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身而出為獨立 起訴台獨,藐視民主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05 期 (1988年01月02日)


  蔡有全、許曹德的「台獨」叛亂案,即將於一九八八年一月九日上午九點半在高等法院開庭,這是「台獨」政治主張第一次公開在司法法庭接受審判,所有台灣人民應該一起來關心法庭中的辯論與審判結果。

  高檢處檢察官的起訴蔡許兩人的理由是:(起訴書原文)

  所謂「台灣獨立」,實為割據台灣分裂國土,即將居住台灣地區之國民,分離於中華民國之外,已破壞國體與領土之完整,本件被告等將「台灣應該獨立」載於該會(按: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章程,成為全體會員之行動綱領,並據以佈局綢繆,已屬叛亂行為,顯非個人言論之範圍,自不受憲法之保障。本件核被告等將「台灣應該獨立」列入有組織之該會章程,並據以向群聚宣揚、鼓吹、募款,期遂行破壞中華民國國體,竊據國土,係犯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三項之罪嫌,彼等之陰謀叛亂行為。已進至預備階段,應以預備叛亂罪論處。

  檢察官引用的法條是刑法第一百條及「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三項。這兩條法律的內容是:

  一、刑法第一百條--

  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預備或陰謀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三項--

  預備或陰謀犯第一項(刑法一百條)之罪者。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檢察官的起訴理由中所謂「破壞中華民國國體」、「分裂國土」其實都是人民既有的權利。「中華民國憲法」明文規定,保障人民有權利以下列方法「破壞」國體、「分裂」國土--

  憲法第四條:中華民國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

  憲法第一百七十四條:憲法之修改應依左列程序之一為之:

  一、由國民大會代表總額五分之一之提議,三分之二之出席,及出席代表四分之三之法議,得修改之。

  二、由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擬定憲法修正案,提請國民大會複決。此項憲法修正案,應於國民大會開會前半年公告之。

  由此可見,根據憲法人民有權利「經由國民大會、立法院」變更國體與國土。為了確保人民有足夠的力量表達各種政治主張,進而影響國民大會、立法院的決定。人民常然有集會、結社、言論等權利自由,運用這些既有的權利向同胞宣揚、鼓吹、募款等等和平手段,尋求全民的認同,達成和平變更國體、國土的目的。

  有關和平變更國體與國土不是叛亂罪的理由,我們在本文將引用「亞洲觀察委員會」於一九七八年十月針對「蔡許案」提出的備忘錄。美國「亞洲觀察委員會」(ASIA WATCH)係由律師及法學專家所組成的一個人權組織。這一份備忘錄的結論說,如果蔡有全、許曹德兩名被告在美國法院接受審判,將會依照史密斯法案(按:美國版的懲治叛亂條例),宣告無罪。

  該項備忘錄並指出,依據美國憲法及史密斯法案,叛亂罪只適用於以暴力推翻政府,或主張以暴力推翻政府者,並指出「台灣政冶受難者聯誼總會」章程明定以和平方式促進台灣之民主,顯然不構成叛亂罪行。

  法務部長施啟揚在立法委員尤清質疑相關法條「懲治叛亂條例」及刑法一百條,違反當代民主國家的原則時,也曾答覆說:「我國內亂外患罪的構成確實與他國不同,而我國刑法第一百條對內亂外患罪定有四種構成要件,將來需不需要修正將會參酌衡量。」換言之,台灣的法律中有關內亂外患罪,至少超越了其他民主國家對叛亂罪的定義範圍。照我們看來,這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除了上述法律層面的討論之外,本案在政治層面的影響,更是既深且遠。對於「台灣獨立」的正當性,以及衡諸島內外主客觀條件,「獨立」是台灣唯一的出路,在這一兩年來,已有相當的公開討論。一般人們多少都認識到,除非和「中國共產黨」及「中國國民黨」劃清界線,台灣絕對沒有前途。

  這個基本認識,在蔣政權多年的鎮壓之下,受到全面性的蒙蔽,一旦揭示出來,猶如晴天霹靂,固然能收發聾振瞶之效,但是缺乏充分的論辯,也不曾提供足夠的數據,以致獨立的主張,仍然無法全面解除人們對其可行性的質疑。如今本案已進入蔣家政權的司法程序,無疑將提供一個公開論辯台獨主張的講台。這個時候,我們挺身作證的責任,更是義不容辭。

  事實上,蔣政權審判的,絕不只是許曹德、蔡有全兩人。這一場「台獨大審判」的兩造,根本就是蔣政權對抗全體台灣住民。我們認為元月九日要出庭應訊的,將不止是許、蔡兩位,而是我們台灣住民全體。雖然審判長是蔣政權的法官,但我們必須面對的即是我們自己及後代子子孫孫。

  元月九日,我們全體台灣住民都是被告,都要「出庭」,去辯護我們這唯一的出路--台灣獨立。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