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特蓄意製造恐佈氣氛--談洪奇昌的「離奇車禍』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27 期 (1988年06月04日)
  
五二○事件之後的第九天,洪奇昌發生了離奇車禍,幸好他躲閃得快,得以無傷無害。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台南縣長選舉剛結束,吳淑珍到關廟謝票時,也是發生了離奇的車禍,非常不幸,她卻沒有躲過,至今半身癱瘓。

  更早之前,即美麗島事件之後,所發生我們永遠難忘的林義雄「滅門血案」,和吳淑珍及洪奇昌的「離奇車禍」比較起來,也有不少雷同之處。

  首先,林義雄、吳淑珍、洪奇昌三位「遇害人L都是國民黨眼中「頑冥不靈」的反對派領導人物。而林義雄的家人慘遭屠殺及洪奇昌、吳淑珍發生「離奇車禍」的時候,也「正好」都是在有「重大事件」發生之後。

  洪奇昌遇險發生在「五二○」事件之後;吳淑珍遭撞則發生在三年前台南縣吹起一陣「陳水扁旋風」之後。同樣,「林宅血案」亦發生在美麗島事件爆發,國民黨展開大逮捕行動之後。

  不管是美麗島或五二○事件,我們已可清楚地看出,國民黨軍特勢力時時刻刻企圖把台灣變成絕對的軍人統治的局面,因此,國民黨的軍警特務慣於在街頭運動中運用「未暴先鎮」的伎倆,以求挑起真正的動亂,如此一來,他們才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要求戒嚴,要求權力。他們這群人中,更有一些極端份子,除了明的來鎮暴軍警。暗的更搞特務暗殺的恐怖報復行動。江南命案的發生以及台灣五○年代白色恐怖的經驗,已充分印證這點。

  國民黨怎麼辦都破不下這些案子,它甚至可以告訴你那是「共匪」幹的,可是,國民黨不是最會抓「匪諜」的嗎?事實上,國民黨政權的本質徹頭徹尾就是軍人、特務統治,而這些經過「特殊訓練」又擁有至高無上權力的軍人特務,自然可以想殺誰就殺誰,而且做得完全「不露痕跡」,就算有破綻,又有誰敢吭一聲?

  國民黨如此喪盡天良,接二連三製造「意外」企圖剷除政冶異已,無非是想喚醒台灣人對「白色恐怖」時代的記憶;國民黨只是要再一吹恐嚇台灣人,尤其是激進的反對派:它可以輕易讓你從地球上消失,而且神不知鬼不覺。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