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不可再作奴隸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178 期 (1987年06月27日)


  ■悼國安法三讀通過

  「但是使我真著驚的就是,在今年三月中旬,有一位將軍,帶一個師範大學的丁介民教授,來綠島向政治犯演講,他將台灣人在海島寄居所養成的個性,將清朝的時常造反,將早期漳州人、泉州人的彎雞車拼,河洛人與客家人中間的隔膜,以及日本時代台灣人驚日本警察的代誌,將台灣人講作是肚腸窄、狠、惡霸、奴隸性重、雜種的下等民族。又說台灣人那是要自決的時陣,伊外省人就要返去大陸,帶伊在大陸作大官的親戚,派兵來攻台灣。」

  六月二十三日,蔣氏政權強行通過「國安法」的時侯,我心中馬上浮現上引的王幸男先生的那一段話。就在這十天前,謀刺謝東閔而被判無期徒刑的王幸男先生,剛在他母親的葬禮講詞中,引述那位丁某人的話。王先生很客氣的說:「我盼望,這是那位將軍與丁介民教授二人的想法而已。」

  然而我們知道,在鐵桶般森嚴的綠島國防監獄,那位丁某人肆無忌憚地對台灣人民所作的污蔑,赤裸裸的反映了整個蔣政權統治集團的心態。

  六月二十三日那天,有人圍在街頭,聲援「六一二」案的三位被告;也有人靜坐在立法院議場抗議。然而無論在街頭還是在議會,台灣人民都尚未成功。蔣氏政權一本其外來殖民主壓迫土著--奴隸性重,雜種的下等民族--的一貫作風,將台灣押入一個全新的戒嚴時期。六月二十三日,和即將來臨的宣佈解嚴日子,已使台灣命定的成為另一個羞辱與污蔑的記號。許多台灣同胞說,每年十月廿五日的終戰紀念日,是台灣的「國難日」;那麼在終戰之後四十二年的六月二十三日,台灣人民任由統治者從一付枷鎖換過另一付枷鎖,這個日子,將是台灣的國恥之日。

  在蔣家統治集團心目中,台灣人民只是「奴隸性重,雜種的下等民族」。這種口吻,不正是帝國主義殖民政權,對其殖民地土著的稱呼嗎?只不過蔣家這個殖民政權,是連母國都失去了的政權,由此而更顯得台灣人民地位之不如「次殖民地」了。

  王幸男先生已坐了十年的牢,他在藉著亡母的告別式中,第一次公開向他的同胞講話,他的話一針見血地刺中了台灣命運多難的癥結,同時也明確指出台灣自決運動的方向。無論是在立法院讓場「撒野」,還是在「總統府」前面示威,這立法院與這總統府,都只是蔣氏政權鎮壓「奴隸性重,雜種的下等民族」的象徵而已,我們不向這象徵示威,還要到那裏去示威?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