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力的反對勝過無力的團結!論台灣農權總會及農民聯盟的分裂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31 期 (1988年07月02日)
 
 ■論台灣農權總會及農民聯盟的分裂

  如果政治上的敵手並不是一拳就可以打倒的,反對者若不知自我反省,則將輕易走上自我毀滅的絕路。

  台灣的反對運動所面臨的最大課題,從黨外時期到民進黨及工黨的成立,而至最近兩個黨外農民團體的組成來看,一個殘酷的事實擺在所有期盼著早日掙脫國民黨統治禁錮的台灣人民眼前:面對國民黨這樣一個不是一拳可以打倒的政權,台灣的反對運動除了內鬥之外,到底還做了多少真正與國民黨「真槍實彈」抗爭的事業?

  所謂「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幾乎已成為台灣反對運動現況的最佳註腳。民進黨內派系傾軋不斷,對國民黨的鬪爭卻始終表現得畏畏縮縮,軟弱無力;工黨成立至今不到半年,派系內鬥更是激烈,已鬧到各搬各的辦公傢俱,夏潮系統的人馬打算另組「勞動黨」的局面。

  而目前「黨外」的農民組織也已經分裂成為兩個團體,這種農民運動的興起雖是晚近之事,但其所展現出的氣勢與實力,卻已經凌駕在其他反對運動之上。事實上,現在的反對運動,早已不是民進黨的專利;隨著台灣各地各種自力救濟的不斷發生:環保運動、工人運動、學生運動皆已開始壯大。在台灣各階層人民已「群起而攻」,向國民黨政權挑戰的此刻,倘若反對黨再不亟思反省,而沉溺於內鬥,台灣人民所爆發出已積壓四十年的鬱怨及展現出來的抗爭力。將迅速而徹底地再遭腐蝕。彈壓。

  「五二○」事件中,所以會有大批的「非農民」加入農民的抗爭行列,正是因為大多數人對長久以來的反對運動,特別是民進黨從事的街頭抗爭行動,所表現出的處處挨打受辱局面,深感不耐而爆發開來的。

  以民進黨來說,類似的情形已發生不止一次,而這絕對不僅僅是因為「理性溫和」這個理由可以解釋的。事實上,我們經常發現。民進黨每次推展群眾行動的時候,總是免不了經歷一番派系傾軋的掙扎,最後落得一事無成,國會全面改選就是一例。這種現象在國民黨解除戒嚴以前,由於外在情勢的壓迫,因此較不容易顯現出來;然而一旦戒嚴解除,緊接著民進黨諸項政治訴求,皆一一迅速被國民黨化解。在這段期間內,我們仍然看不到國民黨有實質的改革,它不過是在敷衍了事。可悲的是,民進黨顯然已失去主動採取行動的能力,它唯一讓我們熟悉的只是黨內內鬥頻仍,部份只圖名利的人經常表現得令人覺得他們似乎恨不得趕快投入國民黨懷中;比較具有理想色彩的人士,則把他們的全付精神心力消耗在和一群跟自己想法、目的有「天淵之別」的黨內「同志」打爛仗。

  不僅民進黨,整個反對陣營裡面都充斥著這種因為勉強結合在一起,而彼此之間不斷互相愚弄的現象。而這次農民團體聯盟的分裂,正好提供一個新的思考起點。

  一個真正和國民黨抗爭的反對派,應該有徹底的覺悟:勉強和自己目標不一致的人結合起來,以避免被國民黨壓制的「打算」。根本是一廂情願的幻想。經驗告訴我們,只有跟國民黨合作的人才能活得安安穩穩名利皆得;至於對待敵人,國民黨一向只有趕盡殺絕,躲到老鼠洞也要一桿子打盡。至於勉強「團結」在一起的反對派「同志」們,在國民黨有所行動的時候,總是有人搖身一變,和國民黨搭調唱和,對受難的「同志」落井下石,「五二○」事件之後民進黨部份公職人員的「不當言論」正是最鮮明的例子。

  基於這樣的認識,農民團體聯盟的分裂,跳開現存的閩客之爭,統獨之爭的因素,至少有新鮮的啟示作用:勉強的結合不如大膽的分裂。因為,如此台灣人民就可以更容易清楚分辨出,到底是那一個團體真正在從事反對運動。而那些使圖私利者獲利更多,同時把台灣人民搞得滿頭霧水的派系內鬥,經過這層反省則將消失大半。終至可以讓真正的反對運動的團體及目標顯露大白於台灣人民之前。為了全體台灣人民的利益,有力的反對勝過無力的團結。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