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軍人干政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48 期 (1988年10月29日)


  十月廿六日,參謀總長郝柏村任期一再延長的問題,又一次在立法院成為委員辯論的焦點。今年三月四日,立委王金平亦曾提出書面質詢指出,為防止「軍人干政」,應儘速制定「國防組織法」,以將軍令大權劃歸內閣行使。

  針對立委所提出郝柏村任期一再延長破壞軍中體制的問題,國防部長鄭為元答稱參謀總長的任期是總統的權責,其連任、留任期間長短完全視國防的需要。

  聽到鄭為元說出這樣一個答案,我們並不感到訝異。沒錯,在蔣氏父子獨裁統治時代,又有那一個立委敢提出這類質疑?而把鄭為元所說的「事實」和立委們的質詢內容對照起來,諷刺意味就格外凸顯了。

  在一般民主國家裡面,對手握有槍桿子的軍人均有嚴格縝密的規範。我們不難發現,以文人領導軍人、軍政軍令一元化並接受國會民意監督,乃是防止軍人干政最重要的二項原則。反觀台灣,軍政系統雖受立法院監督,然而處處「國防機密」;更且,軍令系統的首長郝柏村兵符實權在握,不僅不必到立法院接受質詢,其任期竟是「理論上無限制」!

  在「國防組織法」無法確立、健全的情況下,想要明白郝柏村的職權及其與其他軍事首長的從屬關係,自是緣木求魚。

  目前軍方在軍政、軍令系統的運作上,是依據總統府組織法,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會議組織綱要、國防部組織法、參謀本部組織法等四項法律的規定行使職權。在軍政系統上,依「國防部組織法」,郝柏村是鄭為元的幕僚長;然而在軍令系統上,依「參謀本部組織法」,郝柏村是李登輝行使統帥權的幕僚長;若再依「總統府組織法」,總統府參軍長則是協助李登輝處理軍務的職務代理人,換言之,理論上郝柏村也必須接受總統府參軍長指揮的。

  如此複雜的從屬關係,恐怕連郝柏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他是誰的手下?職權範圍又在那裡?事實上,不止是郝柏村,在立法院以「對國家貢獻很大」為郝柏村辯護的鄭為元,顯然也有相同的「困境」。

  由於現行國防體制是以李登輝為最高三軍統帥,國家安全會議為最高國防決策機構。因此,鄭為元是俞國華的下屬,負責制定國防政策,爭取國防預算,同時亦須接受國會的質詢;然而鄭為元又是國安會的成員,要受國安會決策的節制。當然,循統帥系統來看,軍隊的「人事調動權」與「指揮權」,郝柏村可以透過李登輝直接行使,鄭為元卻不行。換言之,郝柏村雖是鄭為元的下屬,擁有的權力卻在鄭為元之上。

  追溯原因,造成國防體制充斥紊亂、荒謬現象的罪魁禍首,便是蔣氏父子,最好的例子是曾經爭論一時,直至一九五二年「主管官任期制」確立後才解決的參謀總長任期的「適法性」問題。一九五四年,時任參謀總長的周至柔任期屆滿,蔣介石多次下「留住」令,沒想到周至柔也數度「堅辭」,並且留下「報告總統,若我連自己頒佈的主管官任期制的法令,都不願遵守,未來如何服眾?」的名言。

  從這個例子看來,如今形成郝柏村獨霸一方,權傾一時局面的,始作俑者正是蔣氏父子實行個人獨裁,肆意破壞體制所種下的惡果。

  事實上,蔣氏父子不僅為私心將「國防組織法」懸之不決,早已替軍人干政舖好溫床。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等等惡法,都是台灣人民在爭取民主自由的道路中,不可不等閒視之的障礙。因為,軍方種種跋扈囂張、貪污腐敗以及國民黨政權的罪惡多端,無疑地都源自於其利用這些獨裁傾向的法律體制。昔日的蔣氏父子如此,今日的郝柏村、李登輝,何嘗不能利用這份「先人的德澤、遺產」,大作成就「郝柏村時代」、「李登輝時代」的妄想呢?

  總而言之,只要國民黨的統治本質不變,任何一個擁有政治實力的國民黨人,都無法「免疫」於當強人的企圖。郝柏村所以特別受到矚目,只是因為他不但有槍,更有可觀的政治「潛力」。我們不得不懷疑,除掉一個郝柏村,會不會冒出來另一個「鎮國大將軍」?因此,徹底認清國民黨政權的本質,才能從速建立新的台灣民主政治體制。否則,我們只會臨漢城而羨韓國之新民主,到馬尼拉則慕菲律賓人民力量。羨慕之餘,回頭看到台灣軍人干政猶自揚言不會破壞民主,台灣人民的面子要擺到那裡去?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