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猶兒戲內中藏算計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40 期 (1988年09月03日)


  談洪奇昌遭非法拘提

  八月二十九日,國民黨出動百餘名警力,浩浩蕩蕩地開往國大代表洪奇昌的家中,欲將地「拘提到案」。

  當時上了四樓衝進洪奇昌家中抓人的,是近二十名「赫赫有名」的霹靂小組警員。這些受過特殊訓練的警察,罕有表現其抓流氓強盜本領的機會,在街頭示威抗議的老百姓才是他們虎視眈眈的對象。而現在,到老百姓所選出來的國會議員家中「拆房子」,更顯示出納稅人的血汗錢果然是「飼老鼠咬布袋」,「警察中的警察」 ──霹靂小組,對國民黨政權的「服務」項目,真是無所不為,在槍口對良民時,真是如假包換。

  國民黨儘管理直氣壯宣稱憲政研討會召開不屬於國民大會的會期,而且洪奇昌屢傳不到,因此可以「依法執行」,強制拘提洪奇昌到案。但是,用什麼白天霹靂小組才花了好大的力氣抬走洪奇昌,到了晚上,地檢處卻又下令交保放人,如此先是唸咒似地滿嘴「依法執行」,過沒兩下子就急著要把洪奇昌請出牢房,國民黨到底是突然有了認錯的勇氣,還是在開霹靂小組的玩笑?

  這場「朝抓暮放」的拘提行動,看起來,的確像是一次兒戲。但是,國民黨的作風不是一向就是如此嗎?

  值得注意的是,洪奇昌人在台灣,國民黨大可等到八月卅日洪奇昌仍然不出庭,再下令強制拘提,何必甘犯眾怒,在開庭前一天就抓人?對國民黨這樣一個出人意表的行動,我們必須鄭重指出隱藏其後的政冶算計。

  「五二○」事件使台灣人民見識到軍方表現到極端的「鐵腕意志」,而這次國民黨以強闖民宅的手段,在光天化日之下將洪奇昌非法拘提,無非亦是國民黨再次向台灣人民宣示其對反對運動的忍耐限度,以及它可以不擇手段到什麼地步!

  國民黨已經好久沒有機會展現如美麗島事件大逮捕行動中的「雄姿威力」了,隨著政治環境和時代潮流的改變,台灣人民已經比較不用恐懼半夜會有特務闖進門搜查抓人了。但是當他們看到連像洪奇昌這樣一位知名度甚高,又具有國會議員身份的人,尚且受到霹靂小組如此的待遇,不免多少都勾起他們對過去那段特務恣意逮人的恐怖記憶。

  當然,霹靂小組在國民黨對付反對運動時所使用手段的意義上,是和特務統治有所不同的。特務是「國民黨永遠和民眾在一起」的一種證明,而霹靂小組則是國民黨為了對付日漸頻繁的街頭運動所製造出來的新產品,是一支專業的打手部隊。

  在歷來的街頭運動裡面,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看到,專司攻擊逮捕群眾的,正是這批所謂「霹靂小組」的警察,而如今,他們更被用來取代管區警察,執行非法拘提的任務;更且,他們代表了國民黨在放棄用特務暗中抓人的手段後,以法律作掩護,派出專業的打手部隊進行強制抓人工作,新發展出的一種公開逮捕的行動模式,其所造成的震撼,則更高於特務的行動!

  自從朱高正在「五二○」事件中,遭軍警毆打之後,一般人對國民黨可能會對反對派公職人員存有起碼尊重的迷信,無疑有所動搖,從這次洪奇昌遭非法拘提的事件來看,更顯示了國民黨只認拳頭、不講法理的真面目。事實上,對國民黨政權來講,一個國會議員算得了什麼,反對派國會議員更不過是國民黨用來維持民主門面的樣板而已;非法拘提又如何,法律也只是國民黨施用暴力時最好的掩護與偽裝罷了。

  不僅如此,國民黨非法強制拘提洪奇昌,說穿了,不過是意圖將「五二○預謀暴動」箭頭指向洪奇昌的一項後續行動,國民黨所謂洪奇昌屢不到庭解決「六一二」案,根本是藉口,也是「他案處理」的老招式;國民黨真正的目的,還是要警告所有的反對派人士,不要想和它作對,否則,洪奇昌的遭遇就是最好的榜樣!

  因此,點破非法拘提洪奇昌的背後意義之後,我們特別要在此向洪奇昌表示敬意,他在被國民黨「朝抓暮放」的遊戲之中,始終堅持不妥協,不接受保釋的原則與立場,使台灣人民徹底看穿國民黨玩的把戲何其荒謬,更讓台灣人民親眼看到,雖然稀少,台灣還是有真正的反對派人物!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