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銀行成為殖民地! 論開放銀行民營問題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29 期 (1988年06月18日)
 
 國民黨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作幌子,拒絕台灣人要求自決與獨立的主權。更陰險的是,國民黨以三民主義作籍口,斷絕了台灣人民申請開辦銀行。

  針對銀行改革開放民營的問題,六月十日的亞洲華爾街日報有如下的精彩報導及分析:

  但是在四月七日接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的場合,李登輝提出一項自己的主張。他說他想進行銀行改革並由開放公營銀行給私人投資開始。而主管台灣經濟政策的大陸籍保守派,對第一位台灣土生土長的總統李登輝,發表這樣的意見,即反應激烈認為他誤入了「禁區」。

  控制台灣的銀行的財政部官員們,客氣地擱置李登輝的計劃,並列舉了種種的理由來反對。其他台灣銀行界的官僚則宣稱李登輝的計劃是行不通的。拒絕透露身份的官員們說,台灣的生意人太狡詐,不該經營銀行也不可有大眾的金錢託付給他們。

  而行政院長俞國華,保守派的龍頭老大兼經濟政策最有權勢的人物,則保持靜默。

  俞國華的靜默,公認是對李登輝的不利動作,因為水地財經官員都以俞國華馬首是瞻。俞國華曾任中央銀行總裁,而且財政與銀行界的高級官員率皆由他任命。

  「台灣政界與人會直接表明他們反對總統的意旨」,一名台灣出生的證券公司經理人說,「所以他們總是繞著圈子表達」。

  該報又說:

  分析家認為李登輝的此項計劃,已刺激了俞國華、財政部長錢純以及其他在一九四九年隨蔣介石流亡來台的國民黨人士。這些人認為開放銀行民營等於是要國民黨放鬆他們對這個國家財政的控制。

  亞洲華爾街日報,更畫龍點睛地提到:

  「這件事真正測試李登輝的權力」,一名拒絕公佈身份以免激怒同僚的公營銀行官員說,「這些以前從大陸來的人其實只是想要控制金融系統。如果銀行私營化,那麼金融系統將會由台灣本地人控制。」

  本刊在四年前的創刊第三期,就曾經針對銀行開放民營的問題,提出批評,當時我們說:

  開辦銀行當然要有許多嚴格的限制,但是嚴格的限制並不等於「禁止新設立」,也不等於「只准外人、華僑新設立」。但是國民黨以種種理由外加三民主義的藉口,不准我們國內人民申請新設銀行。

  國民黨這種手法,與不准人民「申請新設報紙」的箝制手段,是異曲而同工的。反正只要是「重大的公共服務機構」,國代黨就不敢開放讓人民自由競爭。報紙如此,銀行正也是如此。

  如今報禁已經開放,然而「銀行禁」卻依然存在。為什麼國民黨要箝制台灣人代辦銀行?

  國民黨統治階層拒絕開放銀行民營,是深怕台灣人民經由「金融系統的私營化」,進而控制金融系統。這是「殖民台灣」的心態在作祟,面對台灣人民爭取主權的潮流,以俞國華為首的保守派正試圖斷絕台灣人民私營銀行的主權,企圖延續其一姓一家的在台統治。

  鼓吹銀行開放民營,爭取台灣人民經營銀行的權利,是我們爭取自由的目標之一。惟有銀行民營台灣人民才有「金融自由」可言,台灣的工商界也才能免於國民黨的殖民統治,獲得真正的經營私有企業的自由。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