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棄威權統治文化 尋求台灣政治活路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08 期 (1988年01月23日)
  蔣經國驟然逝世之後,全島的傳播媒體銜令致哀,一律改以「黑白片」出現。然而這位蔣家最後強人的去世所引發的權力鬥爭,在一片肅殺的氣氛中,却時時透出詭譎的色彩。

  在電視、報紙的新聞片斷裏,我們看到伏地跪拜的鏡頭,也看到有人心神喪亂,哀哀而哭。蔣經國的死,是有些人感到如喪考妣。領袖死了,他們頓失憑恃,中心無主,不覺悲從中來。另外我們也注意到更大多數人的反應。他們在一陣錯愕之後,雖然不免心中揣惴,却也不再表示什麼。他們注意看報、看電視、聽廣播,他們很關心,却又覺得自己沒辦法作什麼。

  長久以來,大多數台灣人民,習慣了蔣家的強人統治,養成了聽天由命的被動性格,有這些反應,確是不足為奇。也因此,在蔣去世之後,大家關心的焦點,自然就先集中在國民黨內部權力結構的變化,或者攤開一點來說-國民黨的高層權力鬥爭。誰在權力鬥爭中脫穎而出,誰就取得宰制台灣的地位,左右台灣的走向和命運。就台灣社會大多數人的政治性格而言,這樣的政治觀察的確不差。擁有最大社會資源的是國民黨,掌握制式武力的是國民黨,而多數台灣人民對國民黨則又敬又畏。

  對有志於民主運動的反對者而言,這種臣屬性格的政治文化,是長久以來最大的困擾。如今強人死了,當一般人汲汲於打聽「宮廷派」與「改革派」;「保守派」與「開明派」的鬥爭內幕,或者憂心重重地以為民進黨者發動街頭示威,必將招致軍事鎮壓,甚至引來中共武力犯台。

  我們却以為,強人們代的結束,未始不是推動台灣人民擺脫臣屬性格,建立現代公民文化,重新規劃台灣前途的契機。作一個合乎現代尺度的台灣公民,我們就不會坐待國民黨人在內鬥中產生新的真命天子。在當前這麼關鍵的時刻裏,台灣人民應該站起來,一舉擺脫糾纏台灣數百年的殖民封建統治,從頭建在一個合乎民主原則的政治架構。我們不能再被動地等待,有太多的事我們必須主動的作。

  首先要作的,當然是重建一個有全台民意為基礎,具有現代合法性的政府。因為我們知道,蔣政權的非法統治,是台灣內部最嚴重的亂源。唯有重建一個合法政府,才能恢復政治秩序,推動理性決策,為台灣開創生機。

  在內部建立合法的政治秩序,以消彌亂源之外;我們無時或忘的,則是重建台灣的國際人格,尤其是台灣與中國關係正常化的問題。目前由於「中華民國」的國號、國體、國土與政治現已嚴重脫節,幾乎讓台灣人民被棄於整個國際社會之外,且又經年暴露在被人出賣,遭人併吞的威脅之下。長久以來,國際間只有中國的恫嚇和蔣家的夢囈,却聽不到代表台灣人民的聲音。沒有代表,無人保護,處處受人屈辱,這都有待在台灣建立合法政府之後,名正言順的重回國際社會,才能解決。

  台灣和中國之間的關係也是這樣。多年來在中台關係上面,只有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的聲音,台灣人民反而沒有置喙的餘地。而我們知道,要推動台海兩岸關係的正常化,只有靠台灣人民及其合法代表去折衝,去爭取。

  總結說,內爭主權,外爭國格,及與中國關係正常化,是尊定台灣前途的基石。而這一大業,則有待於台灣人民擺脫強人統治的陰影,建立現代公民文化和完整的人格之後,才可能克竟全功。

  基於以上的認識,台灣的政治領導人物,無論其黨籍如何,現階段的使命共有看相同的趨歸。粗略的說,我們感到政黨內部的政治文化,大致反映出整個社會的大結構,不論是國民黨內部的封建體制,或者是民進黨內部的山頭主義,都正是台灣社會的縮影。然而政黨作為政治運動的主導力量,我們不能不呼籲各黨致力建立「黨內民主化」的意識。以便帶動全社會的民主化。具體而言,建立黨員主權的觀念,確定黨代表、黨領袖,甚至黨綱、政綱由民主方式產生的程序,都是應當立即落實的重點。

  尤其對國民黨員而言,擺脫臣服於領袖意志的封建教條,才是恢復黨員個人人格及重建黨格的開端。又由於國民黨長久居於統治地位,形成大量既得利益集團,他們傾向保守封閉,黨國不分,視天下如私產。不論他們的口號是反共還是愛國,骨子裏都是一樣的封建;不論他們是軍頭還是特務,腦海中都只有自己。這些人多年來作蔣家的統治工具,一向方便行事,踐踏人權。在蔣死後頓失憑依,令人不能不懷疑他們將是反動復辟的主力,成為全台社會的隱憂。因此,如何透過黨系統的運作,節制這些人物的蠢動與盲動,乃成為國民黨員必須全力以赴,防患於未然,以便對全台人民有所交待的關鍵所在。

  此外,我們還要特別指出傳播媒體在當前的重責大任。長久以來,傳播媒體淪為蔣政權的統治工具,其弊害之深重已無庸再說。如今強人已死,此時此刻又何嘗不是傳播媒體重建人格的最佳時機。形成輿論與清議,推廣主權觀念與民主意識,再沒有比傳播媒體更有力的工具。甚至我們可以毫無諱言的說,一旦各媒體樹立獨立不屈,公正不阿的風骨,台灣就有救了。

  當然,我們也對民主進步黨寄與相當的希望。這個歷經千辛萬苦,不知犧牲多少人的生命和自由才建立的黨,更不知負荷着多少人的夢想和盼望。然而它內部的傾軋和矛盾,却也正反映出當前台灣社會結構的現實。民進黨能不能令自己成員的作為來匹配它自己揭櫫的理想,不啻是評價台灣人民是否終能獨立自主的指標。作為黨領袖,黨幹部的民主運動者,豈能不時時捫心自問?

  我們在指出台灣人民應致力追求的方向之後,特別強調政黨和傳播媒體的角色,實在是因為這兩大力量確實左右着台灣的走向。一個自由的傳播環境,將開啟台灣人民久被禁錮的心靈;一個民主的政黨系統,將提供養成現代公民文化的機會,並奠定民主程序的根基。有了新的人格,落實新的制度,才有新的台灣。

  一個新而獨立的台灣,那才是我們夢寐以求的「出頭天」。多年以來,幾代台灣志士的奮鬥,才使我們在這個強人時代結束的時候,顯得生機勃勃,充滿希望。一個新而獨立與全球和平相處的台灣,正是我們的希望。內爭主權,外爭國格,全台同胞盍興乎來。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