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評估勞工運動的發展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42 期 (1988年09月17日)


  對民進黨成立勞工黨部的建言

  隨著台灣各種政治禁忌不斷被衝破,政治空間不斷擴展,近兩年來台灣各股自發性的社會力亦勃興起來,各種不同意識型態背景的工運、農運及環保等社運團體相繼成立,並活躍於島上的各個角落。

  當這些社會運動持續發展、壯大之際,在台灣反對運動中,曾經扮演過主導性角色的民進黨,卻逐漸失去過去「主角」的戲份,開始呈現出某種與整個社會脈動脫節的疲態。

  九月十二日,民進黨中常會通過「勞工黨部設立通則」及「勞工黨部組織規程」。基本上,這項決議代表了民進黨為改變本身的體質,作了一次極具開創性、關鍵性的嚐試與努力。

  就其「立法」動機而言,不論是民進黨企圖鞏固其勞工黨員的向心力及期望支持民進黨的廣大勞工大眾的繼續支持;或老是民進黨領導階層開始注意這股居台灣社會底層,巨大而不可忽視的社會力量,而欲進一步以組織來掌握它們,對民進黨來說,都是一件有益的事。因為,這逼使向來對勞工不太重視的民進黨,開始落實、思考一些社會、經濟的問題,進而對當前台灣的社會、經濟問題提出其相對應的政策與看法,並逐漸形成一套屬於民進黨的社會政策。

  但是,不可否認的,在當前島內介入勞工運動的團體不斷出現,諸如台灣勞工運動支援會、自主工聯、工黨及未來將成立的勞動黨等團體林立、並開始出現群雄割據的局面下,民進黨的投入勞工運動,是否會使原本即相當複雜的工運更形複雜化,造成工運力量的更加分散,都是值得衡量的。

  目前台灣勞工雖然在權利意識、政治意識有所抬頭,但普遍仍對政黨的介入持保留的態度。一般說來,當前台灣勞工運動的發展,在工會方面大多強調工會的自主性。而且,當從民進黨分裂出去的王義雄,結合島內統派團體--夏潮所成立的工黨,甫成立不到半年即告激烈內鬥而分裂時,即使台灣勞工對勞工政黨的投入更形遲疑。事實上,勞工運動的政治化雖是一條必走的道路--但所謂政治化並不等同於「政黨化」,具體來看,台灣的勞工運動在階段上,正處於從工人運動過渡到工會運動的時刻,距離勞工運動的「政黨化」顯然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換句說說,在目前,勞工不必然要透過政黨來尋求自身的權利與福祉,對民進黨而言,成立勞工黨部的目標若是企圖使勞工運動「政黨化」,恐怕是一廂情願的看法。

  在這種情況下,民進黨未來勞工黨部的運作方式,大可不必因循過去其它工運團體的模式。民進黨在和勞工階級的互動過程中,可以先深入瞭解台灣勞工所面臨的問題,再以其台灣第一大反對黨的資源,作出對台灣勞工最為有利的貢獻。例如,當前台灣勞工教育仍相當欠缺,一般勞工的思想武裝極為薄弱,一面臨和資方發生糾紛時,往往不知所措。民進黨即可進行勞工研究、勞工教育的工作、甚至進而提出有前瞻性、有想像力的行動綱領。

  翻開歐洲近代史頁,可以見到英、德等國的民主化過程,「階級鬥爭」皆是極其重要的動力。階級鬥爭本身不僅是個尋求社會經濟公平分配的過程;而在尋求社會公義的同時,階級對立的結果,往往就是以民主的手段解決,亦即階級鬥爭有促使社會民主化的功能。從這點來看,我們必須對台灣勞工運動作正確詳細的評估,再進而掌握時機運用這股力量,使台灣達到真正的民主化。

  證諸當今工會最為發達的國家,如北歐諸國、幾乎皆是由工會(社會黨、社民黨等)在控制整個國家便知,並沒像台灣學術界或一般人相信台灣所謂經濟發展將受阻礙的疑慮,反而是社會更加的富足、安定與和諧。

  站在支持台灣反對運動及勞動大眾的立場上,民進黨此次通過成立勞工黨部的決議,毋寧是件值得欣慰的事。如果民進黨的勞工黨部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在台灣的勞工運動潮流中找到合適的位置,則無論對民進黨,或對台灣勞工都是有助益的。當然,成立勞工黨部仍只是個起頭,未來勞工黨部要如何運作與運作的成敗,才是最後的決定因素。若民進黨的勞工黨部淪為「花瓶黨部」甚至對勞工運動形成「攪局」作用,則只有等待新興社會勢力來取而代之了。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