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可能永遠當觀眾「五二○」司法審判的省思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43 期 (1988年09月24日)


  「五二○」司法審判的省思

  「五二○」司法審判第一幕落幕了,九十三名被告中,林國華、蕭裕珍、邱鴻泳等七十九名,分別被判處三年以下不等的徒刑。

  但是,就在這個堪稱台灣近年來,被告人數最多,判刑人數最多,判刑總數最高,影響社會發展最廣的政治案件暫告一段落的此時此刻,全島民眾最關心、最熱心的話題,卻是漢城奧運的歡樂盛會;佔有血腥及暴力,夾藏著憤怒悲傷情緒的「五二○」案穿插其中,對許多人來說,卻顯得那麼突兀、那麼礙眼、那麼掃興。報紙電視輕輕一筆帶過,不再多提,大多數人也順理成章的把五二○的「噩夢」遠遠拋在腦後了。

  這樣的景象,看在國民黨眼裡,必然會為未來繼續穩坐統治者寶座的前途充滿信心。其實,守在電視機旁邊專心欣賞奧運節目的觀眾,恐怕頂多會對有朝一日國民黨也能爭取到奧運主辦權產生疑問;至於「五二○」案,則更像一場發生在遙遠的地方,事不關己的災難不幸。

  無疑地,國民黨期待著台灣島上所有的人都能如此,作了一個知曉「黨國大義」、追求娛樂價值的觀眾。當然,大部分的觀眾都願意相信,他們所在的位置最安全、最舒適,外間發生的種種,永遠就是外間發生的種種,絕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如同他們相信電視演員不可能從電視機跑出來一樣。但是,如果這些人看到「五二○」事件中,被毆打、逮捕的人士及九十三名「五二○」案被告中,竟有不少在事件發生時也只是「觀眾」的人,恐怕必須重新檢視自己的看法了。

  「五二○」事件使台灣人見識到國民黨的字典裡面,簡直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五二○」事件中,國民黨的軍警正如見人就咬的出柙狼虎,根本不管誰是真農民、誰是假農民;更不會分辨那些是暴民,那些只是路過圍觀的觀眾。而在「五二○」案的法庭上,國民黨所演出的荒謬詭異、紕漏百出的司法大戲劇本,更令人昇起一股類似在看到一齣亂編一通、表演差勁的電視劇以後,忍不住想把電視機砸掉的衝動。

  「五二○」案的法庭鬧劇,慘不忍睹到了連過去習慣關在象牙塔內作學問的教授們,也站出來表示意見的地步,一些具有道德勇氣的教授,甚至以具體有力的行動要求國民黨的法院「改正」,然而,從「五二○」案的判決來看,他們的努力顯然無力回天了。畢竟,對國民黨來說,「法」永遠先於理,否則它訂的法律怎麼會有「尊嚴」呢?

  在「五二○」事件的街頭上,我們發現,當觀眾,不但沒有比較安全,反而更容易莫名其妙遭殃。因為,正如電視機盒子裡面的事物並非與現實無關,而是人們由於不思考而產生錯覺,以為災禍不會擴大發生到自己頭上。而在「五二○」案的審判中,當觀眾察覺事態嚴重,而表達出他們的抗議的時候,卻發現法官的大槌和軍警的棍子,原來都是削人民的骨做成的,兩者皆是暴力統治的象徵。

  無論是街頭流血對抗,或者是法庭上激烈的論戰,都使我們對國民黨政權本質得到相同的結論。自始至終,台灣人民不只在和平示威的場合上,也「多餘地」在法庭、議會裡面,和國民黨講理,要求公平、正義,到最後國民黨總是用事實告訴台灣人民,它只認得拳頭!

  面對國民黨這種只相信暴力的政權,除了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台灣人民顯然沒有第二種選擇。而事實證明,在體制暴力瘋狂濫行的狀況下,即使冷眼旁觀的人,也不可能找到安全的地方,「五二○」事件具體而微的顯示了這種危機。因此,不管是因為不習慣思考問題,或者是因為不敢面對現實,值此「五二○」案宣判後的時刻,我們必須再以沈重提醒大部份仍然在當觀眾的台灣人民,或早或遲,你都必須被迫拿出行動,對抗國民黨任何形式的暴力迫害!

  我們期待,「五二○」案的終結,是台灣人民全面覺醒,全面展開行動的開始。而在認識到無法再從法庭和議會找到任何期望的事實之後,任何企求活得有尊嚴的個人,再也沒有用以遮遮掩掩的藉口。我們相信,唯有這樣,國民黨的法院、黑牢及各種迫害異己的工具,才會像失靈的魔咒。因為,只要台灣人民前仆後繼,一波接一波向國民黨的暴力統治挑戰,現在的「五二○」案七十九名無辜的受難者,才不會寂寞,因為大家都知道,黑牢坐滿政治犯之日,即是國民黨政權覆亡之時!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