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先押了再說」是說不通的!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55 期 (1988年12月17日)
  論人民拒絕非法羈押的權利
  台灣的法官與檢察官,非法羈押人民已成「風氣」,近的有五二○事件百餘人被收押,遠的則有本人在一九八六年六月的濫權羈押之事。查「中華民國憲法」第八條規定,「人民身體自由應予保障,……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因此拒絕非法羈押乃是人民的權利。
  為了貫徹憲法保障人民最基本權利之人身自由權(其中當然包括拒絕非法羈押權),法律除了在程序法上,於刑事訴訟法(一○一條、七十六條)嚴格規定羈押之要件——此即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之有期徒刑之重罪者;有事實足認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無一定住居所者。
  有關「逃亡之虞」、「串證之虞」都以有事實足以認證為前提,並非漫無限制。在實體法上,刑法(一二五條)更規定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指法官、檢察官及司法警察人員)濫用職權逮捕或羈押者,應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憲法旣已規定人民可以拒絕非法羈押,刑法復亦規定法官、檢察官不得濫權逮捕或羈押。可是,目前司法界「先羈押再說」以辦案的情形,幾乎已經浮濫到罔顧人權的地步,如果人民逆來順受不思反抗,則適足助長此種惡風,更將使「黃台之瓜,不堪再摘」的司法風氣及威信,再受更沈重的打擊,倍加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有鑑於此,我們認為應當鼓吹人民行使憲法賦予的「拒絕非法羈押」之權利,此亦為本人率先控告薛松雨法官於一九八六年六月二日非法羈押本人的緣由。
  本人並不認為所有的法官及檢察官都曾有類似薛松雨法官的濫行羈押的情事,因此在控訴薛松雨法官之時,同時也認為必要將不濫權的法官及檢察官分辨清楚。我們呼籲不肯濫權羈押的法官及檢察官應該「挺身而出,推己及人」,改善司法界這種濫行非法羈押的風氣。
  (本文之後另附相關法律條文之列表藉供參考。)
憲法 第八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訂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下略)
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零一條 被告經訊問後,認為有第七十六條所定之情形者,於必要時得羈
             押之。
刑事訴訟法 第七十六條 被告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得不經傳喚逕行拘提:
             一、無一定之住、居所者。
             二、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
             三、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
             虞者。
             四、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者。 
刑法 第一百二十五條 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為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一年以上、
           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濫用職權為逮捕或羈押者。(下略)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