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啟禮說:「汪希苓後面的人沒有擔當」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本刊總編輯鄭南榕獄中專訪陳啟禮>     自由時代 第 217 期 (1988年03月26日)

  陳啟禮曾多次成為「自由時代」系列週刊的封面人物,最近由於他委託陳水扁擔任律師,不但國民黨大為緊張,也引起海內外的注意,陳啟禮再度成為「焦點」人物。對這樣的新聞人物,如果能面對面,我想不應該錯過,因此我透過管道,與陳啟禮見了面。

  獄方派員監聽一再要求勿提「再審」事

  當我一走進監獄,獄方立刻得到通報,一再要求勿提「再審」之事,並派員監聽。由於多所限制,對江南案,我與陳啟禮均未有多少觸及。

  我與陳啟禮於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四時,在台北監獄面對面訪談二十分鐘,其間陳啟禮沒有一句說到本刊有關蔣孝武與江南案的報導是否正確的問題。兩人的相見交談是在相當愉快的氣氛下進行,陳啟禮並且說起,在獄中常常閱讀本刊。

  陳啟禮的氣色不錯,神態平和,看到我去,他顯得很高興。不過當陳啟禮談到汪希苓的時候,語氣不知不覺就加重了,表情也變得凝重了。「擔當」兩個字,成為當天我們兩人談論汪希苓的主題。

  陳啟禮特別提到汪希苓在軍事法庭上,以「哀怨而期待」的眼光望著他,令他覺得既憤怒又憐憫。他憤怒的是當初汪希苓沒有擔當,不肯明說到底該由誰來擔起江南案,只要說好由他陳啟禮來擔,或是汪希苓自己願意擔,江南命案就不會傳出這麼多的內情。

  他可憐汪希苓之處,則是到了一審地方法院時,汪以「哀求」的眼光對著他,令他不禁軟下心來,終於在二審的高等法院法庭上為他「翻供」。

  汪希苓沒有擔當汪希苓後面的人也沒擔當

  至於陳啟禮對新聞界所說的:「我掌握的新證據,涉及的層面很廣,涉及的層次很高,比你們想像的還高」這句話中的玄機,因為在申請會見時,獄方特別要求不要談「再審」之事,我特意略去不提,陳啟禮亦始終未主動表示任何有關再審之事。

  但是陳啟禮對我說了一句話,他說「汪希苓沒有擔當,汪希苓後面的人也沒有擔當」。所以細思之下,他還是透露了一些「玄機」。

  本刊在江南案進入司法審理之初,曾經在一九八五年二月四日出版的第四十八期,以「陳啟禮會公開審判還是秘密處決」為主題,並以陳啟禮被絞繩套頸之圖為封面。

  對此,我特地向陳啟禮表示是唯恐他被速審速結後被判死刑,掩蓋了真相,所以用構圖來引起社會注意。我並向陳啟禮表示歉意;陳啟禮則表示「沒有關係」。

  我們也提到了小董,小董的太太「丹丹」,在小董亡命海外時被「除暴組」以「開設賭場」為由逮捕,至今仍未獲釋,時間已超過一年半。

  陳啟禮對這點很不以為然,他說:「這是小事嘛,就是一般人,也不會以這種理由被抓進來。」接著我們談到崔蓉芝,陳啟禮重述他對崔蓉芝的遺憾和抱歉,並且說:「我相信她現在應該知道我們對她的心意。」言下之意頗為語重心長。

  臨別之時,我向陳啟禮特意提到陳水扁,我告訴「鴨子」,在陳水扁宣佈受託打「陳啟禮的再審官司」後,也曾受到民進黨內的批評及黨外民眾的壓力,但是陳水扁抱著維護「人權」與「公義」的決心,不計較這些批評與壓力,還是承接了此項再審案。

  蔣孝武已匆匆返台其中內幕知多少?

  訪問陳啟禮歸來之後第三天,「中時」登出「蔣孝武已於一週前返台」的消息。蔣孝武在匆匆離台之後不到一個月,又秘密而匆匆地返台,應與江南案升高有關,由此看來,江南案還是隨時都可能有出人意外的發展。

  崔蓉芝再度提出上訴

  董桂森於三月十六日在美國加州聖馬刁高等法院,被陪審團判決一級謀殺及非法使用槍械兩項罪名,法官訂五月十一日宣判刑期。

  他的辯護律師格雷於十七日到獄中探視,並商議未來計劃,據悉董桂森已決定提出上訴。日前小董在美國獄中,其妻則刻在台北監獄服刑。小董之妻與陳啟禮係在同一監獄。據悉小董之妻係犯賭博罪被判刑於去年服刑的。

  緊接董桂森被判一級謀殺之後,江南遺孀崔蓉芝已於三月十七日就江南命案對國民黨政權索賠一案向美國法庭再提民事訴訟之上訴。

  此項上訴,係就崔蓉芝於一九八五年十月,在舊金山聯邦法庭所提控訴,要求國民黨政權及竹聯殺手共同負擔美金兩億元的民事賠償,繼續索償。

  在當時成立的「江南事件委員會」主席王靈智,則於十七日致函李登輝,力促李成立一個獨立及國際性的委員會,調查江南命案,發掘事實真相,並使受害者的家屬獲得公平的賠償。此項函件係送達北美協調會舊金山辦事處轉交。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