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了特務頭子 談國安局長宋心濂邀宴立委「溝通」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24 期 (1988年05月14日)
 
 四月十八日,立法院審核中央政府總預算,在第一組審查會上,民進黨立委抨擊國家安全局本身從未制定組織法,其經費又列入、「隱藏在」國防部預算中,以致立法院完全沒有辦法監督安全局這個全台最高情治機關。

  五月九日,安全局長宋心濂在國民黨組工會主任關中安排之下,邀請該黨增額立委吃飯。傳播媒體報導指出,他們「就當前安全局業務重點及預算編列情形,廣泛交換意見。」

  由於情治機關長年以來是蔣政權恐怖血腥統治的主要工具,這個特務頭子的姿態自是引起我們的興趣。一般說來,國民黨的軍頭和特務頭子最瞧不起民意機關。這種心態其實不難瞭解。因為在沒有全面改選之前,所謂「國會」根本只是一顆死氣沉沉的橡皮圖章,而特務和軍頭却是環繞在主子身邊,備受寵愛的一群忠狗。不但他們不情願,連他們的主子也不情願拖著他們到國會去受任何「委屈」。更何況這些人牙尖爪利,等閒人也拖不動。

  即使國會行情暴漲之際,只要安全局下帖子請幾個自己人吃飯,便是賞臉之至。以致於「不少立委認為,情治首長能主動與立委交換意見,作法值得肯定。」宋心濂還表示,「世界各國的情治機關都是直接向最高元首負責。」言下之意,好像國安局與國會同為主子的走狗奴才,去P還得由他請吃飯、說笑話,實在委屈。何況比起這些三年一任,朝不保夕的立委,他們這些特務頭子才真的是長期隨侍主子的貼身親信。

  事實顯示,特務系統即使在高度民主化的社會裏,也經常因為其業務的特殊性而形成難以管束的封閉系統。而任期有限的民選政治領袖和國會也愈來愈無法揭開特務機關那一層層沈重的黑幕。甚至只有在他們手脚不乾淨,漏子捅得太大的時候,才會受到民意機關和輿論的圍剿。

  尤其在極不民主化的地區,譬如台灣,特務和軍頭不只是極權統治者的工具,甚且尾大不掉,進而發展成強力的政治勢力。觀察蔣經國死後,台灣人民對軍方深刻的疑忌,我們更能印證這個結論。多少年來,連蔣經國生前都不斷放低姿態,去P只有軍頭和特務對民意機關,甚至對整個社會擺出悍然以對的姿態,而且連其國民黨的文職「上司」也節制不了。

  在台灣人民爭取主權的道路上,除了國民黨這個暮氣深沉的破敗大戶之外,看看宋心濂打發立法委員的姿態,我們就應該有所體認,這些混身爪牙的特務機關,更不能輕易放過他們。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