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 PDF 列印 E-mail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 266 期 (1989年03月04日)

  ■從國民黨五項「新聞指示」談起

   二月二十五日,全台灣除了電台之外最不長進的新聞媒體——三家電視台新聞人員,接到來自國民黨文工會的五項「新聞指示」,並且如響斯應,立即據以處理此後數天的電視新聞。這五項指示包括:一、布希訪問中國以「乾稿」處理;二、刑事嫌疑犯以「素描」處理;三、自力救濟新聞「淡化」處理;四、色情、妨害風俗新聞「禁止」播出;五、二二八活動一律「不准」報導。

  在國民黨統治之下,「白日見鬼」的事早已司空見慣,因此我們對於該黨文工會公然向電視新聞自由開刀一事,原是見怪不怪。我們認為,三台新聞至今依然不脫愚民政策、鴕鳥作風的老調;其希意承旨的程度雖有不同,但作為國民黨傳聲筒的本質,三台皆然,並不因「解嚴」而有所改變。當然,這則新聞也一針見血地說明國民黨是如何視言論自由為芻狗,其對新聞的專制心態與「解嚴」之前也沒有「改善」。如能了然於此,則國民黨文工會的倒行逆施與三台新聞部的俯首貼耳,當不會令人感到訝異。

  無可否認,三台新聞近年來確有小幅度的改善,但多屬技術層面,談不上真正的新聞自由。其中容有一家新聞較具突破性,但若逢「上級」交代,也隨時可以出賣觀眾「知」的權益,充當政治宣傳工具。反正在國民黨特許之下,聯合壟斷台灣電視媒介的三家電視台,本身即是徹底的特權事業;而國民黨的各項指示與禁令,又恰恰是保護三台聯合壟斷市場的交換條件,因此除非有真正的「民營」電視台與之競爭,我們不必奢想三台當局會為新聞自由而向國民黨展開抗爭行動,何況三台董事長高居黨內要津,三台總經理更是軍系人馬!

  在這種情形下,此較值得喊話的對象或許是三台新聞從業人員。但他們也是旣得利益者,要他們擱下飯碗爭取新聞自由,那是過於天真的想法;在他們心中,不實報導所造成的龐大社會成本負擔,基本上無關乎個人痛癢。因此台灣人民對於國民黨剝奪新聞自由的抗議之計,是與其聲援三家「阿斗」電視台,不如徹底抵制它們,以實際的「罷看」行動向國民黨具體施壓。否則在口頭抗議之後,「電視機前的觀眾」還不是要天天以半信半疑的態度,收看似真似假的新聞!

  電視如此,報紙情形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且不論兩大報隨時可以搖身變為標準的黨報、軍報嘴臉;即使小報容有較多新聞彈性,但皆安於現行違憲的新聞法規,很少主動打破國民黨的言論禁忌。我們很難想像,一旦國民黨再度緊縮言論尺度,全面打擊言論自由,有多少報紙能免於噤聲閉口的「奴才命」?就目前文工會採取的強硬態度來看,報紙是否會繼電視之後,成為下一波遭到言論管制的對象?實在令人關切。

  自從李登輝在除夕發表打擊「脫序」的電視演說後,各種「怪事」便層出不窮:民進黨中央黨部遭到破壞、工會幹部遭到開除、反對派人士遭到無理收押、民進黨國代遭到警方毆傷、甚至台大學生紀念二二八也遭到警方刁難;與此同時,則是李登輝、李煥、俞國華、羅張等國民黨高階人士密集發表打擊「脫序」、重建「公權力」的談話。在這種山雨欲來的情勢之下,文工會「適時」向新聞界祭出言論自由的禁令,其用意不言可喻。

  我們認為,李登輝接二連三的強硬政策指示,已造成國民黨鷹派與保守勢力的抬頭,在這種情形下的言論自由是毫無保障的,台灣新聞界自然不能以事不干己的態度,坐視右派勢力蠢蠢欲動。布希新聞誠僅一時而已,但有關單位自欺欺人的新聞干涉,絕不會因為布希離開中國便告中止;至於二二八與自力救濟新聞的「指示」,更充分暴露國民黨的戒嚴心態,這種心態隨時可以化為獨裁統治的巨靈,在這塊民主自由養分尚未充足的土地上繼續肆虐。然而可怪的是,台灣新聞界雖然對文工會的新聞指示感到不可思議,但對於李登輝、俞國華等黨政巨頭的強硬談話,和國民黨日漸高張的反動聲勢,卻視若無睹,很少有人敢攖其鋒予以痛切批評。

  這說明台灣的新聞自由畢竟有限。而有限的新聞自由,對外不足以客觀報導,對內不足以捍衛自保;旣無以取得人民的充分信賴,又無以抵禦政治勢力的侵犯,這就是台灣新聞媒體的莫大悲哀。然而如果認為台灣的新聞媒體會為此悲哀的話,那又大謬不然。台灣的新聞媒體在國民黨扭曲的新聞體制下早已變成「奴才」,除了極少數尚在為新聞自由的實現採取或攻堅、或迂迴的方式奮鬥之外,絕大多數的新聞媒體已與三家電視台無異,無非都是特權媒體與安於現狀的旣得利益者而已。

  當然,光責備自私自利的媒體於事無補,人民對於他們有「知」的權利尚未全面覺醒,甚至人民對於其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都不痛不癢的時候,言論自由的真正實現無異高調。但那些不希望二二八事件重演、不希望獨裁統治巨靈復出噬人的新聞鬥士,仍將繼續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