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老法統的包袱落實國會全面改選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56 期 (1988年12月24日)

  「費希平事件」給民進黨的反省課題

  如果有一天,目前飽受唾罵的老法統,在朝野兩黨一致的「肯定」聲中「光榮」退職;如果有一天,號稱「全面改選」的國會,朝野兩黨一致同意依比例設置「大陸代表」;如果有一天,台灣人三十億的血汗錢,在朝野兩黨一致允諾之下成為「資深民代」的退職金,台灣人民該怎麼想?

  十一月十九日民進黨中常會的決議,基本上否決了該黨中評委費希平關於「自動退職」的三項條件。費希平日前提出「自動退職三條件」,並要求「不折不扣」地成為民進黨的政策,才允諾辦理退職手續。黃信介也為此特別發表聲明,同意費希平的退職條件。然而這兩位黨內「大老」的動作,卻引起了軒然大波。

  如果民進黨同意費希平的要求,則該黨所謂的「國會全面改選」,勢必導致上述三種「朝野一致」的荒謬結果。這已不是把「全面改選」的原意七折八扣而已,這簡直就是背道而馳。如此一來,費希平固然可以成就「第一個退職老法統」的「歷史美名」,但民進黨及台灣人民卻必須付出慘重的代價,而國民黨及老法統卻坐收最大的漁翁之利。所幸民進黨中央決策階層能衡量得失,沒有自毀立場,及時避免「費希平事件」可能引發的黨內政治風暴,也暫時給台灣人民一個交代。

  「費希平事件」雖然以退職三條件的閙劇始,以費希平退黨的閙劇終,但其中卻有許多令人深思的地方。尤其該事件所暴露的種種問題,如果未能及時解決,欲求「國會全面改選」不致淪為費希平、黃信介所主張的結果,恐怕是個過於樂觀的想法。

  且不論堂堂台灣最大反對黨的主席,竟然率先表態,發表三項嚴重自毀立場的聲明;即使十九日的中常會上,也有人試圖為愚不可及的「費三條」支持聲援;加上多位民進黨的決策人物,面對費希平形同出賣該黨的退職三條件,却猶自多少保持「保留」的態度,居然未予全盤拒絕;而中常會的決議文,也隱含相當的彈性空間可供日後轉圜。這種種跡象,顯示民進黨對「國會全面改選」的實際態度與作法;對於一個以理想性訴求爭取人民支持的反對黨而言,這些跡象無疑是令人驚訝的警兆。

  對照七月六日民進黨中常會通過的「國會全面改選方案」,即可看出端倪。該方案要求「中央民意代表應無條件退職,不得領取任何形式之退職金」,但是在這次中常會的決議文中,顯然已做出有條件的讓步。在民進黨的「國會全面改選運動」迄無令人滿意的進步之時,尤其在迄無可靠的民意調查,足以證明台灣人民願意花三十億元「購買正義」的此刻,民進黨主動做出這樣的妥協,顯然不是明智之舉。無可諱言的,民進黨內不乏重要決策人士,有心傾向給予老法統「適當」的退職金。而且,以民進黨一黨之力,要在立法院阻止國民黨通過「退職條例」也有實際上的困難;但是對於這一項關係民主政治真正落實的重大法案,身為反對黨人士,起碼必須在街頭展現實力積極抗爭,讓當權者為通過惡法付出嚴重的代價。

  然而民進黨的情形卻是:自從「三二九大湖山莊」之役後,該黨的「國會全面改選運動」幾已停擺,馴至淪為一句口號而已。黨代表三全會後,新的領導階層雖然也亟力主張「國會全面改選」,似乎並不勤於政治運動,對國民黨未能造成足夠的壓力;反而在國民黨也對老法統發動批風之後,一變主動之勢為被動之勢。政治是實力之爭,民進黨不願以政治運動累積實力,並以此實力全面向國民黨施壓,則全面改選之說無異紙上空談,其結果必然是不成比例的妥協與讓步。如今台灣國會改選的政治運動依然風平浪靜,實在令人懷疑民進黨對「國會全面改選運動」究竟有無實質規劃?其妥協與讓步的底線又在那裡?

  我們誠然希望「費希平事件」只是「個案」而已,但不能不記取該事件的教訓。費希平固然晚節不保,但民進黨為何與之貌合神離至今?黃信介固然糊塗大意,但民進黨為何選他為主席,賦予領導人的重任?如果台灣人民對退職條例有意見,為何至今依然保持沈默?如果老法統退職,必須採用「林園模式」,以三十億元打發;那麼台灣人民日後又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應付需索無度的國民黨所作出的其他讓步?

  不論如何,民進黨中常會對於「費希平三條件」的決議,畢竟值得肯定。不僅穩住了陣脚,並且將「費希平事件」可能對該黨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如今民進黨終於可以有機會擺脫老法統的包袱,而且也更清楚了老法統滿口「民族大義」實則「個人利益」的真面目,那麼更應該放手一搏,以實際行動落實「國會全面改選」的工作,並隨時準備與人民在街頭携手,向國民黨與老法統強力施壓,以求漂亮地打響該黨現階段最重要的一仗。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