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軍有強人,民主看不見--從郝柏村接受「遠見」訪問談起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25 期 (1988年05月21日)
 
 除了股票加權指數漲破歷史性最高點之外,這一星期以來最引人側目的新聞。是「遠見」雜誌六月號所刊登的,「強人」總長郝柏村的訪談記錄。這是郝柏村第一次接受民間傳播媒體的採訪。對於擔心「軍人干政」的台灣住民而言。聽聽這位排名第一的超級軍事強人來現身說法,確實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姑且不論郝氏對於軍方「不能也不會」干政。所作的滔滔雄辯,首先引起我們興趣的。是當記者問到:

  「今天大家都說目前在中華民國有四個很重要的核心決策人物,李總統、俞院長、李秘書長,以及郝參謀總長。這四個人決定了目前國家的黨國軍事大計,你們如何配合協調?」

  郝柏村對這個問題回答得十分直爽。他說:「我覺得目前配合協調得還蠻好的。」

  郝氏不過是國防部長的一個「下屬」,在職位上和其他三人天差地遠,但他卻作這樣的回答,我們也覺得「蠻好的」。因為他完全切中了國民黨在台遂行恐怖統治的基調,同時這也證明了國民黨的統治根本不需要什麼「體制」。從據台初期的武裝鎮壓及血腥屠殺,到日後特務橫行偵騎四出,蔣政權所倚仗的無非是或長或短的槍桿子。而蔣氏父子兩代更無一不是靠着掌握軍警特務起家,鞏固其一姓一黨的統治地位。如今兩代強人都已作古,而新的軍事強人國民黨最高決策階層,以政權守護神的姿態取得一言九鼎的份量,當然郝柏村覺得「蠻好」的。因為這完全合乎國民黨的傳統風格,也說明了國民黨政權不能不繼續靠槍桿子來鎮壓台灣住民的理由。

  想一想,繼蔣氏父子兩代的獨裁統治之後,當今的「黨國軍事大計」郝柏村都插一脚。這種現象豈非說明了軍人干政的事實。一方面軍方極力爭取國民黨十三全大會黨員代表、中央委員、以及中央常務委員的名額,以便擴張他們在「黨國軍事大計」決策上的份量。另一方面,郝柏村侃侃而談「沒有任何個人的欲望和企求。」說是「軍人不是個人政治鬥爭的工具,而是保衛國家民族主權完整的人。」這樣的表裡不一,豈不令人齒冷?

  更進一步看,郝氏雖然冠冕堂皇談及軍方是「國軍」而不是「黨軍」,但是他的真意却又輕率的流露出來。他說:

  「我想今天沒有人會說我是共產黨派來導演這些運動的,但是實際作法上沒有一樣不是符合共產黨的期望。學校要鬧,工廠要鬧,搞兵運,社會要上街頭,包括逼國民黨退出軍隊,在過去共產黨也喊過…」在郝柏村的腦海裏,要國民黨退出軍隊,是共產黨的行徑,「顯然中共統戰已經發生了效果。」這樣強硬的「黨軍」意識,益發證明了郝氏領軍之下的國民黨絕不放棄槍桿子統治的本質。郝氏的直言,參證李登輝囑託他「嚴辦」街頭運動的態度,更是赤裸裸的宣示在後蔣經國時代的國民黨領導人,絲毫不打算放棄其恐怖統治的「傳統」。郝柏村甚至把當今台灣社會澎湃洶湧的反對運動,歸咎於「中共統戰已經發生了效果」,這種態度證明他喪失了反省能力,並且符合國民黨一貫天怒人怨喪權辱國的傳統。四十年如斯,令人不能不相信該黨又將重蹈潰敗崩壞的覆轍。

  然而更將禍害台灣的,除了由郝氏口中所印證的國民黨軍事統治本質之外,還要加上彼等在海峽的和與戰,以及統一與獨立問題上面堅持的黷武立場。

  在海峽兩岸關係上面,郝氏標榜的是「反共復國」的教條,為著捍衛這個教條,他認為一定要以武力作後盾。這些話在郝柏村說來是義正詞嚴。然而,令兩千萬台灣住民被摒棄於國際社會之外,又令台灣住民被中國政權侮辱在世人面前蒙羞的,不也正是這位一級上將和他的黨所死抱不放的這個教條嗎!

  一個像夢囈一般荒謬的自誇主權橫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早已成為世人的笑柄。台灣暗無天日的龐大國防預算,則是國民黨榨取台灣資源的藉口。台灣的生存,有賴於丟棄「反共復國」的神話,重拾尊嚴,脚踏實地的以全新面目進入國際社會,並以和平開放友善的態度去與世界各國廣結善緣。但是國民黨一直不肯這樣想。他們寧可自棄於人間社會,淪落為一個孤立封閉的黷武小王朝。這分明是要置台灣於死地,徹底的堵塞台灣的生路。

  總結來說,郝柏村在這篇訪問記當中所流露的氣質,正是不折不扣的國民黨的本性。而他自己承認的,他在當今政壇上的份量,也恰是國民黨政權的典型。看過他的現身說法之後,我們更加確信,這樣的軍人,這樣的黨,才是台灣住民的夢魘和無窮的禍害。

  更令人憂心的,目前國民黨的文人領袖,不但無法遏止軍權的擴張,反而在面對社會反對勢力時,托庇於軍方羽翼以抵擋社會潮流。經常擺出這種大軍在握有恃無恐的傲慢態度的,却正是第一位台灣籍的總統李登輝。

  但是他這種「心中實怯」的恫嚇,或許也只是為了給自己壯膽,郝柏村說:「任何依憲法產生的總統,都是我們的統帥。凡是我們的統帥,我們都要服從,都要擁護。」是的,在李登輝就任之初,郝柏村即迅速公開表態。或許在那不得而知的宣誓效忠的現場,郝柏村也可能用同樣的字眼,說同樣的話。果真如此,我們也不難想像李登輝在和這位四星上將四目相對之際,那種不寒而慄混身發毛的感覺。即使三尺童子也不會相信李登輝當真是三軍統帥,更不會相信郝柏村只不過是李登輝在軍中的跑腿。

  郝柏村也算是用心良苦了。他接受傳播媒體的訪問,期望重新塑造個人形象的「企圖心」十分明顯。但是也正因為這樣,他的「野心」也處處流露出來。至於他那「有良心的企圖心」,就不用提了,四十年的恐怖鎮壓,又有誰搞得清楚「有良心的企圖心」這句話的意思呢?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