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民進黨的形象賠在投機份子的手中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61 期 (1989年01月28日)

  ■「榮星案」的警訊

  即使我們多麼不願意看到這種情形出現,但它還是赤裸裸地發生了。

  每天都有關於「榮星案」的最新報導,但每一則消息都無法改變一個事實:民進黨的市議員涉案其中。一位素有「黨外悍將」之稱的民進黨市議員,被控以「勒索」的手段,收取一千六百萬元的賄款,並在與國民黨市議員對半分贓時,私吞一百萬元;另兩名民進黨市議員也被指控索賄,他們與同案另三名國民黨市議員目前皆遭移送收押。

  獲悉這些消息,我們首先在腦海浮起一幕景象:那是政見會場,台上的黨外候選人慷慨陳辭,指證歷歷地抨擊特權橫行,指責官場黑暗,並清算國民黨的種種罪狀。講到激動處,群眾報以最澎湃的掌聲,更不知有多少人奪淚而下。三年之後,國民黨依然惡性不改,但是那位被人們寄以厚望的候選人,卻在成為民進黨的市議員後,大搞特權,與不肖官商狼狽為奸,甚至與國民黨沆瀣一氣!

  如今一切被揪出來了,而且是國民黨的調查單位,以「肅貪」的名義偵破的。可想而知,這種醜聞對民進黨造成何等強烈的殺傷力。那怕只有一個人實際涉案,日後民進黨公職在抨擊國民黨濫權貪?時,又如何能理直氣壯面對有心人士的嘲諷?以往,每當民意代表索賄案繪聲繪影之時,唯一不被懷疑的總是民進黨人士,這是該黨的政治節操獲得肯定的最有力證據。如今這辛苦建立的形象幾乎毀之一旦,實令人為之扼腕。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而這鍋粥則在煎熬之中。

  此刻,實在有許多問題值得我們痛省:民進黨為什麼會有這種不肖議員?反對運動為什麼會出現與國民黨坐地分贓的情形?民進黨變了嗎?台灣的議會政治,究竟有什麼足以讓反對黨軟化的魔力?而台灣人民,又究竟期待什麼樣的議會政治?這些問題若不予以正視,誰都不知道台灣的反對運動,日後將萎縮到什麼地步。

  首先我們必須指出,「榮星案」並不純粹是一件肅貪案,其中實含有相當明顯的政治企圖。我們固然肯定本案的肅貪形式,但對於政治力量的介入與調查單位的濫權羈押,則堅決反對。同時我們更希望本案能辦到勿枉勿縱,民進黨的不肖議員固然照辦,而國民黨的涉案官員與議員等人物與行賄商人,也必須一視同仁徹底查辦,以昭公信。何況榮星案只是台灣無數貪?舞弊案的冰山一角,國民黨如真有肅貪的決心,應該將矛頭對準那些真正的老虎。比起永興海埔弊案、高雄市政大樓弊案的主謀要角,「榮星案」目前所披露的涉案人物只能算是小貓罷了。

  當然,要求國民黨清理自家門戶,本就無異緣木求魚。人民只能要求強有力的反對力量,運用各種抗爭方式,壓迫國民黨俯首認罪。以選票護送反對者進入議堂問政,只是抗爭方式之一而已。問題就在於:人們希望這些反對者在議堂裡做什麼?以台灣這種無限扭曲的體制,期待他們和國民黨和衷論政,將社會一切紛爭,導入議會論辯,根本是危險的想法。公職本是特權人物,入則官員列詢,出則百姓鼓掌;月俸優渥,媒體捧場,如果選民不給他們施加壓力,他們很快便會自我調配出雙重身段,在國民黨的官場與台灣人民的問政說明會上兩相得意。依台灣現勢,人民本應支持「街頭」,督促「議會」;如果排斥「街頭」,擁護「議會」,又不要求反對者以有效手段改革國民黨的議會體制,那只有期待反對者成為政治花瓶,或成為會講反對語言的貪?特權者。

  除了民意督促之外,民進黨更應嚴格檢討成員的貞潔。如周伯倫議員之行止,理當平日即有蛛絲馬跡可尋,而民進黨有關單位卻因循苟且,終至鑄成大錯。我們甚至擔心,民進黨成員是否還有其他把柄落在國民黨手中?以國民黨層出不窮的政治鬥爭招數,民進黨一旦落人把柄,只有被抹黑抹臭的份。窮於應付的結果,民進黨勢必動彈不得,終至馴服於國民黨的淫威之下。原權會遭國民黨金錢滲透的例子記憶猶新,民進黨何能重蹈覆轍!

  誠然,民進黨組成份子複雜,政治理念也頗有歧異,但是以國民黨為共同敵人則是毫無疑義的。因此從事反對運動的人,理應旗幟鮮明,與國民黨劃清界限。如果有人打著民進黨的旗號,與國民黨私相授受,這是該黨大可警醒的訊號。如果該黨繼續不分青紅皂白讓投機分子混下去,那麼該黨最後必然減低理想色彩,遲早會被支持它的人民生厭!

  如今距大選未滿一年,民進黨卻已腹背受敵。我們為年底的選戰感到憂慮,我們也希望民進黨能勇於揭破瘡疤,療傷止痛,化危機為轉機,則「榮星案」未嘗不可塞翁失馬。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