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用刀叉吃人肉 報禁解除有名無實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01 期 (1987年12月05日)


  解嚴以前,國民黨以成嚴令、軍法審判等粗鄙的手法壓制台灣人民追求民主的自由;解嚴以後,在開明的表相底下,國民黨改用細膩的手法,企圖通過「動員戡亂時期集會遊行法」、「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等法律,逐步封殺台灣的民主風潮。國民黨的「進步」,像吃人肉的土著一樣,從赤手空拳「品人肉」,改成拿刀叉「吃人肉」,「吃人肉」的本性不改,改用文明的工具就算「進步」?

  開放報禁而不修改出版法,也是國民黨「吃人肉」的例子。根據現有的出版法第三十二條、四十條及四十一條,祇要新聞局主觀認定報紙有下列事實:

  一、觸犯或煽動他人觸犯內亂罪、外患罪者。

  二、觸犯或煽動他人觸犯妨害公務罪、妨礙投票罪或妨礙秩序罪,而情節重大者。

  新聞局有權逕行以行政處分的方式對報社處以有期徒刑--停止發行一年以下,或死刑--撤銷登記。

  投資報社,所有的軟體硬體設備加起來,非上億莫辦。這麼大的投資,卻不能享受完整新聞及出版自由的保障。新聞局憑藉語意含糊的出版法,可以隨意發出公文,命令報紙停止發行或撤銷報社登記。國民黨以這樣的出版法壓迫新聞界,難怪台灣的新聞界祇能努力配合「政令宣導」,不能公正客觀的報導新聞。

  本刊提倡新聞自由的兩項標準:一、對報刊任何處分,必須交由司法獨立審判。二、報刊如有違法被法庭處罰者,祇限報業負責人,不影響報刊生存,便是針對違憲的出版惡法而訂。

  傳播媒體的開放,對國民黨這個封閉政權的衝擊,可以和「國會全面改選」相提並論。現代政治學界對於傳播媒體非常肯定,認為它在制衡執政者時發揮的力量,堪與獨立的立法、司法機構並駕齊驅,甚至其敏捷與銳利猶有過之,因此而稱傳播界為三權分立之外的「第四權」。潛力這麼強大的武器,國民黨不可能無條件的「開放」,這是我們看報禁開放時不能不特別注意的。只要出版法一日不改,只要人民的力量一日不能鎮壓國民黨的反撲,他們這種「收放自如」的開放報禁政策,說穿了都只不過是「西餐叉子吃人肉」而已。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