鴕鳥政權眼中台灣人皆順民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28 期 (1988年06月11日)
  
■談國民黨將「五二○」案箭頭指向洪奇昌

  國民黨在口頭上,向來不肯承認台灣人民會「自動自發」的反抗他們的統治。在他們佔領台灣的初期,所謂政治犯多半被冠以「匪諜」的

罪名。那是指由中國派遣潛駐台灣的間諜,不能算是台灣人。在他們的神話國度裡,享受安和樂利生活的人民是不可能背叛國民黨的。典型的

例子就是雷震、孫立人等匪諜案。

  除了「匪諜」罪名之外,他們還喜歡以較不名譽的刑事罪名,來醜化政治上的異議份子,並把他們排除於政治犯之外。早期許多「無黨無

派」的民選地方首長都落得這個下場。比較近的例子是施性忠。而在「五二○事件」當晚被捕的民進報總主筆林濁水,原先被控以「縱火」罪

名,也是一個典型。國民黨總是儘可能避免教他痛恨的人戴上「政治犯」的桂冠。

  七十年代以後,台灣的反對運動已呈「紙包不住火」的趨勢,於是國民黨設法在每一個政治案件背後,拉一條與中共有關的線。所有的政

治犯都是受了「共匪的蠱惑」,甚至連台獨份子也都成了「共匪的同路人」。

  因為國民黨原先根本不肯承認人間有「台獨」這回事。一直到美麗島事件,台獨主張開始公然傳播,台獨和共匪才雙雙上榜。於是整個美

麗島事件被指為台獨和中共連手的陰謀。但是國民黨仍然一口咬定這是少數人被「煽惑」而已。他們還是不承認台灣人會自動自發的反對他們



  到了現在,反對黨已經公然成立,而且社會各次級團體的自力救濟行為也紛紛揭起。於是在共匪之外,在台獨之外,又加上「分歧份子」

,成了軍特口中的「三合一敵人」。但是他們依然嘴硬,在「五二○事件」之後,興起所謂真假農民之爭。他們昧著良心說農民是純樸善良乖

順的,而鬧事的是以分歧份子為首的假農民。

  國民黨這種自欺欺人的心態,才是他們想盡辦法羅織罪名,硬在六月八日移送國代洪奇昌的真正原因。

  國民黨不肯面對全台人民的反對,只想一昧阿Q,「少數分歧份子」、「少數火車司機」、「少數假農民」,這些國民黨唸唸不已的咒語,

有朝一日真會一語成讖,變作國民黨的催命符。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