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展開「建國運動」 PDF 列印 E-mail
台灣島內,幾十年來關於台灣前途的討論,在國民黨政權高壓統治下,一直被迫以曖昧、晦澀的方式進行著。

一九八七年八月底,「台灣政治受難 者聯誼總會」成立,在章程中明訂「台灣應該獨立」,提案人許曹德與會議主席蔡有全旋即遭國民黨法院的傳訊、收押和判刑;但幾十年來島內人民對台灣前途討論 的禁忌和心結,卻在一夕之間,衝開了大半。從街頭運動到法院審判,從文字主張到言語行動,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挺身而出,公開而大專地表露自己的心聲:「我主 張台灣獨立」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民無懼地面對自己命運,勇敢地掌握歷史方位,不到一年光景,風起雲湧,一般無法逆轉的時代潮流,強烈震撼國民黨敗亡來台後一 以貫之的封建獨裁統治。

到了今年八月,世台會年會在台召開,雖然國民黨刻意阻撓,多數世台會的重要幹部無法返台開會,但由此次世台會所帶來更為熱烈、深入、全面對獨立運動的討論,已如野火般在島內四處蔓延開來。

國 民黨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挑戰,心驚膽跳、手足失措之餘,還是只能祭出老招式,動用其所能掌握的工具,大肆壓制,但是台灣人民純樸的鄉土之愛是無法壓制的。 國民黨的老招式,一招是透過其所控制司法機關,對主張台灣獨立的台灣人民判以重刑,前不久的莊國銘、黃光雄案被處以重刑,以及許曹德、蔡有全案可能迅速重 刑結案,只是其中一例;另一老招式則是動員所有的御用傳播媒體,對台灣獨立的討論,不斷加以攻擊及醜化,如指稱世台會會長李憲榮的談話為「情緒化」、「非 理性」,「台獨是由海外一小撮台灣人指使島內部分激進分子推動的」等等。

李憲榮的談話,的確給國民黨造成極為難堪的窘態。國民黨既無能逮捕李憲榮,更不願讓李憲榮返台,但是李憲榮在世台會年會錄影帶上的談話,卻又句句刺中國民黨的要害。這種荒謬的、錯亂的現實情節,使國民黨已經毀損不堪的統治神話,更加土崩瓦解了。

事 實一再證明,國民黨以司法審判政治訴求,再也恐嚇不了台灣人民;謾罵式反駁的御用媒體,對眼明的台灣人民來講,亦只是當成笑話看罷了。年來一波未平,一波 又起的事件,在八○年代宋期的台灣社會呈現的中心意義是國民黨再也無法用任何手段,來壓抑台灣人民自我決定家國命運的熱切願望了。

但是, 更重要的,台灣已走到一個面臨抉擇的十字路口,在客觀的國際局勢中,中國不斷孤立、斷絕台灣的對外關係,而國民黨從來沒有與台灣共存亡的決心,一直拖一步 算一步,拖不過去時就準備逃向預置已久的海外金窩,還有不少島內住民在國民黨長期宣傳洗腦下,對自身的「國家認同」,產生錯亂、混淆的現象,在險惡、瞬息 萬變的國家危機中,無法清晰地確認自己的前途。

同樣的,在目前台灣各種蓬勃發展的社會運動中,背後也隱藏著這個「認同錯亂」的危機。不論 是工運、農運、環保或學運,幾乎每一個層面的運動中,都發生了運動團體分裂的事實。分裂的理由,主要都不是對該項運動路線認知的歧異,而是沿著對台灣前途 不同的認知--即統獨問題,這條線裂開。運動發生了這種分裂之後,雙方根本無法合作,力量難以集結,對整個運動的開展,造成很大的阻礙。

雖 然這些社會運動的短程目標,都不會直接觸到「國家認同」這個問題,但以較為長期的眼光視之,統獨問題是任誰也無法逃避的。如目前部分島內資本家前往中國投 資,已威脅到台灣勞工的工作權,此與引進外籍勞工,影響島內勞工的就業機會與勞動條件談判籌碼無異;而中國農產品的進口,對本已處於台灣最低層農民,勢將 造成更大的打擊。面對這類問題,不同的統獨認知,必定有不同看法出現,進而對未來的政策制定也會有不同的作法。

而且,在社會運轉的開展中,部份人士以和稀泥打爛仗的態度,四處宣揚「統獨不重要」、「先搞運動」的說法。這種說法,不但在理論上無法克服前述對運動看法、作法不同的難題,亦將對台灣前途的解決,造成時間上的拖延。

不 論政治民主化運動或其它社會運動,必然都無法與「國家認同」的問題分離。而台灣走到目前這個十字路口上,恰好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中國在四個現代化未完 成之前,雖時有恐嚇之言詞,但卻無犯台之實力;島內政治的及與社會力結合的獨立運動,亦日益壯大。錯過這個機會,台灣人想要翻身,自己當家作主,恐怕再也 無機會了。

四百年來,台灣一直與中國處於「獨立」、「分離」的狀態,所謂「獨立運動」一詞,其實並非精確的講法。基於台灣人尊嚴的重建與台灣人共同命運的考量,大家務必把握這種千載難逢的良機,再往前跨一步,及時展開全面的「建國運動」!

資料來源:自由時代週刊第239期1988.8.27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