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是爭取來的!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55 期 (1988年12月17日)
  紀念人權宣言四十週年
  對於外國的人權工作者而言,台灣無疑是一個異數。在國民黨赤裸裸地侵犯人權之下,台灣的交通是橫衝直撞,股市是爭先恐後,政治則謀算積極,唯獨對於爭取人權卻是慢條斯理。這種「人權冷感症」,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如果不作樂觀預測的話,恐怕也是如此。
  在過去四十年之中,國民黨曾如火如荼進行摧殘人權的工作。極其不幸的,四十年代的「二二八」,與五、六十年代的白色恐怖,非但不是埋下台灣人此後全面與國民黨抗爭的種子,反而是造成台灣人無以言喻的政治冷感症,「人權」因而變成統治者與被統治者共同的禁忌,一直持續至八十年代。
  八十年代末期,台灣在前所未有的變局之下,各種人權團體突破禁忌,一一湧現。然而名目雖然都有,卻極少能成氣候,遑論形成波瀾壯闊的人權運動。反倒是,在大規模的恐佈屠殺與秘密逮捕不復出現之際,台灣人不僅沒有趁勢在人權工作上全面進擊,而且對於國民黨積極以司法迫害人權的舉動,顯得不知所措。如果說,今年台灣人民爭取人權的方式,大抵不出簽名、演講、和平遊行與議會質詢四種,這句話並不為過。罷工固然在「勞資和諧」下屢被犧牲,即連五二○這一強烈的體制外動作,也未能進一步掀起全面的改革風潮,反而在眾目睽睽下,讓國民黨做足司法冤案。這種種爭取人權無力與失敗的例子,除了顯示在方法上有待加強外,更重要的,是心態上亟須調整。
  如果人權是切身的,那麼爭取人權當然是刻不容緩的工作。然而曾幾何時,台灣人民似乎已陷溺在長久的「等待」狀態裡。爭取出頭天可以等待四十年;制衡國民黨可以等待三或五年才一次的選舉;而掌握主權、當家作主更無奈地等待遙不可及的末來。即連民進黨的「國會全面改選運動」,也可以等待國民黨的「退職條例」通過再說。結果,在這種消極的「集體等待」心理之下,一般人民雖然滿腹牢騷,卻冷漠成性;國民黨也可以在民怨沸騰之中享盡獨裁政權的尊榮;至於最基調的「社會正義」,則在朝野一致的默契下,被判處無期徒刑。於是,台灣人民在「等待」的歲月裡,不僅落得傷痕累累,而且久病纏身;犧牲敢於行動的仁人志士,結果還是坐失改革的大好良機。
  因此,即使目前有關人權的主張是百家爭鳴,人權團體百花齊放,但在「集體等待」的社會心理之下,人權運動顯得欲振乏力。如果在百年難逢的變局裡,台灣人爭取人權的運動沒有及時行動,沒有全面落實,那麼,誰能預測在統治者學會對人權作更精密的操控之後,被統治者不會面臨另一個更加馴服的命運?人權如果是必要的,那麼理當「今天就要人權」,豈有坐等統治者的「恩賜」之理?然而,如果不採取積極有效的行動,「今天就要人權」也無非是徒託空言罷了。
  其實,人權原是最起碼的政治訴求,?使如此,台灣的政治運動,其爭取人權的效果亦屬有限。一九七九年高雄的美麗島事件,原本也是一場人權大遊行;九年後的十二月十日台北街頭還是再度高喊「今天就要人權」的口號。不禁令人懷疑九年之中,台灣人民究竟在政治運動做了多少?如今,我們看到一切的人權工作,都在政治的結構性困境下,面臨難以突破的瓶頸,絕對難辭其咎的應是弱化了的政治運動先驅者。
  我們看到的情形是,從五二○以後,台灣的政治運動已如強弩之末;民進黨三全會後,更近於偃兵息鼓的狀態,然而台灣人權遭受迫害的情形卻依然沒有斬草除根式的根本改善。如果對照同時期外國人民爭取人權的運動風潮,台灣那些將人權掛在嘴邊的政治人物固然理當汗顏;而長期對人權不痛不癢的沈默大眾,更應該深思猛醒。是政治人物自我劃限,是社會大眾事不關己,因而造成當今政治運動普遍的無力感,並使得人權工作異常艱苦而寂寞。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的人權問題在當權者長期壓抑之下,業已百般糾結,形成十分複雜的剝削體制。國民黨固然是島上人權的最大剝削者,即使島上人民也彼此相互剝削而渾然不知。政治與金錢兩大因素激盪下,台灣的人權問題益形複雜而嚴重,對於這種「人權危機」,吾人勢不能坐視不顧,也不能好整以暇,而是必須「今天」就要採取行動!
  在國民黨政權強力的扭曲之下,全面而積極地爭取人權實乃當務之急。一百萬從事色情行業的婦女,六百萬出賣廉價勞力的勞工,與四百萬以全副心血換取卑微所得的農民,他們的人權問題勢不能等到一九八九年底大選再說。我們希望,「現在」立刻展開全面的人權行動,效法菲、韓人民的抗爭,以強勢的政治運動向當權者索償人權,則台灣「人權時代」的到來庶幾可以計日以待。
  當前我們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目標:打倒違憲的出版法!
  言論自由是民主政治中最基本的權利。出版法卻授權新聞局得以行政命令處分出版品,停止發行及查扣沒入。多年來,行政機關依此惡法不經司法判決,以區區的行政命令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及財產權,並使台灣的新聞界不敢抗爭。
  本刊因報導、評論「台灣獨立」議題,屢遭新聞局以違憲的出版法來停刊及查禁,我們抗議國民黨政權以這種惡法封殺人民的言論自由,我們認為:出版法不改,台灣的言論自由就沒有保障。
  請支持本刊繼續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