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閃閃的政治布袋戲 用三個標準評國民黨十三全會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33 期 (1988年07月16日)
  
■用三個標準評國民黨十三全會

  國民黨十三全會已告落幕,蔣經國去世後黨內的權力鬥爭,終於水落石出。當初扶持李登輝繼承大位的李煥、宋楚瑜等「新保守派」勢力,這次主導全局,徹底架空了元老及行政系統的舊山頭,取而代之,成為國民黨的權力核心。全會及一中全會結束後,他們將指導李登輝完成進一步的黨政人事安排。

  其實,人事安排才是這次十三全會最引人矚目的戲碼。而這個頻頻以「革命民主」自許的黨,想的既不是革命,也不是民主。從會前的黨代表選舉到會中的中央委員選舉,國民黨所謂的「菁英」們的選風之敗壞,比一般人所詬病的地方選舉不遑多讓。上千人在中山樓熙熙攘攘,目的不外是爭取名位與權勢,結交權貴與寅緣。所謂黨章黨綱,幾乎沒有人關心,連新聞媒體都懶得報導。也難怪在會上對國民黨尚抱有期望的部份人士,要感到不耐與失望了。

  從這次全會來看,國民黨所謂的新人新政在體質及心態上都將沿襲舊觀,不會有實質的開創。這可以分三方面來觀察:

  一、國民黨一向以「統一中國」之類的政治神話,作為它統治的正當性基礎。為了避免這種神話被戳破,國民黨始終不敢面對現實,對處境無能評估,對前景無心計劃。國民黨自稱十三大是新時代的開始,但即使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它對台灣的前途發展,仍然沒有提出任何具體而切實的展望。易言之,對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後的台灣社會面貌及國際身份,國民黨根本提不出什麼籌劃。

  今天台灣的內部政治體制與國際地位,是國民黨堅守達四十年的沉重枷鎖,窒息了台灣的民主生活及經濟,社會各方面的發展。在強大的社會壓力之下,雖有解嚴及若干革新措施,但都是針對特定問題而制訂的個別政策。至於這些個別零星政策,就整體而言有什麼意義?對台灣未來前途會產生什麼影響?國民黨自己也無暇去構思,更不用說主動創造局面,開拓前程。台灣正處於巨變前夕,竟要由這樣一個兩眼茫茫的政黨主政,在摸索中顛躓,怎能不令台灣人民憂心忡忡?

  二、國民黨一向缺乏民主性格,對外以黨籠罩政軍部門及社會各領域,對內則由領袖擅專指揮全黨。在強人時代過去後,黨內黨外都有人期望黨的民主化。但在十三全會中,取得主控權的,竟然是黨部高級官僚,相形之下,不要說基層黨代表,就連行政機構的「從政同志」及民意機構的黨部,都要屈從於黨官僚。面對強勢的中央黨部,黨內的民主化幾乎等於落空。

  對整個社會而言,國民黨黨工壟斷全局,將使民主的希望更趨渺茫。一般民眾要想監督民意代表,至少還有形式的管道;要想影響行政系統,已難如登天。一旦黨的權力核心集中在少數中央黨部的官僚手中,人民問政無門,根本不可能發揮什麼監督影響的作用。在西方民主國家,常以國會黨部或內閣為黨的權力中樞,就是希望社會上的要求能迅速透過民意代表,在黨的決策中反映出來。對比之下,十三全之後的國民黨顯然開了民主的倒車。

  三、國民黨一向凌駕於社會之上支配社會,對各種社會力量若非強力壓制即是操縱利用。但各種社會力的勃興及社會運動的蔓延,正是近年來台灣最可喜的一項新發展,對國民黨構成了強烈的挑戰。事實上,自主社會力的抬頭,才是台灣民主化的最有力保證。

  反觀十三全會的議題及人事安排,充分證明了國民黨對台灣社會自主力量的無所知覺。在會前,它一心粉飾,製造和衷共擠表象,強力鎮壓了工、農、環保、學生等各方面力量的抗議行動;在會中,它全心投入權勢的爭逐和分贓,對台灣中下層人民的利益漠不關心;在會後。它更只顧擺平黨內各方的要索,無意積極吸收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工農代表進入權力機構。國民黨自稱是全民政黨,但它的心態、政策、及權力分配,在在證明它是支配多數人、服務少數人的政黨。面對台灣社會中下層力量的翻騰,國民黨將無可避免地與台灣社會更為疏離。

  推行民主、認同社會,為台灣前途找出路,是台灣人民對這塊土地上一切政黨的基本要求。以前國民黨在這三方面交了白卷;從十三全會開出的「新局」來看,以後國民黨仍然會交白卷。會議期間鑼鼓喧天煞有介事,掩不住一批人馬爭權奪利的醜態。如今熱鬧已過,台灣人民應已知道這次全會其實沒有任何實質意義。台灣的福祉和前途不靠這種政治布袋戲,而是要靠民眾自己的組織、團結、抗議、鬥爭,在明年底的大選中,用選票擊碎這次十三全會所佈下的一片魔境幻影。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