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家與賭客「證券交易所得稅」啟示錄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45 期 (1988年10月08日)


  「證券交易所得稅」啟示錄

  完全放任的自由經濟制度,當今世界實在是找不到了。絕大多數的國家都運用公權力,或多或少對經濟活動進行計劃、操縱或管制。這是一種為人們普遍接受的「白道」作風。但國民黨就不同了,他們在台灣採用巧取豪奪的手段,分明是「黑道」本色而已。

  以股市來說,橫看豎看,我們還不如當它是個賭場來得清楚。而國民黨,正是後台大老板,莊家兼郎中。不是他的小兄弟,下場想分一杯羹,不正是肉包子打狗嗎?

  就拿這一次郭婉容宣佈恢復開征「證券交易所得稅」的「中秋獻禮」來講。說她是為了租稅公平也罷,或是為了冷卻股市也罷,我們感覺到這基本上還是黑道老大的莊家身段而已。他們根本上還是在搞賭塲。

  黑道老大開的賭塲,特徵在沒有一個公平的遊戲規則。就像我們從前談論的「大家樂」一樣。大家樂的不公平在它有「明牌」,激起眾人的僥倖之心,結果搞到舉國若狂。股市也是這樣,充滿內幕、謠言、內線交易、大戶操縱的現象。如今搞得舉國若狂了,又有多少「股友」真正去研究「基本分析」和「技術分析」呢。大家整天心神恍忽,忙著打聽、揣摩莊家和他們黑道兄弟的心意。有這樣的股市,有這樣打算繼續把股市當賭場來搞的莊家,不管是宣稱為了租稅公平或冷卻股市的理由而恢復開征證券交易所得稅,都沒有辦法讓台灣的股市化暗為明的。

  瞭解了國民黨的「黑道」本質之後,我們就可以再看看這個郭婉容震撼所帶出來的第二個問題。那是指國民黨政權決策過程的荒謬。

  首先我們要問,這個決策是那些人或那個人下的條子。先說一個例子。從前旅館被當作「公共場所」,即使你付了「房租」,開了房間,警察還是可以隨時破門進來臨檢查房。有一回警察撞破了一對男女的好事,女的是個老師,她自殺了。新聞上了報,蔣介石看了,說了句這種閒事不用管的話。從此以後台灣才能男歡女愛起來。國民黨這種「層峯」不開口就沒人拿主意的傳統,到今天並沒有改變。基本上國民黨仍是一個專制的、獨裁的集權系統。此外,它也是個閉塞的,不時閉門造車的組織。他們的決策,像他們這個政權缺乏合法性一樣,毫無民意基礎。

  更奇怪的是,他們所作的決定「能伸能屈,瞬息萬變」,在在顯示這個黨的內部已經崩壞,無法作出理性思考,而且和台灣社會完全疏離,格格不入。這些日益惡化的病癥,都不能不令我們感到這個黨已經病入膏肓,沒有指望了。

  在這樣荒謬的黨的統治下,只有與之勾結的利益集團才有好處,他們互相依存,不也正像一群魚肉鄉里的黑道幫派?他們說為了租稅公平,難道征收證券交易所得稅之後,台灣人民的稅負就公平了嗎?何況一千萬元的免稅額,散戶作不了那麼多,大戶多的是人頭,結果可能一毛錢也征不到。而這還能拿來冷卻股市嗎?倒不如說在郭婉容打壓行情之後,讓大戶逢低進貨,大發利市還差不多。

  而一般被魚肉的鄉民,在這個黑道橫行的叢林社會,只能感嘆人愈富而我愈貧,甚至窮兩代之力還可能買不到片瓦遮身。在「股友」騷動幾天之後,我們在報上看到「沉默的大多數」發出了上述的不平之鳴。這確實令人心生惻隱,只可惜應了一句台灣俗語「向賊哭嘸爸」。難道國民黨會為了芸芸眾生的安身立命之所,去打壓房地產行情嗎,那可是要壞了他們「眾嘍囉」的買賣的。

  一塲轟動政經兩界的好戲,說穿了只是莊家和賭客之間的糾纏不清罷了。這塲鬧劇,如果能啟示一點什麼,那就是再一次提醒我們,對國民黨我們一定要徹底「脆心」,不要再指望他們。而且對這幫絕無後悔之意的黑道幫派,除了像「一清」般予以犂庭掃穴之外,沒有別的辦法可以廓清我們這個美麗島了。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