,必欲立法院於本會期通過退職條例,這與昏君又有何差別?如果總統的「政績」必須建立在剝削民利之上的話,台灣人民究竟要對他寄予什麼期望?

  民進黨的表現,受限於議會少數的客觀事實,自然令人不忍苛責。然而這並不表示它的作為毫無可議。姑不論該黨立委黨團的若干幹部,早與國民黨立委達成某種曖昧的默契;即使迫不得已發起街頭抗爭,也因為怕惹麻煩而以演講應卯了事。我們並不認為解決國會結構問題,非採取「武裝抗暴」的革命手段不可;但在口頭抗議與議事衝突之外,其實仍有許多非暴力的抗爭方式值得借鏡。老實說,如果民進黨本身不足以力挽狂瀾,起碼也應結合支持它的群眾向國民黨強力施壓吧。無論如何,退職條例在院會表決的那一刻,民進黨必須給台灣人民一個交代。

  至於身為兩千萬台灣人民的一分子,我們的心情是複雜而悲憤的。眼見毫無民意基礎的老法統,在台灣助紂為虐四十年後,還要瘋狂搜括三十億元的人民財產才肯善罷干休,我們心中那種深刻的屈辱,那種無以言喻的正義失落感,與對法律已死的浩嘆,誠非筆墨所能形容。然而環顧周遭的同胞,許多人猶在懵懵懂懂,又讓人生起了強烈的無力感。

  誠然,我們的同胞不乏知行合一的人,但他們雖然有志於國會改造運動,卻苦無管道可循;此外,也許有更多人根本對國會問題不知不曉,他們一生是活在國民黨的宣傳裡,在扭曲的體制下習以為常;當然,也有不少人贊同以三十億元換取國會全面改選,他們認為這不失為和平、有效與理性的交易。

  第一種人往往是群眾運動的主力,然而反對黨常常冷落他們;第二種人除非國民黨派人登門討錢,他們才會有被剝削的切身感受;第三種人不乏智識分子與中產階級,他們的麻木往往使國民黨的不義政策得以有效施行。

  相形之下,也許大多數的台灣人民屬於第四者。他們對退職條例充滿憤怒,卻又懷抱某種憧憬。憤怒使他們打算投民進黨一票,憧憬又讓他們相信老法統退職之後,一切都將美好。然而,如果台灣人民是健忘的,如果台灣人民吃了國民黨一點甜頭便開始軟化,我們懷疑國民黨的退職樣板一一下台後,他們是否還有不滿的情緒;我們更懷疑國民黨年底縮小選區、擴大賄選時,他們是否也會效尤老法統,自甘於被國民黨收買?

  至於老法統退職之後,情勢也不容許台灣人民過於樂觀。對於國民黨而言,老法統是「功成身退」,所有箝制人民權利、便於一黨獨裁的重要法律條文都在他們「任內」一一完成。但是對於台灣人民而言,他們必須面對著老法統蹂躪四十年之後,民主政治的荒蕪與重建。且不論四十年荒唐國會,對台灣社會的生機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單就歷年通過的無數惡法而言,如何廢除與修改,本身就是無比浩繁的工程。如果老法統一次退清倒也罷了,然而實際上,不僅許多老法統仍將繼續充當國民黨在「國會」的打手直到老死,而且毫無民意基礎的「僑選」代表依然忝居廟堂,充當表決部隊;誠不知台灣民主之不幸,究竟要伊於胡底?

  我們,台灣人民,面對被統治、被剝削的歷史悲劇,竟然束手無措,討不回一丁點公道。甚至奉上三十億酬退金,也只是換來狠狠的一頓羞辱而已。如今退職條例通過在即,我們能在關鍵時刻,作決定性的一擊嗎?錯過這一刻,我們便陷入歷史的最大嘲諷之中。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