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爭主權外爭國格並與中國和解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182 期 (1987年07月25日)

  長達三十九年的戒嚴,解得乏味已極。倒是外匯管制的部份開放,在民間激起了相當的興奮。財經方面的專家學者更受到極大的鼓舞,最近不斷的鼓吹更進一步的金融自由化,積極倡導要把台灣闢為國際金融中心。

  事實上,自蔣政權佔領台灣以來,對我們的口袋,管得比我們的手腳和腦筋還要嚴。只是一般人以為不像政治迫害那麼殘酷,以致沒有深刻的切膚之痛罷了。

  然而財經事務的癥結,歸根結底仍然在於蔣家政權的統治。以財經學界主張的台灣「國際化」與「自由化」而言,確實是我們唯一的出路,但是其困難,絕不止在於台灣財經結構的落後,還在於台灣的國際政治地位。台灣人民除了對內爭取收回主權之外,對外還必須重建台灣的「國際地位」,重新加入國際社會,這是我們這一代台灣人民的兩大課題。

  東西德、南北韓等分裂國家,最近都在政治上有很大的突破。最近東德政府宣佈特赦政治犯,廢止死刑,其共黨領袖何內克更表示九月間將前往西德訪問,為東西德關係的改善,作了重大的貢獻。在南北韓方面,最近更傳出雙方正致力於尋求國際間的「交叉承認」。那是指美、日兩國承認北韓;而中、蘇兩國承認南韓,藉以改善南北韓之間的關係,並促進整個朝鮮半島在國際上的地位。

  台灣人民數十年來飽受國際「難民」之苦,蔣氏政權堅持其大一統的荒謬神話,使台灣被國際社會所排斥,進而飽受中國的威脅。由於台灣沒有獨立國格,沒有進入國際組織的資格,因此所謂的財經「國際化」、「自由化」變成徒言空談。由於台灣國際地位不確定,而使得我們唯一的出路,成為完全國際化的自由貿易島國的希望,恐將化作泡影。

  我們深信台灣是一個潛力豐厚的寶島。假使我們能成為一個自由、開放、和平的獨立國家,使我們「伸腳出手」,我們一定能在這裏創造一個空前富饒繁榮的局面。因此我們唯有動員自己的力量,內爭主權,外爭國格,並與中國和解,取得獨立平等的國際地位,才是解決台灣前途問題的根本之道。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