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家長是人民--李登輝有責任查清楚外匯存底的去向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10 期 (1988年02月06日)


  想想看四十年來在蔣家領政時代,他們是怎麼回答人民的疑問和責難的。我們的問題很多:什麼時候反攻大陸?國會為什麼不能全面改選?國民黨什麼時侯退出軍隊、校園、情治單位與法院?什麼時候政治犯和良心犯才能變成歷史名詞?什麼時候台灣才能和中國通商、通郵、通航?省縣自治通則為什麼不通過?國防預算什麼時候才能見光?七百五十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到底存在什麼人名下?什麼時候才能開放新設的私營銀行、證券商?警察為什麼還會刑求老百姓?特務有沒有竊聽電話?大工程為什麼只有榮工處可以承包?為什麼還在保護裕隆汽車?蔣經國有多少遺產,繳多少遺產稅?等等………。

  再想想看,這些年來,蔣家政權是怎麼回答這些問題的,或許你一時想不起來,沒關係,只要回憶一下俞國華在立法院答覆質詢時那付德性,你心下就了然了。

  根本上,在蔣政權倚仗着封閉的權力結構,和獨佔的制式暴力,以遂行強人統治的時代,對被統治者的聲音根本就不屑一顧。蔣政權以睜眼說瞎話的態度,把全台灣吃得死死的。俞國華那一張虛驚不變的臉,和那一套答詢用的,有如自問自答的官式語言,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如今強人倒了,我們不禁要問:往後他們還能這麼目中無人目中無民嗎?我們說強人時代已經結束,所指的,不只是李登輝不可能繼承蔣經國的神話,也不只是國民黨內部將形成多元領導的局面而已。事實上,當強人倒了之後,我們將看到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互動關係產生劇烈變化。雖說眼前台灣人民還無法當家作主,台灣的國體、政體也無法立刻調整到適應島內外現實環境的地步,但是我們預期這些變化,終將朝着人民主權的方向,以加速度前進。

  也因此,從今而後,統治者將愈來愈不可能以謊言、戲言、以及各種不負責任、沒有廉恥的一派胡言,企圖文過飾非,顛倒黑白。

  再以李登輝為例,當他回答尤清關於七百五十億美元外匯存底的去向時說:「作家長的,家裡有多少錢,不能不知道。」這是什麼話?台灣作家長的是老百姓,而不是李登輝,而李登輝到底知不知道錢在那裡?且不管李登輝知不知道,都應該去查清楚了,告訴我們作家長的全體人民才對。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