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合法立法﹐如何依法執法﹖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19 期 (1988年04月09日)
  
四月六日,各報頭條新聞同時刊載,李登輝在前一天的茶會上堅定表示,「政府對於任何違法的行為,絕對依法處理。」報上並指出,李登輝這一番話,是由於他對「國內近來常有所謂民主運動、自力救濟等走上街頭的情形,感到憂心。」

  他這一番憂心,以及重申「絕對依法處理」的態度,是針對「三二九大湖山莊」事件而發。由於國民黨當局已經將朱高正等人移送地檢處,也讓我們領教到李登輝果然對依法嚴辦十分堅決。

  但是我們回過頭來,看看三月三十日,朱高正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召開的記者會上的態度。他強調,「在國會全面改選前,民進黨不可能承認國安法、集遊法、人團法等政治性法案的適法性。對這些法律,人民不但沒有服從的義務,還有不服從的義務。」當天的記者會,個人並不在現場,但可以想像,朱高正說這番話的態度,不會不比李登輝說那番話堅決。

  這兩個人的「堅決」完全的針鋒相對。一方揚言依法嚴辦,一方揚言絕不服從,他們背後所代表的政治和法律意識更是完全衝突。這兩種態度的矛盾,恰如同我們一再反覆強調的,是當今,也是四百年來台灣史上,存在於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典型矛盾。

  在這個最根本的矛盾還沒有清除,或者至少在台灣人民還沒有普遍覺醒到這個矛盾的本質之前,我們無論如何必須不厭其詳的反覆陳述;這一次,我們嘗試從報上所引述的,李、朱兩人的談話所涉及的幾個概念,來引入討論的主題。

  在李登輝方面,至少有「政府」和違「法」行為,依「法」處理的「法」這兩個概念。在朱高正方面,他提到「國會全面改選」、「政治性法案」、「適法性」、「服從」與「不服從」等概念。我們也逐一進行分析。

  我們先從「政府」談起。根據現代民主國家的理念,政府的建立是基於被統治者的同意,而這個理念則又衍生自近代西方的人民主權論與國家起源的「契約」論。

  拿這個「政府的理念」來檢討目前的「中華民國政府」,我們認為它是非法的。因為這個政府的建立,並沒有得到它目前有效統治的台灣島上住民的同意。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只願意稱這個「政府」為「蔣家統治集團」或「國民黨當局」。這個沒有民意基礎的統治者,只是仗恃武力與恐怖手段來鎮壓台灣人民的法西斯極權獨裁者而已。李登輝口中的「政府」,在我們眼裏的份量,和土匪強盜或帝國主義者差不多。

  再說到「法」就是法律。基於人民主權的觀念,法律的建立也必須奠基在被統治者的同意之上。在現代代議政治的現實環境之下,「國會立法」已成為民主國家的通則。然後這些由人民認可的法律才得以執行,得以約束整個政治系統內的每一個公民。

  而台灣,由於代議機構長期不改選,完全失去代表性,因此這些所謂中央民意機構所通過、承認的法律——無論憲法、法律、細則、命令也都是非法的。這些條文沒有資格約束我們,因為那不是我們授權的代議士制定的。李登輝拿這些「非法之法」來大談「違法行為」、「依法處理」,其實是一點立場也沒有。

  接下來談朱高正所使用的概念。首先是「國會全面改選」。這個東西走遍全世界,只有倒霉的台灣人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別的國家「不能也不會」發生那麼荒唐的事。在此我們要提醒大家的是,唯有立即進行國會全面改選,台灣才能開始真正邁進民主國家的行列。由全體台灣公民改選國會,建立政權的合法性,是初步解決台灣問題的重要途徑,也才是立台灣萬世太平的根基。

  有了全部由台灣人民選出的代表組成的國會,才能建立有「適法性」的法律。換句話說:由台灣人民的代表所建立的法律,台灣人民才有義務遵守。

  至於所謂「政治性法律」,一般來說,像選舉法或政黨法,甚至憲法與規範個人、團體、組織的政治活動者都屬於這個範疇。憲法學者認為政治性法律的位階相當高,高到其制定的過程幾乎要和憲法一樣嚴密,由此更可知其重要性。但在台灣政治性法律已淪為蔣家和國民黨拿來整肅異議者的工具,這已是婦孺皆知、人人髮指的惡行惡狀。

  這裏,我們還要回頭再看一下所謂「適法性」的問題。朱高正提到「不可能承認政治性法律的適法性」,這句話隱含承認「非政治性法律的適法性」這一個命題,一般人或許也認為如此。因為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依然遵守紅綠燈、繳稅、服兵役,也「依法」上法院打民刑官司。但我們不能不注意,我們之所以這麼「守法」是基於維護社會互動秩序的理性考慮。具體來說,我們判斷守這些法對我們本身有利,我們才守。這絕不表示我們承認目前這個非法國會所制定的非政治性法律也具有適法性。

  最後我們來看「服從」與「不服從」的問題。我們已經提到我們只服從有合法性的「東西」,不服從沒有合法性的「東西」。在這裏我們進一步說,一個「合法之法」得以執行,並可得到人民的遵守與敬畏,從而該法得以建立其權威性,而人民亦對之心悅誠服。久而久之,服從合法之法才會逐漸內化於社會人心,形成守法的公民文化,才能確保社會秩序的長治久安。這個境界,我們在此提出來共勉。將來台灣人民出頭天之後,當全力朝這個目標共同努力。但是這麼文明的程度,我們倒是不敢寄望在國民黨時代就能達到的。

  總結上述的分析,我們認為李登輝的恫嚇,是完完全全沒有立場,根本站不住腳的。更進一步說,不但是李登輝放肆的言詞和他蠻橫的態度,甚至連他這個總統的身份和他自許的「執法者」的角色,也都不過立足於違反民主的非法立場之上。他應該反省的,是選舉他當到總統的那個「國民大會」,根本就是個受到台灣人民唾棄的「偽」組織,而他本人也只不過是個非法總統。這些通通都是台灣人民透過民主程序即將清除掉的「東西」。

  一個非法的總統,依照一些非法的法律,發出一些無意義的恫嚇,也難怪台灣人民要對他們那個黨嗤之以鼻了。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