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制式暴力爭權利--談「五二○」台北大示威--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26 期 (1988年05月28日)
  
「五二○台北大示威」全面性底將示威和鎮暴之間種種糾纏不清的是是非非擺在台灣人的面前,我們認為有必要對此作深刻的反省。

  一般人想起和平示威或抗議,首先映人腦海的,大概是一群舉著五顏六色的標語牌,在白宮前面草坪上兜圈子的紳士淑女。從電視畫面上看來,那似乎是種高雅的週末休閒活動。而國民黨統治集團所嚮往的,大概就是這一類斯斯文文的,從不「越軌」的園遊會。

  只可惜我們所要抗議示威的對象,絕不像是一群慈眉善目的善男信女,而台灣街頭也絕不像白宮草坪那樣平坦舒暢。事實很明顯,台灣群眾聚集街頭遊行示威,所爭的永遠是為了要把主權從國民黨手中取回來。

  在台灣人爭取主權的鬥爭過程中,面對國民黨不斷使用「制式暴力」,尤其是當每一扇和平政革之門幾乎都被國民黨攔阻時,反擊制式暴力便是最後的選擇,因為,台灣人與國民黨的對立狀態已經變質惡化成為「敵對」狀態。

  二十一日凌晨示威群眾散去之後,鎮暴終夜的保警人員高喊「勝利」,宛如殺敵致勝後的高奏凱歌,明擺着他們是一國,我們是另一國。而令人浩嘆的是國民黨有這種「敵我認識」,台灣人民却缺少這種覺悟。

  再經過幾天來御用傳播媒體的扭曲與渲染,國民黨的敵對意識更加高漲。軍方的「青年日報」在二十二日第二版的「短評」當中,就疾言厲色的主張要恢復戒嚴。他們說:「具體的事實在在說明,他們根本不是什麼農民請願,而是台獨和共匪的潛伏分子,聯手進行一項有計劃的「都市游擊戰」」「民主又能值幾分錢?我們的民主並不是作給外國人看的。」……「如果政府拿不出更好的、更有效的辦法,我們主張政府要考慮恢復戒嚴。」軍人的立場十分明顯,他們主張戒嚴,把台灣劃為對台灣人民作戰的戰區。

  可見得危機的存在,使得國民黨人的敵我意識更加堅定,戰鬥意志更加堅決。面對這樣敵意凜然的統治者,我們必須沉重地說,除了勇敢地站起來反擊國民黨「殺敵式」的鎮暴外,台灣人民實在沒有其他的選擇。這個事實台灣人再也不能逃避。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