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付學費 公子哥兒玩政治 — 評行政院人事搬風的醜劇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34 期 (1988年07月23日)

 ■評行政院人事搬風的醜劇

  上個禮拜國民黨召開十三全會,重新安排強人死後的權力分配態勢。結果是政策與人事兩方面都一團混亂,這次黨大會解決國民黨的問題顯然不足,暴露它的困局窘境倒綽綽有餘。最後,中常會領導班子雖勉力組成,外界的猜測與評論也很多,但誰當中常委畢竟是國民黨的家務事,如果一般國民黨員甘腐朽如飴,外人也難置喙。

  但本週行政院部會內閣的改組就不同了。行政部門的施政直接影響到每一個國民,部會首長的職務都是政府公器,不是國民黨關起門來私相授受就了事的。對於這次政務官人事更動,我們有權利也有必要提出來檢討。

  首先,讓我們認清一個殘酷且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的事實,台灣一千九百萬納稅的公民雖然有選票,但這批政務官的上台並不需要你我同意,你我也無法用選票把他們趕下台。部會首長決定行政部門的政策,指揮數十萬公務人員,支配數千億預算,都完全置身於民主程序之外!

  這個荒唐的局面,起於國會沒有全面改選。名義上,行政院長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部會首長則由行政院長提請總統任命。但國會若不改選,台灣人民的選票便根本無法決定立法院及國民大會的構成,因此也就無法決定總統及行政院長的人選。既然如此,那麼他們兩個人任命的行政首長,又和台灣民意何干呢?台灣人民要切記:若國會不全面改選,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在制度上我們沒有任何途徑影響政務官的上台與下台。

  體制既已決定了行政機構的這種反民主特質,國民黨與人民對立,與社會脫節的「悠久傳統」,自然也會在內閣人事上大放異彩。照目前安排看來,權貴子弟與科技官僚已幾乎壟斷了政務官之途。這批人具有良好的家世背景,眩目的學經歷,現代化的形象,看起來彷彿是優秀的領導人才,但其實不然。

  今天的台灣,缺乏的不是科技與現代化知識,而是民主。因為民主不彰,所以社會上的權力分配與資源分配愈來愈不公平,愈來愈被少數人壟斷。大多數人辛勞工作,都在不合理的制度之下受剝削壓制。農人生產物美價廉的糧食,但城鄉之間的富貧差距日趨懸殊,工人是經濟發展的主力,卻面對不合人道的工作條件,一般小市民雖得溫飽,但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生活品質的惡劣,已接近危機狀態。整個社會中下階層的人民,在目前的政治結構中處於最無力的地位,因為他們還沒有團結起來,推出自己的代言人,用實力爭取權力。

  當然,這種結構性的問題,絕對不是一次高級人事變動所能改變的。事實上,國民黨的人事再變動,也不過就是在那一、二十個人中間玩大風吹。不過,用這批不食台灣煙火的「精英份子」來主政,只會使台灣的社會問題更惡化,讓中下層民眾的聲音更瘖啞。如果國民黨稍有民主心態,容許有民間磨練的人物進入政務官行列,民間的疾苦需求或許尚有在政策中反映的一線希望。但從這次內閣人事安排來看,不要說一般民間領袖,就連民選中央民意代表都難以向權力問津。

  最可笑的,是把幾位「公子」放到他們不熟悉的職位上去,據說是為了「增加磨練」,以備來日接班。部會政策直接影響到千萬人的利益,李登輝憑什麼要求台灣人民捐軀,作這幾位實習醫師練刀的實驗品?權貴子弟不下來參加選舉,嘗試一下人民對他們的觀感,反而在部會之上表演空中飛人,要百姓替他們付學費,這個政府眼中到底有沒有人民的權益和國家的利益?

  我們拒絕國民黨,更要拒絕這個缺乏民主正當性,也缺乏社會基礎的內閣。台灣的社會力正在甦醒,工運、農運及各種民間力量正在設法自救。社會力量的蓬勃,是台灣人民爭取民主的不二法門。國民黨兩週以來的鬧劇,教給我們的也不過就是這個簡單的真理罷了。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