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張台灣獨立 PDF 列印 E-mail
四月十七日,「五一九綠色行動本部」決定將原訂四月十九日舉行的示威總統府抗議國安法的行動,延後至五月二十四日舉行。

但延期並非取消。延期只是為了技術上的理由:

一、行動的編組工作不夠理想,怕落入國民黨存心製造事端的陷阱。

二、民進黨內部尚未形成一致意見。行動若按期舉行,恐造成分裂局面。

延期是為了要召喚國人更深切的覺醒、動員反對陣容內部更可靠的內聚力,只要國民黨不在五月十九日以前解除戒嚴,則「五二四示威總統府」的行動將無法避免。

我們強烈反對戒嚴,是因為四十年來國民黨一直靠著邪惡的戒嚴體制來禁錮、癱瘓人民的抗議精神與權利意志。但我們堅信:人民有權充分表達他們的政治態度與主張。而這種表達,不管是和平的行動(包括示威總統府),或是語言文字,都是正當的、不可以被拿來入人於罪的。

我們觀察今天台灣社會的現實,發現這種表達的自由格外重要。台灣社會日益多元,轉型的壓力不斷增強。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未來何去何從?台灣要怎樣才能繼續發 展下去?這些複雜萬端的問題已不是國民黨一黨一姓所能解答的。要為台灣的未來找出最好的方向,惟有交付全民共同探討。因此,每一位台灣住民都應該有自由, 有權利去參與長期而且充分的「全民政治討論」。

以我個人的意見來說,基於對台灣未來福祉的深切關懷,我主張台灣應該獨立。

國民黨一向把「台獨」懸為政治禁忌,逼得民進黨人只敢拐彎抹角地用「住民自決」來表達他們的政治主張。事實上,國民黨這種作法不僅嚴重觸犯人權及民主原則, 也埋下問題惡化的原因。我們必須在此嚴重警告,國民黨若不許台灣人民自由表達政治意見,那麼我們也就只能悲觀地等待真正的暴力衝突在台灣社會中出現了。

資料來源:自由時代週刊第169期1987.4.25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