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起,莫讓軍方成為最後仲裁者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37 期 (1988年08月13日)
  軍人,在蔣氏政權的字典裡面,是其行使獨裁統治最直接而有效的工具。在台灣人心中,國民黨把台灣子弟的青春拿去支撐破敗不堪的「反攻大陸神話」;而台灣人看到的卻是,鎮暴部隊在街上圍攻追打自己的父老。

  除了這些直接、間接的凌虐之外,日前才爆發出聯勤工廠以回收報廢的信號彈欺騙漁民圖利自己的醜聞,更把軍人騎在人民頭上的真相揭穿。對台灣人民來說,現在該做的是,認清台灣軍人的醜陋面目,進而把他踢回他原來該站的位置。

  如果要替台灣的軍人畫一幅肖像,應該怎樣著手?根據本刊歷來的報導,我們可以列出下列指標,作為讀者想像、描繪時的參考:

  一、軍人貪污案層出不窮。最近才下台的陸戰隊司令黃端先和「死而復生」的現任陸軍副總司令盧光義是最鮮活的例子,除此,聯訓部中將鄧祖謀的案子、軍情局人員盜賣資料圖利案等,亦不勝枚舉。

  二、軍中成為軍人「亂搞」的樂園。備受非議的雷震回憶錄焚毀案,轟動海內外一時的「張憲義事件」以及金門守軍濫殺無辜的「三七事件」、岩灣綠島監獄暴動事件等,不過是新聞媒體可見到的幾個大案子,至於軍中生活中瑣瑣碎碎的黑暗面,更無需贅言。

  三、軍人學會濃粧塗抹。蔣經國死後,不再有國民黨內各派系人士在主子面前爭風吃醋的鏡頭;取而代之的是,他們都一一脫掉「官邸派」、「保守派」的外衣,濃粧塗抹跑到街上向所謂的「人民」訴求他們絕對是「民主開明」。而最惹人注目的,軍人居然忘了我是誰,也幹起這種勾當,例如郝柏村陪李登輝四處出巡、宋心濂、鄭為元請立委們吃飯溝通,這顯然是更無前例的怪事。

  四、別樹一幟的軍人氣概。數十年來台海無戰事,已使數量上膨脹過當的台灣軍人大多一天到晚無所事事,但是卻有一小撮軍人特別忙,其一是鎮暴部隊,歷來街頭運動足以為見證;其二是在軍方「三報九刊」中搖筆桿的軍人,在最近掀起大風大浪的「軍人氣概」事件,己展現了軍方的「另一種實力」。

  五、熱衷政治的軍人。國民黨「十三全」最激烈的一場派系鬥爭:李煥與俞國華的「行政院長爭奪戰」,最後的關鍵竟由軍事強人郝柏村仲裁勝負,可見軍人干政事態的嚴重性。

  六、郝柏村不但能一手遮天,而且是「華佗再世」。單單「吳勇雄事件」,就把俞內閣搞得搖搖欲墜;但是近來事故頻仍的軍方,不管新聞媒體怎樣抨擊,甚至立委要求郝柏村下台,郝柏村卻依然穩如泰山,一付充耳未聞的樣子。不僅如此,他在軍中的勢力,更到了郝系獨大的地步;而他的一些「陣亡」愛將如趙萬富、盧光義之輩,現在更在蔣經國死後,一一「復活」,重居軍中要職。

  在蔣經國時代,軍人亦不過是政治強人把玩於手中的統治工具。但是今非昔比,郝柏村不僅不諱言自己是國民黨權力的「四大核心」之一,事實上,他已遠遠地超越了其他實力人物。問題仍是老生常談。在黨政軍不分的政治體制之中。擁有槍桿又懷藏權柄的軍人,從蔣政權把這個怪胎一手帶大到現在,已經長成為臥躺台灣島,一舉一動都會關係到全島人民生死安危的大怪物!

  這隻大怪物既然生自怪胎,自然有一些畸型特徵。它的腦子裏只有爭權干政的念頭,所學所會正是鬥爭技巧;於是,台灣的國防預算經費在軍方對軍事科技知識「IQ零蛋」的情況下浪費掉的,實在是天文數字。海龍號、海虎號潛艇、二代戰機計劃的弊端,只是其中最鮮明的例證。

  而國民黨四十年來的「偏安台灣」以及其對軍人角色、功能的嚴重扭曲,則使軍人用來打「共匪」的右手,呈現小兒麻痺症的癱瘓狀態,但被訓練來對付「三合一敵人」的左手,卻有力無比,行之游刃有餘。

  簡單地說,台灣人民只看到軍人張著血盆大口,挺著塞滿油水的大肚子,繼續向納稅人勒索國防預算經費;錢要完了,便以反對派人士作為「反攻大陸聖戰」的熱身運動對象。至於它的下半身,則因為幾十年來始終「亂搞」,已經東爛一塊,西爛一塊了。最後,在它身上,更已新烙上一個「郝」字的刻記。

  當然,最可怕的是,面對這樣一隻大怪物,可能連國民黨都管不住。因此,在今後的台灣政局變化中,所謂的軍人干政,再也不能被視為是一種臆說空想的危言聳聽了。從國民黨的「十三全」來看,軍方顯然已拿出他的遊戲規則;在「五二○事件」中,軍方就更徹徹底底亮出他的「家法」了。到頭來,在決定台灣前途的關鍵時刻,台灣人民若不徹底覺悟,起而奮爭,軍方仍是最後的仲裁者。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