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蔣經國怎麼做個台灣人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183 期 (1987年08月01日)


  七月二十七日下午,蔣經國在總統府款待十二位台灣籍的「地方父老」喝茶聊天。隔日,聯合報在二版獨家報導蔣經國曾在席間表示,「他在台灣住了將近四十年,已經是台灣人了。」

  這一句話並沒有包括在當天「中央社」統一發佈的新聞通稿之內,顯然這並非蔣政權的一項政策性宣示。這或許是蔣經國對那幾位「地方父老」表示友好,在通篇充滿陳舊的反共八股與統一神話的論調當中,偶然應景,脫口而出的吧!

  然而蔣經國之講出他是台灣人的話,也有其脈絡可尋。從開放黨禁、解除戒嚴,以致於最近對一連串街頭活動未曾大力反撲,顯示蔣經國在其晚年,已有退讓求全之意。至少在口頭上、在形式上已鬆動了許多。

  但是,認同台灣,做台灣人,豈是在滿篇陳腔爛調之間,僅僅「閒話一句」就能算數的?多年來蔣家對內封閉政權,遂行極權獨裁統治,對外喪失國格,淪為國際棄兒。這是所有台灣人絕對無法容忍的。以蔣經國的身份地位,要做「台灣人」,起碼得先放棄其蔣家的「殖民統治」,將主權還給所有一千九百萬「台灣人」,這才是最起碼的認同。

  蔣經國真能作出這麼絕對的改變嗎?恐怕島內外沒有人敢相信。但是話說回來,蔣政權成天掛在嘴上的反共八股與統一神話,難道蔣經國自己就相信嗎?我們覺得他自己也知道這些八股與神話是荒誕不經的廢話。只看他把那個最胡作非為的兒子,遠遠地送到李光耀那兒「托孤」,就知道他對自己的後事毫無把握。他在台灣住了四十年,與台灣人敵對了四十年,到了他的晚年,他那一黨一姓若要免於流離失所,唯有依靠台灣人。

  所以蔣經國把和台灣人和解的訊息,夾在一大堆陳腔爛調之間散播出來。這是一個彈性很大的小動作,不過「台灣人」心頭雪亮。要做台灣人嗎?讓我們看看你的誠意吧!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