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反制」是台灣人民的權利 PDF 列印 E-mail
在黨外--民進黨的群眾集會裡,我們可以看到一張一張誠摯堅毅的臉孔,密密麻麻的擁在一起。集會結束之後,群眾漸漸散去,變成一個一個孤單的身影,隱入一個一個的角落。從背後望去,一般的寂寥沉靜,絲毫看不出其中包涵著一顆火熱悸動的心靈。

反過來看蔣政權的支持者,他們顯得理直氣壯得多。在不特定的公共場合,他們總能毫無顧忌的表白自己的立場,批評或斥責反對運動,甚至進而以粗魯暴戾的行動加諸反對者。從頭至尾,他們顯得理直氣壯,聲色俱厲。這些行為,我們很容易在現行蔣家體制之內找到它的誘因。

首先是蔣政權所壟斷的教育與宣傳管道,長年的灌輸教條,使許多人在心理上成為蔣政權的利益共同體。蔣政權也全面控制社會資源與利益的分配,他們對「忠黨愛國」的言論和行為給與獎賞。更進一步,蔣政權庇護、縱容、鼓勵這種活動,終於演成像「全民愛國陣線」的集體施暴,以及零星不斷的個人暴力行為。

這些暴戾的言論和行為之所以那麼肆無忌憚,那麼有恃無恐,在這裡我們要特別強調,蔣政權給與制式武力作後盾的表示,才是最根本的刺激。蔣政權以實際行動表 示,他的信徒可以得到警察、特務、軍隊、法院、和輿論的保護。有這麼多犀利的武裝,再加上一顆塞滿教條的腦袋,舉目望去,一個一個的國民黨「紅衛兵」,便成了一顆一顆危機四伏的定時炸彈。

我們看到蔣政權,尤其是其中的軍隊與特務單位,不斷的對他們控制下的徒眾灌輸不共戴天的敵我仇恨意識。他們在這個島上散播禍亂的種子,製造白色恐怖,而自以為得計。

他們的確成功過。尤其多年來的恐怖統治,已徹底地摧毀台灣社會中人與人的臍帶。除非在充滿集體興奮的群眾場合,台灣的異議者大多只是孤單的,脆弱的,自我閉鎖的個體。面對暴力的威脅,大多數個人無法保護自己,也無法從反對團體得到支援,以討回公道。甚至,在面對制式暴力的時刻,連反對團體也難以自保。

但是「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我們在最近已看到情勢漸漸有「逆轉」的跡象。群眾活動的密度、強度大幅提高而產生制度化的趨勢,而許多次級團體目力 救濟的成功,逐漸地打破蔣政權佈設在人與人間的藩籬,甚至也有「超宇宙大同盟」以公開組織的形式出現,痛擊蔣家的「紅衛兵」,確實大快人心。

我們可以預見由蔣家縱容,唆使,策動的暴力行動,在此之後終於遇到台灣人民公開而強力的修理。倘若蔣家執意繼續推出「愛陣」之類的「紅衛兵」來當炮灰,只是加速其政權的敗亡而已。

資料來源:自由時代週刊第184期1987.8.8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