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李登輝的記者會 總統應是人民選的,不是上帝派的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13 期 (1988年02月27日)

  在農曆春節之前,本刊就曾打電話到總統府,要求比照其他島內外傳播媒體,參加二月二十二日舉行的,李登輝繼任總統以來的首度記者招待會。很遺憾,這個要求顯然被置之不理。所以我們和國內絕對大多數的人民一樣,在當天晚上九點,觀看三台聯播的實況錄影。

  這個記者會,不論在海峽那一岸都算是破天荒的。至少就其明顯地沒有事先「套招」看來,確實是開了先河。而李登輝回答記者的發問,也給一般人一個誠懇的印象。換句話說,一般人大約都感到,李登輝這個人所講的和他所想的或許差不多吧。然而,更深入地去「感覺」,李登輝的答問之間,除了誠懇之外,似乎隱隱還流露出相當有力的自信。用具體一點的說法,我們感到,他不但講出他的想法,而且相當程度的「相信」他自己的想法。

  但是,就為他對自己的「信仰系統」所流露的自信,使我們在看完全程錄影之後,不覺對民選總統一事,油然生出強烈的渴望。固然李登輝之登大位,或許如他所說,沒有花半毛錢,他畢竟不是台灣人民經由自由選舉,得到大多數人支持而當選的。我們不禁想到,如果我們自己來挑的話,一定就有更好的選擇。因為李氏的談話,雖然運用比較平民化的口語,却只是更加率直的表示,他的頭腦仍然不脫蔣氏領政時代的教條八股,而且,他的態度強烈流露出對此種.教條八股之深信不移,心悅誠服。對於這個人,以及以這個人為形式上領袖的所謂「後蔣經國時代」,台灣人民實再細論李氏在記者會上所作的種種答覆,依次推究一下。

  首先我們來看李登輝個人對「總統」一職的認識。依據前此我們對這第一位非強人型總統所作的評價標準來看,李氏頗能體會「節制」之道;這當然也為他在國民黨內部,依然只佔弱勢的客觀條件所限制。李登輝強調了兩點:其一,總統不得逾越權限,干涉行政院院長的職權,其二,關於國家安全會議,他主張「愈少開會愈好」。這種自我節制,有助於防止強人的復辟,不論李氏是因為形勢逼人,或是真有此種認識,守住節制的分際,確也值得讚許。

  再談到「平反原則」。在這一方面,李氏的荒唐則令人訝異,尤其當他談到「二二八」事件的時候。從他強烈的語氣和態度來看,他真的認為牢記二二八,是台灣人沒有愛心,沒有風度,甚至是一件可恥的事。事實上,四十年來,那些殺人如麻,滿手血腥的凶徒一點表示都沒有,反觀李氏的說法,即使耶穌教訓他的門徒說:「要愛你的仇敵,為那逼迫你的人禱告。」也絕沒有李氏那樣的疾言厲色。何況我們無法一時或忘的,國民黨統治集團之所以和台灣住民格格不入,因為它一直自視為外來的帝國主義政權,無論是用血腥或是懷柔的手段,這個政權到目前為止,他的心態是繼續和台灣住民維持在「敵我矛盾」的對峙狀態。數十年來冤不能平,屈不能伸,死者無法安息,生者無法安心,台灣島上便難有真正的和平。只是以李氏的偏執,我們不禁要懷疑他是不是能大徹大悟了。

  除了關於他這一任總統的角色認識之外,我們還必須作進一步的檢討。首先我們來看看李登輝對於他所領導的「國民黨政權」的認識。就以他關於台灣外滙存底之謎的回答為例。他說,「張總裁來總統府報告,就是要給大家安心,放心,沒有問題。」而且「以央行在國家地位的重要性及銀行業務來看,要央行公佈外滙存底的運用及存款情況,是不太恰當的。」

  針對這個答覆,我們不得不指出蔣家集團有著捲款而逃的嚴重前科,這個統治集團在台灣住民面前,是個賊性不改兼信用破產的敗類。更加上台灣和世界主要國家全無邦交,台灣的「中央銀行」或其他政府機關的名義在國際上也得不到承認,因此台灣住民有十足的理由懷疑國民黨人對台灣的忠誠。

  基本上,我們依然主張國民黨是全台遂行非法的統治,這一點是李氏不該忘記的。而李氏的回答又似乎暗示張繼止已針對外滙謎底給他作了詳細的報告,他這個作「家長」的既然知道沒有問題,大家就可以安心、放心了。話說回來,李登輝如果自以為他是家長,是全台人民的代表,那也罷了,只是我們不能不提醒他,雖然他作這個總統,「沒有花半毛錢」,他還是非法的。關於他領導的政權(REGIME)最好他能從被統治者的角度來反省一下。

  接下來,我們再檢討李登輝對於反對運動者的認識,以及他對所謂「朝野」之間互動關係的瞭解。從他不斷強調對反對運動要「依法辦理」的態度來看,我們不難發現到他的權威性格,以及個人對國民黨意識型態的自信甚至自負。他在記者會上針對所謂「充實中央民意代表機構案」說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話。他認為國民黨提出的以增加增額代表,和老法統自願退休二個手段來「充實中央民意機構」,是目前最可行的辦法。至於其他的說法,「只是口號而已」。李登輝的自負加上他的率直,很明確的在這麼一句話裡,表達了他對當前各種政治力消長的看法。具體的說,在他眼裏,由於反對者不夠份量,因此所謂「國會全面改選」的主張,難免流為口號而已。而我們作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反對者,對於李登輝這麼公然的「擺擂台」,禁不住要鼓掌。這確實是一個有骨氣的挑戰,我們也非常樂意接受。事實上,國會全面改選,也確是台灣住民尋求出頭天的重要途徑之一。對我們來講,這本來就是我們矢志力爭的事,沒有一個頭腦正常的人,會坐待國民黨交還我們的主權。

  至於有關台灣的獨立建國,以及中台關係正常化方面,李氏的論點事實上仍是國民黨教條八股的翻版,而且他態度之強硬,不下於蔣家集團其他的保守反動份子。前此我們已不斷指出,台灣獨立和對華關係正常化是解決台灣前途危機的首要關鍵,而這又正是國民黨在台殖民政權的心腹人患。坦白的講,我們也不曾寄望國民黨人能對這個重大問題有什麼幡然悔悟的表現。雖然李氏是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是他既然「在台大唸大四」時經歷了二二八事件之後,依然選擇作一個國民黨,我們對他的論調,也不敢太感訝異了。

  總括的說,透過這一次記者會,我們多少對李登輝個人有了一些基本的瞭解。在這一部份我們也多少滿足了想要瞭解一位「新聞人物」的興趣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