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性命愛台灣 悼念鬥士詹益樺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陳金萬   

本文轉載自新台灣新聞周刊2007/05/24 第583期

用性命愛台灣 悼念鬥士詹益樺
陳金萬

當中正紀念堂更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時,嘉義縣的竹崎公園正在追思民權運動者詹益樺,台獨先驅史明認為,詹益樺的犧牲是人民行使「抵抗權」的極致,人民若有詹的寸尺之心,台灣早就獨立建國了。
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的安排,二○○七年紀念詹益樺殉道十八週年的追思活動,剛好遇見中正紀念堂更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的日子。準備南下採訪時,行經詹益樺自焚前走過的中山南路,看見人群和SNG車在「大中至正」門前聚集,手持無線電的便衣刑警四處戒備,似乎眾人都心裡有數這場「轉型正義」的肢體衝突無可避免。

同樣的故事場景,十八年過去了,台灣的命運改變多少?詹益樺的犧牲值不值得?這些問題好像沒有答案,但是,這兩件事所形成的強烈對比,似乎又為問題的解答開出一扇探詢歷史的門窗。一個是為民主自由人權犧牲性命的烈士,一個是為鞏固獨裁政權不擇手段的屠夫,一邊是紀念民權運動的精神永遠長存,一邊是告別集權專制的象徵走入歷史;多少人共同的努力,才有今日更名小小的進展。詹益樺若地下有知,就算不能含笑九泉,也可以感到欣慰了。

一朵白菊花 悼念民運鬥士

來到嘉義縣的竹崎親水公園,三、四輛獨派團體的宣傳車早已到場等候,詹益樺生前熟識的農民、勞工、原住民、環保、民運同志,及在詹益樺殉難之後,才得知他奮鬥歷程的朋友,都在五月十九日這一天,來到詹益樺的出生地竹崎鄉,也是全國唯一一個為紀念草根組織工作者殉道而立碑的公園,來追思一位沒有顯赫背景和豐功偉業,卻是苦幹實幹的民權運動者詹益樺。

詹益樺年邁的父親特地前來參加這場追思會。詹益樺的家人曾因不捨而誤解他的死因非出於自願,加上媒體炒作而與獨派人士的互動產生嫌隙,但是,這樣傷痛的裂痕也在時間的彌合和友誼的醫治下漸漸療癒。

由屏東、高雄、台南、雲林等地而來的農權會會友以及北部地區的民運人士相繼抵達會場,獨立台灣會精神領袖史明、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黃昭堂、行政院顧問黃昭凱、農權會總會會長戴振耀、民進黨立委張花冠、民進黨台南市議員李文正、長老會牧師宋信義、竹崎鄉鄉長王焜弘等人都出席這場追思會,每個人手持一朵白色菊花代表他們對三十二歲年華早逝的詹益樺的悼念。

用生命故事 表彰台灣精神

追思活動由傳唱「咱攏是台灣人」、「今咱著起來」這兩首曲子拉開序幕,現場沒有哀傷失落的氣氛,反而是一種昂揚奮起的精神感染著大家的情緒,這是眾人對詹益樺犧牲精神的肯定,同時也是詹益樺用他的性命喚起台灣人民建國之路要有不畏代價的啟發。戴振耀告訴現場一起打拚的朋友說,詹益樺在最後的四、五年一直在基層扎根、靜靜的工作,他不懂政治理論,也不會寫漂亮文章,但是,他所作的一切都表現出熱愛台灣的堅定立場,對照出現在一些和中國偷來暗去、不管台灣利害關係的政客或商人他們應感覺更加羞愧。

長期研讀台灣史的黃昭堂,深感台灣人的命運坎坷,但是,他也感嘆台灣有多少人在生前會被思念?死後值得紀念?他認為鄭南榕和詹益樺二人為台灣的犧牲值得後人頌揚,他們的犧牲可以讓台灣人多譜一兩首美麗的詩歌,用他們的生命故事來作為表彰台灣精神作品的創作元素,反觀有人因為活的時間長而多犯下一些錯誤,所以英年早逝比晚節不保的人活得更有價值。

年近九十的台獨先驅史明手拿拐扙說話依然宏亮有力,他說,十八年前他在日本聽說有人跟隨鄭南榕的腳步在總統府前犧牲,他想進一步了解,但在日本的相關資訊很少。一九九三年回台灣設立台獨運動基地時,在六龜、美濃問起鄭南榕和詹益樺是否來過這些地方,透過村民的轉述,他才知道詹益樺、戴振耀等人為農民所作的事。史明認為詹益樺的犧牲是人民對抗專制、行使「抵抗權」的極致,他勉勵大家,人民若有詹益樺犧牲奉獻的寸尺之心,台灣獨立建國的理想早就完成了。最後他獻唱一首改編自日本地下工作者的歌曲,希望把鄭南榕和詹益樺的獨立意志傳揚下去。

不傷及無辜 讓民主跨大步

爭取詹益樺紀念碑設立在竹崎鄉的王焜弘鄉長表示,他在電視新聞中看到中東的爆炸事件,感覺他們的戰士非常英勇,但會傷及無辜。他認為詹益樺的行動更有智慧,因為他犧牲自己的生命而不會造成反彈,使台灣的民主自由能更向前推進一步。詹益樺追思活動及紀念碑的幕後推手戴振耀表示,今年參加追思活動的人比往年多,他希望明年會比今年更多,讓詹益樺熱愛台灣、奉獻自己的精神一直傳揚下去。

與會人員手持鮮花排隊走近詹益樺銅像的面前,將一朵朵白色的菊花獻在紀念碑前,才完成這場追思會。會中盲人和年輕學生的樂器演奏,技巧雖然不是相當純熟,但是真情流露令人感動。

 
 
 
 
 
 
 
 
 
  

鄭南榕虛擬博物館@Second Life