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軍人干涉政治,破壞和平 揭開七十八年度國防施政計劃的黑面紗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18 期 (1988年04月02日)
  
七十八年度的國防預算,依據民進黨立委黨團的分析,實際總額高達新台幣二千五百五十八億元,佔中央政府總預算將近五成。此項事實表露國民黨仍以武力作為政權的後盾,同時也顯示台灣人民承受太高的國防支出。依據國防部發表的七十八年度施政計劃,我們更進一步發現軍方犯了兩項嚴重的政策錯誤;其一是侵犯中國的主權,逾越了防衛台灣的原則,而對中國大陸採取攻擊性軍事行動;其二是施政計劃中有數項治安及政戰工作,明顯地違反軍人「政治中立」的原則,而造成軍人干政的現象。

  前任國防部長宋長志,曾在立法院表明國防部以「防衛復興基地台灣的安全為最高戰略指導原則」。但是觀乎七十八年度國防部的施政計劃,居然列有如下公然違反此項原則的數種「國防計劃」。

  在「情報工作」大類,「軍事情報」項目中,屬於軍事情報局的工作,列有如下之實施要領:

  督導各外島有關單位,伺機加強對大陸近岸實施兩棲偵察及無人島之搜索。

  在「大陸工作」項目屬於軍事情報局之業務,列有如下的工作要領:以當面地區為重點,擴建前進基地,加強敵後佈建,積極發展大陸工作。利用匪偽內部動亂情勢變化,積極發展敵後游擊組織,擴建區內反共武力,適時支援接應大陸抗暴行動。

  對於大陸近岸的兩棲偵察,已是逾越防衛台灣的明顯「侵略行為」。無論是陸海兩棲或海空兩棲的「偵察」或「搜索」,都是侵犯中國的領海、領空、領土的「主權」。李登輝指責北京政權視台灣為地方政府是輕視國民黨的「主權」,他應該也看清楚自己轄下的「國防部」所訂定的施政計劃公然侵犯人家的領域及主權。

  再從防衛台灣的原則來看,前述的「大陸工作」要領之中,所謂的「加強敵後佈建,積極發展大陸工作」;和所謂的「積極發展敵後游擊組織,擴建區內反共武力」等等,都是公然違反國防部自己既定的戰略及戰術。

  訂定這些「侵略性」的國防工作要領,也明顯地牴觸「互相尊重對方主權」的原則,這種「東西德模式」的相互尊重,正是國民黨開放大陸政策所隱含的基本原則。因此,我們可以斷言,這些工作要領正是國民黨的黨軍雙方對於其「大陸政策」的相互矛盾衝突之處。

  再看國防部施政計劃的「政治作戰」大類,「政戰工作」項目之下,有關心理作戰的實施要領有如下值得注意的事項:

  實施空海飄心戰攻勢:繼續於金門、馬祖及國外基地實施空飄作業,……貫澈「漁航計劃」:1策頒「對匪區過境人員宣慰計劃要點」以有計劃、有步驟、有效果之作法,主動積極接觸過境台灣之匪區人員,以粉碎匪「三通」假象,進而予以我心戰運用。2運用漁船(民)在海上與大陸漁船接觸之機會,展開心戰工作,並有效運用宣慰實物,表達我政府關懷之意,以爭取向心。

  上述心戰要領中,使用國外基地實施空飄作業,不僅構成外交上的困擾,且其成效如何比在國內的空飄作業更加難以測知。

  「漁航計劃」則是搬石頭來砸自己的脚,因為中國漁民屢次侵入台灣領海海域並公然走私大陸煙酒等貨品,早已是大家頭疼的問題。本項「漁航計劃」則實質上鼓勵台灣漁民與大陸漁民「往來」,往來之餘而不會涉及走私等情事,不會干犯台灣海關稅域主權,誰會相信呢?因此,將來此項「漁航計劃」極有可能助長雙方漁船往來對方「國境」製造了國家主權的衝突。

  此外,七十八年的國防部施政計劃中,數項明顯地違反軍人「政治中立」的業務都劃歸政戰總部及警備總部。由此可知,這兩個單位是台灣軍方插手政治的兩隻黑手。

  在「政治作戰」大類,「反情報」項目下,國防部明列:嚴密安全查核,防止匪諜及叛國不法份子滲透軍中。

  在「情報工作」大類,「治安情報」項目下,國防部在保安業務、特檢業務及特種調查等工作,列有如下的工作要領:賡續全面推展各階層情報佈建,蒐集有關軍情、社情、政情、及匪情等情報資料,適切研整運用,落實治安情報工作。積極加強對匪諜(嫌)、叛國(亂)份子之偵查偵辦,確保國家安全。全面實施各觀光行業員工安全查核,積極淨化內部,嚴密偵防佈署,有效防制違規觸法,增進觀光保防功能。遵照國家安全政策及反滲透等任務,配合肅防、心防、保防工作,嚴密執行郵件防爆安全維護。淨化情報佈建與蒐集,確切掌握陰謀不法動向,機先防處,確保社會治安。防(反)制共匪、國際陰謀及暴力份子之滲透、破壞、顛覆活動,並蒐集重大治安情報及政治性經濟性犯罪之調查,以確保國內之安全。

  台灣在國民黨與蔣家主政四十年,向來是黨軍難分、政軍難解,軍人干政素為風氣。以上所舉的工作要領之中,屬於國防部政治作戰總部的是「防止叛國不法分子滲透軍中」,這由職業軍人劉水庚加入民進黨即被迫離職可以得見,所謂叛國不法份子即是民進黨員或贊成台獨人士的「代名詞」。

  以上所舉其他工作要領則屬於警備總部的業務。由本文所列舉的要領可以見得,警備總部依然廣佈「各階層情報佈建」,收集所謂「社情、政情」等等干涉政治的情報,嚴重違反軍人政治中立的原則。

  其他工作,如偵辦偵查叛國叛亂份子之工作依法應屬高等法院檢察處的責任,警總却公然登載於公文書上違反軍政分立的原則。再如安全查核觀光行業員工,增進觀光保防的功能,此種業務應屬文人機關(如調查局或警政署的外事單位)來承辦才為解嚴之後的合理狀態。

  更令人不安的是警備總部依舊認為自己必須「蒐集重大治安情報及政治性經濟性犯罪之調查,以確保國內之安全」,這種工作要領簡直就是依舊讓警總的魔手公然伸向台灣政治界、經濟界。這是最嚴重的軍人干政行為。

  縱觀上述國防部公然列於七十八年度施政計劃當中的一些項目,我們不能不沈痛的指出,台灣的國民黨軍,依然不改其對外黷武、對內干政的軍國主義意識。更進一步說,軍方公然暴露其侵略性,將使台灣被世人視為恐怖份子的巢穴;而軍方公然介入國內政治,又將直接對台灣人民進行鎮壓。在軍方內外交征之下,我們台灣人民將何以自處?

  國防預算即將開始審議,面對軍方強勢的政治姿態,我們很難預料立法院能否有效節制軍權的擴張。無論如何,我們先挑出軍人嚴重侵權之處,提醒眾人的關心,並傾力加以防止,否則軍人囂張,必定是台灣人受罪。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