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心理障礙,阻擋軍權擴張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50 期 (1988年11月12日)


  先說一個真實的故事。

  幾年前,一個朋友服役期間駐防金門,遇上部隊移防。台灣軍中一般部隊移調防地,難免會有交接的空檔。那時營地裡只有原單位的留守人員,以及新單位的前站部隊。空檔裡除了例行的交接工作之外,日子比較空閒一點,大家心裡也比較輕鬆。夜裡頭大家幾杯酒下肚,一個老軍官說了些心底話。

  他說,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部隊說調就調,一點都不用擔心什麼。只是這麼閒閒的一句話,聽在心裡滋味卻很複雜。是不是以前部隊調來調去,要擔心很多「什麼」?

  我們去推敲他的話。所謂「以前」,指的是國民黨還留在大陸的時代。或許在那個倒楣的日子裡,他的部隊也經常調來調去,但是那種調來調去,絕不像他在金門留守時把當地裡的財產點交給新部隊前站人員時,那樣心平氣和。

  在那個倒楣的黑暗時代,部隊是軍閥的家當,營盤是軍閥的私產,他們駐那裡吃那裡,自己抽稅自己花。一但要「移防」,就像遊牧民族一樣,連營拔起,揮揮手不留一草一木。

  但是在「台灣」時代,一切不同了。官和兵都調來調去。有了一個相當制度化的徵兵制度,再加上輪調制度與任期制度,再也沒有人能夠長期掌握部隊,無人能變成割據一方的軍閥。一切都是「國家的」,或者說得清楚點是「蔣家的」,除了蔣家之外,其他人等也沒有什麼好爭的。要移防,扛上槍,上背包,拍拍屁股就走。畢竟「移防」不比當年「搶地盤」那麼形同作戰的。

  這樣的差別,到底意味著什麼呢?到底是因為現在軍隊的一切是「國家的」,還是因為是「蔣家的」?對那位老軍官,甚至包括現階段絕大部份的職業軍人而言,大概沒有什麼差別。反正都是「官家的」,永遠沒有可能變成自己逐鹿天下的私人武力,所以他們大都不再作黃袍加身的美夢,只求上下其手,投機倒耙,也就心滿意足了。

  這樣的變化,姑且不論軍隊「國家化」與否,就其消滅軍閥私人武力,互相攻伐的功能而言,可以說產生了相當正面的效果。尤其在黨、政、軍都牢牢掌握在蔣氏父子手上的時候,也避免了軍人以武力干政的局面。

  但是這種局面在蔣經國死後,產生了鉅大的變化。新的文人政府不再能夠有效的節制軍人。而新興的軍頭郝柏村,挾其羽翼已豐的勢力,不但完全「摧毀」了蔣氏時代用來防制軍閥產生的輪調制及任期制,而且擠身權力核心,對文人政府形成「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態勢。軍事統治的陰影,在李登輝留任郝柏村之後,將如烏雲蓋頂一般,令人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此刻想起那位老軍官的話,更加令人感嘆,時代文不同了。只可惜這一次走的是回頭路。

  我們無意在此時此地感懷「強人」時代的秩序,相反的,我們認為蔣氏政權那種家天下的封建統治,那種把「國軍」當「黨軍」,當作蔣家「禁衛軍」來豢養的作風,正是造成今天軍閥郝柏村的罪魁禍首。台灣的軍隊從來就不是國家的。他們從前是「蔣家軍」,今日何嘗不能易幟為「郝家軍」呢?在蔣氏政權時代,軍權是統一了,但是軍人並沒有養成效忠文人政府的習慣。他們只知道效忠「領袖」,以前的「領袖」是蔣介石和蔣經國,現在則是郝柏村。至於李登輝,只不過是在郝柏村為了作秀的需要,才把「李總統」推出來應卯喊口號的對象。

  目前這種軍閥復辟的態勢,已嚴重危害了台灣的生機。一個擁有現代化武裝,即有著封建軍閥的意識型態的龐大軍隊來統治台灣,我們已可以預見一個黑暗的未來。

  這種令人驚悸的局面,我們絕對要盡全力來防制。這是全體台灣人民的責任。國民黨政府為了鞏固自己日益崩壞的統治力,阻擋台灣人民奪回主權,勢必要倚仗軍人的制式武力,他們絕不會為了顧及文人政府的體面而壓制軍人的氣焰;相反的,他們恐將托庇在軍人的武裝之下,而矮化自己成為一個傀儡政府。

  今年以來,本刊不斷的揭發軍方的黑幕,為的就是要呼籲台灣人民打破心理上的畏懼,團結起來,為了我們自己的前途來阻擋軍權的擴張,制止軍閥的成長。這是台灣人民尋求出頭天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不到軍人完全臣服於人民主權,服從文人政府的指揮,我們絕不能停止這場鬥爭。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