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眼中的鄭南榕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莫笑天   
高深莫測的人物

  鄭南榕被捕以前,很多人對他充滿了神秘感,總認為這個人怎麼如此大膽,竟敢針對蔣家和國民黨毫不留情地批判;鄭南榕被捕以後,很多人還是對他充滿了神秘感,因為他突然被捕,使許多想認識他的人無緣一見他的廬山真面目。

  國民黨內部也把鄭南榕視為高深莫測的人物,情治單位奉命要摸清他的「底細」;黨政高官有的恨他,有的希望不被點名批評就已經滿足;官邸派與元老派認定他「離經叛道」,罪無可逭;軍方與極右派更視他如寇讎,公開指他是「敵人」。但是他們也不清楚鄭南榕究竟是何「來歷」,否則為什麼敢向國民黨挑戰。

  譬如「五一九綠色行動」,情治單位想破頭地想不出鄭南榕怎麼會構思籌劃出這樣的運動,因為以前從來也沒有人搞過。他響應台灣民主黨遷黨回台,也讓國民黨大吃一驚,高雄一家不入流的晚報用第一版頭條新聞說鄭南榕「竟然附和叛亂犯」,就是反映國民黨又驚又怒的心態。

得罪當朝大紅人

  實力軍人與特務頭子恐怕是最痛恨鄭南榕的人,因為鄭南榕主持的系列雜誌,連續不斷地指責軍、特的橫行不法,包括台灣當前軍方第一號強人郝柏村、國防部長宋長志、警備總司令陳守山、前任國家安全局長汪敬煦,鄭南榕都請他們上過封面,痛加批評,甚至要把警總「就地正法」。軍方、情治系統與蔣家,一向併列為台灣言論自由的三大禁忌,新聞界都知道要想在台灣辦報、辦雜誌,必須堅守「三不碰」的原則,鄭南榕偏偏就去碰,怎不令郝柏村、宋長志、汪敬煦、陳守山等人恨之入骨。

  這次鄭南榕被捕,國民黨內部就有人指出,鄭南榕連續「侮蔑國家元首」固然是主要原因,但是他一再得罪蔣經國手下的大紅人郝柏村,也加速促使他被逮捕。現任安全局長宋心濂是郝柏村的心腹,郝柏村等於是太上安全局長,他在國安會議上講一句話,其他的人那還有反對的餘地?

  有一個證據能夠證實軍方參與逮捕鄭南榕的作業。據透露,宋心濂主掌國安局以後,鄭南榕的積分才突然大幅度上昇,甚至安全局給情治單位的公文中赫然有將鄭南榕列入「危害對象」的指示。而且警總也一直在找機會「動」鄭南榕,而陳守山也是郝柏村系統的人馬;這些跡象足以說明軍、特首長誓言逮捕鄭南榕的決心。

兩大聞官都感冒

  宋楚瑜對鄭南榕的「感冒」自然也不在話下,不用說他蔣家官邸出身的背景,使他對「詆譭先總統」及「侮辱」蔣家的鄭南榕大為憤怒,就以他目前走蔣孝武路線,也斷難容忍有人「打擊」他的小主子的「威望」。在新聞局長任內,他就已忍不住跳出來說話,當了文工會主任以後,他更卯上了全力要對付這一本宣稱「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雜誌。新聞局與新聞界人士透露,宋楚瑜曾經好幾次明白表示「對鄧南榕必須嚴懲不貸」,一方面固然是表態,另一方面恐怕也滿含擁蔣的情結作祟。

  新聞局長張京育是標準的應聲蟲,他在警總座談會的發言比任何人都「激進」,他支持對黨外雜誌「依法追訴」的政策,並且建議參考外國實例修訂民刑法,使黨外雜誌負責人因恐懼民刑事責任而不敢「詆譭政府及首長」。他既堅決擁護對付黨外雜誌的「國策」,加上他當了新聞局長以後,從來也未見過鄭南榕到新聞局去「溝通」,所以他對鄭南榕也力主「嚴辦」,他對鄭南榕老是替新聞局「找麻煩」,早就嘖有煩言。

不讓他再動員群眾

  國民黨官員看黨外,總是戴著自己製作的眼鏡,他們永遠無法瞭解黨外追求民主的目的,因為他們並不需要民主;因此當鄭南榕發起「五一九綠色行動」時,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汪道淵一方面指摘鄭南榕「亂來」,一方面卻又大惑不解地向人詢問:「鄭南榕是不是台灣人,要不然他為什麼要反對戒嚴?」

  既然痛恨鄭南榕的都是國民黨內居高位的要員,兩高級黨、政、軍、特都已決定對鄭南榕下手,政治迫害的結果就已預先造成了。鄭南榕參與反對運動做的是那樣徹底,對國民黨的殺傷力是那樣強大,當國民黨發覺他竟有動員群眾的能力時,自然就迫不及待地請他入獄了,可是對鄭南榕來說,與其做所謂「忠誠反對者」的政治花瓶,還不如坐牢來得光榮。

1986.06.16 民主時代週刊20期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