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切勿執迷從李登輝「指示」郝柏村干政談起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11 期 (1988年02月13日)


  二月三日,李登輝指示郝柏村對街頭運動不能再「打不還手,駡不還口」,而且要採取高壓手段,「依法嚴辦」。李登輝說這樣的話,實在令人感慨。這種分分明明要求軍方挾其制式武力干涉政治的論調,即使蔣經國生前那種神話般的威望,也都避之唯恐不及;蔣經國甚至拖著老病之身,親口在眾人面前保證絕無軍人干政的可能。言猶在耳,李登輝去P已迫不及待地出爾反爾,創下了這樣引狼入室、開門揖盜的惡例。

  或許有人以為李氏的說法,乃是亂局中不得己的表態之作。但是我們去P認為,即使如此,他也大大的表錯情了。

  在蔣經國猝死之際,宮廷裏的「遺老」急於表態的對象是中國政權。他們忙不迭地向北京報喪,緊接著將許曹德、蔡有全兩位處以重刑,以示將隔海致力於「祖國統一大業」的輸誠之意。再來是李登輝對蔣家的表態,他來回奔波於大直與士林之間,向已死者和未亡人立正敬禮,以示其誠惶誠恐、不敢不敢之意。

  然而才短短的二十多天之後,李登輝也向台灣人民表態了,他下令軍人干政!台灣人民可真開了眼界。

  但是,李登輝的表態動作實在「錯誤百出」。首先,他搞錯了表態和效忠的對象。固然他從未參選毫無民意基礎,完全靠著蔣經國一手提拔,甚至在蔣死後,也只緣著國民黨內派系鬥爭的夾縫,乘隙登上主席寶座。但是從今而後他是否坐得穩,就大半要看全台人民的眼色了。事實上他在宮廷鬥爭當中得以脫穎而出,靠着所謂「開明派」鼓動社會輿論大力哄抬,有密切的關係。這一全社會的輿論力量,足以否決蔣宋美齡企圖復辟的舉動。

  在一個強人不再的時代,毫無疑問的,發自民間的聲音終將主導島上的政局,並在這島上建立符合她需要的新政府。對李登輝而言,這個島上的人民,才是他所應當尊敬、效忠的對象。

  至於蔣家,和依附蔣家的,將受唾棄。蔣宋美齡恰像個自詡為降尊紆貴、流落邊疆的上國公主,在她有生之年,坐享台灣人民的供奉,大概還要覺得不如昔日上海灘頭十里洋場的風光而大感委曲。甚至在蔣經國死後,孔宋家人紛紛來台,也都帶著一付處理私產的面孔。是的,若不是「私產」有著幾筆神秘的糊塗帳,他們才懶得來呢。這些人對台灣,擺著一付徹頭徹尾的殖民主身段。他們在台灣,勢將毫無立錐之地。李登輝不應該也不必要繼續向這批即將成為歷史殘渣的人物卑躬屈膝。

  其次,我們再來追究李氏對公權力的混亂情結,這要分兩頭來講。

  李登輝本人對於國民黨一向念念不忘的,所謂「公權力不張」的問題,打從他任台灣省政府主席的時代,就有過公開的、強烈的反應,關於這個被統治者挑戰統治者的問題,事實上我們已多次反覆申論。就其根本而言,問題的根源在於該政權缺乏現代合法性,並長年遂行其非法不義的恐怖統治所造成。

  在一個非法的政治結構之下,一切法律命令只能依靠制式暴力的威嚇來維繫其存在。當其形勢如日中天之際,人民自然敢怒不敢言;但當其統治力日漸式微,更進而江河日下之後,即使制式暴力也抵擋不住被統治者的反抗。何況在蔣家領台數十年間,公權力用以蹂躪人權,已達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一但蔣家統治力衰退,不論是飈車族火燒警察局,或是朱高正咆哮老立委,都只是被統治者渲洩積憤,要求平反的初期癥候而已。

  公權力要得伸張,終要等到台灣已經建立人民主權為基礎的憲政常軌,產生合法政府而後可得。李氏不此之求,反而捨本逐末?莫非是執迷不悟。

  就算李登輝仗着現行體制,硬是要伸張公權力,他又為什睡不找警察頭子吳伯雄,去P找郝柏村。這樣公然的大膽妄為,不但蔣經國不敢做,恐怕郝柏村也不敢受。事實上,所謂「打不還手,駡不還口」,還是蔣經國在其鼎盛時期,對付「美麗島事件」的陰柔功夫,和引蛇出洞的毒計。真沒想到李登輝在秉持「遺訓」之餘,這麼快就青出於藍。

  在戒嚴令解除之後,民間高喊看要撤銷警備總部,期待着要把軍人從社會各角落清出來,趕回他們的營房裏去。沒想到李氏反而面邀軍人上街助拳,不但混亂了現行體制,而且大開倒車。

  綜合前述,我們不得不指出,李登輝要求郝柏村出面鎮壓台灣人民,是一項荒唐而不可原諒的嚴重錯誤。或許另有人以為:說不定是以郝柏村為首的軍人,挾其獨佔的制式武力,脅迫李登輝作如是之聲明。目前我們還很難對此加以求證,只能假定這也是可能。以軍中政治教育多年下來愚人昧己的結果,台灣國民黨軍人的意識型態,早已成為極端頑固反動的教條主義者。並以其虛幻的敵我意識和危機意識,做為鞏固其龐大既得利益的藉口。然而這些腦滿腸肥的軍頭,果真能下令充員戰士的槍桿子指向他們自己的父老兄弟嗎?

  今年的二二八就又快到了。這一個月以來,拿著蔣經國去世做題目,民間有識之士,正不斷地發出要求大赦天下及釋放政治犯的呼聲。或許,這才是國民黨,包括李登輝,得以稍稍彌補前衍,重結善緣的機會。

  在當前不可遏止的,繼續邁向更自由、更民主的潮流推動之下,率先回饋社會的需求,主動放開手,主動退一步,是國民黨唯一自保保人之道。具體的說,開放的步調愈不勉強,愈不被動,就愈能保護國民黨免於在狂瀾冲擊之下慘遭滅頂;同時也能使台灣社會免於激烈革命所必須付出的鉅大代價。

  在春節休假之前,我們再次提醒李登輝,作一個四百年來第一個「名義上」的台籍領導人,他用不着再去朝晉宋美齡,巴結郝柏村,拜會彭孟緝。他應該和他的台灣父老兄弟站在再起。在即將來臨的春節假期裏,先好好擬一份大赦令,就算給台灣人民的新春獻禮罷。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