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追求自己國度的開始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181 期 (1987年07月18日)
  七月十五日,解嚴日,很「平靜」的一天。

  長達三十九年的戒嚴令,這一天在無聲無息間解除了。沒有群情激動,沒有薄海騰歡。

  因為理由很明顯,解除戒嚴只是蔣氏政權的把戲,這是大家都能洞察的伎倆。事實上,只要蔣氏政權依然君臨台灣一天,台灣人民就一天身如繫枷。台灣人民要的,是徹底解除蔣氏政權非法不義的統治。台灣人民要的,是「出頭天」。到那一天,才是群情激動,薄海騰歡的日子。

  蔣經國這個解除戒嚴的宣告,比起同樣於七月十五日開始的大幅放寬外匯管制,顯得更空洞。從放寬外匯管制這一天起,台灣人民首次有機會把美金六百多億的血汗錢,從蔣政權在國外的神祕銀行戶頭裏,儘可能的搶救一些出來。這真是救錢如救火,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否則偌大的產業萬一淪為蔣氏政權的流亡基金,遲早就被他葬送掉。

  這麼重大的事,比起空洞虛幻的解除戒嚴,當然還要實惠得多。

  我們深入觀察解除戒嚴與部份開放外匯管制這兩件事,明顯的可以看出蔣氏政權不得不屈服於台灣政治與經濟的現實,而在形式上做一些讓步。在七月十五日,「政治解嚴」和「經濟解嚴」同時宣告之後,就外匯開放方面來說,蔣政權隨時可以收回管制;而就政治方面來說,權力結構依然封閉如故,蔣記如故。這顯示蔣氏政權依然以台灣人民為敵,悍然抗拒台灣人民收回主權的要求。

  解除戒嚴只是假象,到此再也明白不過。今天我們迫使蔣氏政權作了這樣形式上的「宣告」,且把它當作台灣人民在追求「出頭天」的路途上,一個小小的里程碑。我們在此略作休息,作點反省,再邁開腳步,去追求屬於我們自己的國度。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