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衛台灣才是正確的國防政策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22 期 (1988年04月30日)
  
立法院最近開始審查總預算,在這其中,國防預算一枝獨秀,受到最多的矚目與討論。

  過去國防預算一直是總預算審查中,最隱諱的一個項目,有審查等於沒審查,情形總是,軍方開口說要多少,便給多少,立法院連吭都不敢吭一聲。

  現在,立法委員針對國防預算提出了許多看法,例如主張裁軍、縮短役齡等。而我們要指出的是,國防預算的編定影響國家安全甚鉅,但是,在國防預算、國防體系及國防政策交錯關係未釐清之前,想要根本地解決四十年來始終佔總預算最高比例,積弊如海如山的國防經費預算問題,是不可能的事。

  任何一個國家的國防體系設計及國防經費的編定,都決定自國防政策的方針。例如要採購、製造什麼武器,部隊編制的方式,莫不必須從實際的戰略與戰術需要來考量,而一個稱得上健全的國防政策,基本上便是在這個原則下運作。

  根據上述的觀念,我們不難發現台灣國防政策的問題所在。首先,台灣的國防政策中的最主要假想敵--中國,在目前及未來和台灣的關係的大致局面如何呢?如果雙方發生軍事衝突,其戰爭形態會是什麼呢?

  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是國民黨的「反攻大陸」,或是中國的「渡海解放台灣」,都已成為「往事雲煙」,但這並不影響台灣把中國當作第一假想敵的效力。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的國防政策從此可以確定為「守勢」,亦即以防衛台灣為唯一且標。因此,我們接下來要考慮的是,台灣是個海島國家,而且島長不過四百公里,腹地狹窄又不超過一百公里的地理條件,再根據自己的實力,估量假想敵軍事侵略的可能性及形式,台灣應該有什麼樣具體的國防體系及戰略戰術?

  就守勢的國防政策來說,台灣現在維持五十萬常備兵員的作法根本是一種浪費而不切實際的作法。從以色列的「全民皆兵」,到日本的「全員募兵」,恰好是光譜上的兩極。而我們認為,台灣與中國的關係,絕對不是像以色列與環圍其國境的阿拉伯諸國的高敏感緊張關係。台灣與中國沒有宗教歧異、沒有種族世仇、也沒有家園鄉土爭奪這些世代難解的宿怨。台灣與中國之間,只有「統不統一」與「共不共產」的問題,這兩種問題只屬於「意識型態」的範圍。因此,隨著東西兩大政治集團的「和解」趨勢,台灣與中國之間也正朝著「和平相處」前進。而事實上,台灣的國防處境毋寧是比較接近日本,適合採取守勢的政策。因此,我們認為以龐大的常備兵為主體的台灣國防體系,實際上是「反攻大陸」神話--不當的「攻勢」國防政策下的產物。

  即使從純粹的軍事觀點來看,台灣的五十萬常備兵體制,並且以陸軍為主力的作法,也是不合時宜的。因為,現代戰爭中「制空權至上」的觀念,尤其適用於「島嶼防衛」的台海戰爭狀況。簡單地說,中國採取侵台的軍事行動不外有實施兩棲登陸作戰或封鎖台灣四周航道兩種方式,而不管是那一種軍事行動,中國都必須先取得制空權,否則其軍隊暴露在台灣空軍的火力下,連生存的機會都沒有,還談什麼進攻台灣?

  事實上,即使中國武力犯台,一般認為中國不可能選擇「兩棲登陸作戰」的方式,因為代價太大。況且,直至目前為止,無論就軍事或政治方面來看,中國亦無此能力發動這場戰爭。即使中國冒險一搏,只要台灣在「制空權爭奪戰」立於不敗之地,中國的軍事行動就已算失敗。再且,把最壞的情況--中國陸軍登陸台灣考慮進去。台灣也沒有必要維持龐大的常備兵,因為,台灣絕對有足夠的時間去動員後備部隊,實在不如把用在維持龐大常備兵力的資源轉作加強制空、制海的力量之用。

  綜合來說,如果台灣的第一假想敵--中國發動軍事行動,最主要的戰場將是台灣海峽的海域及上空。再以中國最可能採取的行動方式--封鎖台灣四周航道而論,台灣的國防武力絕對必須以空軍、海軍為優先。更細微地看,由於中國在人員、裝備數量上佔有絕對優勢,大有本錢以「疲勞戰術」打垮台灣,台灣的海空軍亦應儘可能採取「質量並重」的政策。

  從許多實例我們都可發現因為軍方對國家的國防政策缺乏正確認識、對國家的目標沒有明確界定,而導致國防經費運用不當並形成浪費。除了國防經費大都消耗在人事費用的開銷之外,這點特別反映在武器採購的政策上,例如,台灣向荷蘭購買的潛艇,根本不適用於狹窄且深度不高的台灣海峽。

  在立法院審查總預算之際,針對國防預算,我們試著要提出一些較完整而嶄新的觀念,希望台灣的國防政策能夠朝向健全的方向發展,如此,除了避免浪費國防經費--納稅人的血汗錢之外,台灣的國防安全也才能有所真正保障!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