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內民主化才是民進黨的正途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49 期 (1988年11月05日)
  寫在三全大會之後

  民進黨三全大會在十月三十日落幕,萬方矚目中,有一點值得我們稱道的,就是民進黨首先建立了主席經黨代表直選制。這是明顯的落實並前進一步的黨內民主制度,值得讚賞。但是同時也傳出了賄選消息,消息來源指證歷歷,卻又令人寒心。若說大家擠破頭爭取黨內公職,是為了搶先報效台灣,因此而賄選未免缺乏說服力;民進黨明明還在群雄逐鹿的時代,就學起「坐地分贓」的把戲,未免令人搖頭了。

  民進黨三全會既已落幕,選出新的領導班子,惟一應做的是向前看,至少向前看一年--按照該黨黨章所規定的向前看一年。

  這新的一年,以黃張為首的領導班子或將推動新的路線。按其一貫公開表示的主張來分析,他們將致力於議會活動,並將統獨問題擱下來;其領導人或將前往中國,試圖建立與北京的關係。

  規避台灣主權問題,而把台灣人民復興主權的運動,塞進議會政治的框框,並且企圖在蔣家立下的規矩之內推動「國會全面改選」。這種路線,我們一向有意見。因為台灣主權曖昧不明是一切台灣政治問題的根源。這個問題不釐清,其他的動作根本就失去憑藉。然而我們最關心的還不止於此。我們最關心的是:到底民進黨對中共和中國要持什麼態度。

  就其新領導班子在公開或私下言談中所顯示的,他們相當致力於推銷目前中共和蔣家一貫拿來恫嚇台灣人民的論調。如台灣一旦獨立,中共即將武力犯台。而且又不斷強調要組團訪問中國,令人摸不清楚到底他們遊走在共產黨與國民黨兩大之間,又能為台灣人民爭取什麼。

  關於台灣與中國,我們一向的看法是分立與和平。台灣應該獨立於中國之外,這是不必打折扣的。至於台灣的和平,那是雙方基於理性考慮必然產生的效果。所謂武力云云,純粹只是大中國主義者的騙局而已。任何頭腦清楚的人都知道,即使龐大如中國者,也絕對打不起這場大戰的。我們切盼民進黨內部不要再傳送這種「虎姑婆」一般的童話。

  未來一年的重頭戲是選舉。有關提名與助選等事,多年來總是紛紛擾擾,但是眼看黨主席直選制的建立,我們油然而生建立「黨內初選」制的盼望。初選有莫大的好處,也有莫大的難處。尤其是如何擺平黨內山頭對初選制的疑慮,以及如何建立初選的權威,排除違紀參選的情事,在在都是充滿困難。更令人擔心者,這樣充滿美意的制度,在現階段民進黨內權力結構運作下,可能根本就沒有見到天日的機會。但是數年一度的選舉,滿是恩恩怨怨、流彈四射的局面。這個局面總要設法以建立民主規矩的方式,用制度化的民主過程來將其傷害減到最低。民進黨面對未來一年的公職選舉,新的領導人實應及早進行規劃。

  這個制度建立的問題,倘若我們換一個動態的角度來看,實在也就是民進黨內的派系生態問題。如果把派系的分化硬是歸結成運動路線的鬥爭,實不免是一廂情願並昧於事實的搪塞之詞。目前民進黨的派系摻雜了太多利益分配的因素,以致互相傾軋不已,「使命型」政黨一向工於內鬥,歷來史不絕書。但是這種心平氣和的諒解雖然是歷史家的情趣,卻是身歷其境的人們憂心如焚的大負擔。在三全之前大家說好不相杯葛,如今新官上任,支票兌不兌現,台灣人民可都是等著看的。當然我們不致於幼稚到盼望各大山頭突然前嫌盡釋,握手言歡;但我們也不會忘記在國民黨與共產黨兩大「中國」的惡夢籠罩之下,台灣並沒有太多精力可供派系鬥爭來消耗。任誰製造爭端,總是免不了要受台灣人民的咀咒。

  民進黨的建立,不論是其最基本的綱領,或是人民對它最起碼的期待,都是在於推動民主政治的確立。前面我們提到三全大會確立黨主席直選,是肯定了黨內的民主向前推進一步,值得高聲讚美。但是新領導班子一向所強調的「老伯領導」,所講究的長幼有序的「倫理」觀念,卻又令人感到是在走封建的回頭路,與黨內民主的根本大義,是背道而馳的。台灣的民主政治文化在蔣政權多年鎮壓之下,根本連生根發芽的機會都飽受威脅。如今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適合培養民主根苗的新黨「溫室」,理當不斷引進更健康的民主作風,拋棄不合時宜的封建倫理,優先培養民主性格,提昇黨內民主化的程度以與國民黨競爭,並爭取人民的認同。

  民進黨已經向前再進值得喝彩的一步--主席直選,我們期待民進黨緊接再向前跨出第二步--公職人員的黨內初選。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