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軍人大膽在干政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30 期 (1988年06月25日)
  
台灣的軍人,插手干涉政治的證據,最近又大量曝光。「軍人中立」與「軍隊國家化」是民主國家的先決條件,因此軍人插手政治,不但要反對,而且是全台人民必須同聲討伐的。

  我們先看看把軍人干政說得最公開、最響亮的,是國防部發言人張慧元在六月十八日,針對「憲兵具有司法警察身分」,所作的「軍方說法」。他說: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二百三十、二百三十一條,及「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第二、三、四條的規定,憲兵隊長官、官長、憲兵為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依法得偵查犯罪。因此,憲兵在維護社會治安上,對有危害治安的犯罪行為,進行調查和蒐集證據,乃是法定的職責。

  同時,憲兵具有司法警察身分,執法更具有其強制性。依刑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公務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第十一條規定,司法警察官及司法警察有廢弛職務之情形者,予以撤職或其他處分。所以,倘使憲兵在執行治安維護任務當中,不能堅守崗位,放棄職責,對公權力之尊嚴維護不力,則是失職犯法,必須接受法律之制裁。

  憲兵基於法定司法警察的職責,為維持社會安寧、鞏固國家安全,今後亦將秉持「嚴正執法、確保法制」的守法精神,積極發揮執法功能,保護民眾權益,克盡憲兵應盡的職責。

  在本人數拾次承辦公眾集會遊行中,曾有多次警察人員與我交談時,這些警察屢屢被同事提醒說,旁邊還有憲兵與警總的便衣軍人在「搜證」,「可別讓你與鄭先生被軍方搜證在一起,那麼回到警察局裡就受不了!」

  這種現象顯示。文職警察還是被軍職特務「吃得死死的」!

  這種現象更表示,台灣的軍人,不但以「保衛國家安全」為名任意干涉政治,更且以「維護社會治安」之名,蓄意干涉普通警察行政,將警察人員當作軍人的下屬單位。

  這種以憲兵干政的現象,並非從五二○事件之後才開始。解除戒嚴之後,我們就不時聽聞憲兵以維護治安之名,走出軍營來到民間動手抓賭場、抓流氓甚至要求警察一起出勤務共同掃黑。

  國防部的軍人與憲兵,並不是說說而已,他們還「自己動手作」!

  在五二○當天涉嫌動手毆打朱高正的居然是有軍職身份的,國家安全局聯指部協調官憲兵中校王偉駿。王偉駿的職責是「協調城中分局」,五二○當天他在城中分局門口涉嫌毆打朱高正,軍方竟然逼迫警力在移送書說王偉駿是在下班時間打人,不必移送軍法處分,如果此說可以成立,那麼國防部以後可以天天放憲兵的假,然後指派他們去毆打民進黨人,再以「放假中」為藉口躲避軍法的嚴厲制裁。依照這個模式,國防部很快就可以消減民進黨與反對派人士,也用不著再在國防預算之內,編列「治安情報」、「偵查叛國份子」等工作預算來對付民進黨與反對派。

  再說五二○當天,憲兵四營公然陳兵城中分局之前,支援台北市警察局,這是公務時間絕無疑問。何以只有被拍照存證毆打國會議員的王偉駿是在「下班時間,公務時間之外」?此種先打人再找藉口脫身。恐將變成軍人干政的新模式。

  憲兵除了「打人以干政」之外,在五二○事件之後,甚至「調查」起農民並且加以「干擾」。卓蘭地區部份國民黨籍參加五二○的農民。甚至因此而醞釀集體退出國民黨。

  這種軍人進入民間調查平民的行為,也是不折不扣「軍人干政」的表現。

  國防部「非法解釋」憲兵的職權,將導致如下的可笑局面:設想有一天,每個警察局派出所的旁邊都有一個憲兵隊;國防部指令憲兵以「司法警察」的身份,積極發揮執法功能,保護民眾權益。到這個地步之時,台灣是警察管治安,還是憲兵管治安?誰能分得清楚?單看國防的龐大預算,大家可別小看軍力,以為軍方作不到在每個警察派出所旁設個憲兵隊。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