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供,翻出國民黨的醜陋面目 談邱煌生法庭翻供事件 PDF 列印 E-mail
翻供,翻出國民黨的醜陋面目 談邱煌生法庭翻供事件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36 期 (1988年08月06日)
  
■談邱煌生法庭翻供事件

  五二○事件中被國民黨指為「預謀暴動」的關鍵——「石頭疑雲」,卡車司機邱煌生在八月一日出庭時,全面翻供。邱煌生當庭指控警方以威脅利誘的手段強逼他寫出「白菜石頭」的自白書。一時之間,不但整個五二○事件宣告案情大白,國民黨惡質、敗德的本性,也再次公諸於社會。

  「五二○石頭記」一開始,國民黨便用邱煌生的「自白」,企圖將一場悲壯的農民示威,質變成為一個「推翻政府」、「製造社會動亂」的預謀暴動。國民黨更以此自編自演的「白菜石頭記」為藉口,擴大株連,大肆逮捕異己。年來風起雲湧、生機勃發的街頭運動,彷彿就要葬送在這場荒謬的陷阱裡。

  但,一方面是國民黨提供給邱煌生的劇本,漏洞實在太大;另一方面是,台灣人民日益覺醒的心靈不願再受欺瞞,日益清亮的雙眼不願再被蒙蔽,社會各界以靜坐抗議,以文字連署、以沙盤演習,不斷對國民黨的蓄意栽贓,提出強而有力的質疑。檢察官也不得不針對各方的質疑,找出理由來「解釋、說明」。在這種愈描愈黑的窘態下,國民黨只好修改劇本,而且是一改再改,幾乎到了整本重寫的地步。但唯一不變的,則是國民黨堅持認定有人指使邱煌生在白菜底下暗藏石頭,準備載到台北「大幹一場」。

  國民黨以違法逮捕偵訊、製造假筆錄來羅織反對派人士司法罪名的做法,早已登記有案,前科累累。並非第一次使用。「美麗島」案大審時,國民黨利用洪誌良來咬住黃信介,要洪誌良誣攀黃信介指使他與中共勾搭,企圖「為匪統戰」,雙線進行顛覆政府。洪誌良出獄後,對當初誣攀黃信介之事曾經加以翻案,在島內也因而造成不小震撼,此一案件,即是國民黨近年來類似手快的顯例。事實上,針對「石頭記」疑點,尤其是邱煌生可能被警方威逼利誘作出假筆錄,本刊早已曾詳實報導過,如今與「洪誌良案」比較起來,相同的是,國民黨玩弄的手法並沒有太大的進步,不同的是,國民黨忽略了歷經政治煎熬、洗禮的台灣民心,卻已大大進步了。

  邱煌生的當庭翻供,除了讓國民黨豢養的法官大人顏面大為難堪外,「五二○」案到現在已開庭二次,每每演出警員證人認不出被告、甚至認錯人,而且在法庭上「傳資料」串證的活鬧劇,證明國民黨的「五二○案」不但劇本編得不好,演員更是奇差無比。更重要的是,國民黨竟然還以為這種拙劣的劇本可以欺騙台灣人民的心智,可以扼止街頭運動的發展,這充分顯示國民黨一本既往、打算對台灣人民進行雙重的羞辱。

  當然,最令人欣慰的是「五二○案」辯護律師團在法庭上從事抗爭,以及許許多多有道德勇氣的學者、教授站出來,以實際行動去疑釐清、伸張正義,亦是使國民黨的法庭在這次「五二○案」大審中,顯得不堪一擊、全盤皆墨的重要因素。尤其,學者教授們主動積極組團南下雲林現場調查「石頭記」疑點,進而以科學實驗的方式攻破國民黨栽贓嫁禍的圈套,除了大快人心之外,更使人對台灣學術界被扭曲、壓抑已久仍然再度顯現的道德良知,重新寄以敬意。

  相形之下,絕大部份的傳播媒體至今仍原地打轉,遠遠被拋在開放、進步的民智之後。在五二○事件發生之後,傳播媒體從頭至尾都極力對國民黨曲意承旨、大唱雙簧。以「石頭疑案」為例,傳播媒體一再一口咬定「有重大嫌疑」、「一定有陰謀」;等到民間輿論逐漸形成壓力以及邱煌生在開庭時翻供,他們只好以「五二○羅生門」兩面俱呈的手法,大打自己的耳光,來作所謂的「平衡報導」,以免穿梆得太離譜。然而,就在邱煌生翻供之時,許多報紙更露出其赤裸裸的打手面目,故意暗示、造謠說邱煌生的翻供動機,是出自背後一些「有心人」的影響。其實,腦筋清楚的人都知道,邱煌生人在牢獄之中,在國民黨的「如來佛掌」裡,除了國民黨自己,誰又有通天本領能讓邱煌生翻供?

  「五二○案」發展至今,其間峯迴路轉,柳暗花明,引人深思之處,所在多有。國民黨堅持與民為敵,自不殆言;重要的是,「五二○事件」的試煉,台灣人民的反應無疑是令人振奮的:涵蓋全島的聲援行動熱烈展開,包括學者、教授、學生等各界人士的不畏惡勢、挺身而出。整個試煉的意義,具體的是,迅速逼使國民黨在農業政策上作出明確的改革,顯微的是,只要大家繼續努力,全民覺醒的時刻應是指日可待。五二○是台灣人的一次勝利,同時,也勢必掀起堅持立場、勇於抗爭的反對運動的歷史新頁。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