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動手平反赦免與復權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180 期 (1987年07月11日)


  七月七日,立法院通過「解嚴案」,同日蔣經國也表示將對政治犯給予減刑及復權。

  很奇怪的,在得知蔣經國即將給予減刑反復權的時候,我們首先想到的是楊金海先生。三月十三日,他從綠島監獄保釋出獄。由於極度嚴重的胃出血,他吐血像吐檳榔汁一樣。然而楊先生拎著兩瓶冷牛奶,從他出獄那天起便南北奔波,到處出現在民進黨的活動。甚至綠島監獄來函警告他要乖乖「就醫」,否則收回「保外」。然而楊先生悍然不理。一邊吐著血,一邊依舊不停奔波。像楊先生這樣的硬漢,是不會希罕復什麼權,減什麼刑的。

  其實,睜眼看去,在蔣氏政權統治之下,台灣正是一個活生生的牢籠。在這兒,我們都是囚徒,沒有主權,連個全面改選的國會都沒有。而統治我們的,是個外來的「殖民主義」式的「王朝」。

  然而,將人打進黑牢的,永遠不會「下詔罪己」,平反階囚。「平反」是我們自己的事。誰稀罕他家的減刑復權。我們只能自求解放,自還清白。

  在蔣經國的晚年,我們確實看到他在「形式上」不斷的撤退,一般人對他的「其言也善」也頗有好感。然而,這都是身在籠中不知天高地濶的愚騃。如今戒嚴取消,蔣經國要赦免了,許多人感恩戴德,再也不記得正是蔣經國和他爸爸把人關進黑牢的。關也由他、放也由他、赦也由他,卻又七折八扣,既不平反也不准人依法上訴平反,蔣氏政權未免把台灣人民瞧扁了。

  四十年的戒嚴,四十年的恐怖統治,犧牲整整兩代台灣人民的自由與尊嚴。如今台灣要「解嚴」、要「赦免」了,卻又是「形式解嚴,實質戒嚴」,令人只覺漠然。

  我們要的是打倒獨裁、建立民主,是推翻蔣氏政權,不是接受他家虛假的赦免與復權。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